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二章 王府之宴
    信王看他的眼神很不友善,像是防贼一般。

    昨天的赵蔓只是画了一个浅妆,信王迟早要见到她,这个时候唐宁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说道:“她是平阳公主。”

    “平阳公主?”信王看着他,说道:“你好大的胆子啊。”

    唐宁反问道:“王爷何出此言?”

    信王道:“平阳公主何等身份,你竟然带她流连市井,万一出了什么差错,你担得起这个责任吗?”

    “王爷贵为摄政王,不也没有带任何侍卫,流连市井?”见信王一副问罪的样子,唐宁看着他,说道:“昨日那些刺客,是冲着王爷来的吧?”

    信王目光望向他,问道:“你是在提醒本王,是你救了本王吗?”

    唐宁摇了摇头,说道:“王爷误会了,哪怕别人不懂得感恩,我也不会挟恩图报的……”

    聊了几句话便开始针锋相对,唐宁算是明白了,前几次吃了闭门羹,肯定是信王故意为之,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位之前和他没有什么交集的信王殿下,对他并不友善。

    “牙尖嘴利!”信王看了他一眼,坐在椅子上,问道:“你来信王府,是来求亲的?”

    唐宁看了看他,问道:“不是你让我来的?”

    信王将茶杯重重的磕在桌上:“本王说的是前两日。”

    唐宁摇头道:“我是来找郡主的。”

    “找澜澜?”信王瞥了他一眼,“你和澜澜很熟吗?”

    唐宁想了想,说道:“我和澜澜……是挺熟的。”

    信王猛地站起来,怒道:“澜澜也是你能叫的?”

    李天澜从门外走进来,问道:“什么事?”

    “没事。”唐宁看着她,摇了摇头,又看向信王,说道:“王爷要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信王站起身,说道:“本王也不是知恩不报的人,你救了本王,日后有机会,本王自会谢你,今日既然来了,不妨吃个便饭再走。”

    吃饭本身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但也分和谁吃。

    和郡主殿下吃一碗简单的素面,唐宁也觉得是人间美味,可是和明显看他不顺眼的信王,就算吃的是山珍海味,他还要担心信王有没有在菜里下毒。

    唐宁拱手道:“多谢王爷,不过,在下还有些事情要忙……”

    李天澜抬头看了唐宁一眼,眼神意味深长。

    信王挥了挥手:“既然……”

    “既然王爷盛情邀请,那些事情往后拖一拖也无妨。”唐宁拱了拱手,说道:“多有打扰……”

    ……

    信王府的花园中,唐宁看着李天澜,说道:“你爹好像不太喜欢我。”

    李天澜没有继续这个话题,问道:“父王说的知恩不报是怎么回事?”

    唐宁将昨天发生的事情为她讲述了一遍。

    “你就是昨天那个人?”李天澜看着他,疑惑道:“可是父王昨天还说你很有意思,他很欣赏。”

    事实说明外界对于信王的传言有误,什么英明神武,不过就是一个想法多变的大猪蹄子。

    唐宁摆了摆手,说道:“没什么知恩不报的,你救过我一次,我也救过信王一次,算是扯平了。”

    李天澜摇了摇头,说道:“我是我,父王是父王,父王觉得欠你就是欠你,你不欠我什么。”

    唐宁看着她,说道:“我唐宁岂是知恩不报之人,以后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尽管开口,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不说她救过自己,单说两人似山高似海深的友情,哪怕是让他上刀山下火海献身什么的,唐宁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这是你说的。”李天澜看了看他,说道:“去前面的草坪,一年不见,看看你的武功有没有长进。”

    这一年间,虽然一直在忙,但唐宁却始终都没有放下练功,短时间内还赶不上她,不过相比一般人而言,也算是进境飞快了。

    他和唐夭夭苏媚以及李天澜切磋,结果虽然是一样的,但是收获各不相同。

    唐妖精是用他当人肉沙包,苏媚一心只想着把他骗上床,只有郡主殿下会认真的教他,没有丝毫保留,短短的半个时辰,唐宁便受益匪浅,在武学上又多了一些领悟。

    一名侍女从外面走进来,说道:“郡主,王爷让你们过去吃饭。”

    第三百七十二章 王府之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一名侍女从外面走进来,说道:“郡主,王爷让你们过去吃饭。”

    唐宁和她走进一座堂中,中间的桌上已经摆满了各色菜肴,信王和一名宫装美妇已经落座。

    李天澜看着那宫装妇人,说道:“这是我的母妃。”

    唐宁躬身道:“见过王妃。”

    “坐吧。”信王妃含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我听王爷说了,是你昨天救了他。”

    唐宁在信王对面落座,说道:“碰巧遇到。”

    “昨天要不是你,王爷就危险了。”信王妃看着唐宁,说道:“你想要什么赏赐,我和王爷都会满足你的。”

    唐宁看了看李天澜,摇头说道:“我不要什么赏赐,路见不平而已,王妃客气了。”

    “不管怎么样,王府都欠你一个人情。”信王妃说了一句,又问道:“你和澜澜很早就认识了?”

    唐宁点头道:“两年前,郡主随团出使陈国的时候,我们就认识了。”

    信王轻咳一声,说道:“吃饭吧,再不吃就凉了。”

    信王妃点了点头,说道:“有什么话吃完了再说,也不知道我们楚国的菜合不合你的口味……”

    其实相较而言,楚国的菜要更合他的口味一点,甚至会有一种亲切的感觉。

    唐宁夹了一片笋,正要放进嘴里的时候,手上的动作一顿,微微吸了吸鼻子。

    笋吃起来是有苦味的,但还未入口,唐宁却闻到了一股淡淡的甜香。

    他放下筷子,疾声开口:“慢着!”

    信王和信王妃已经拿起了筷子,闻言看着唐宁,面露疑色。

    唐宁站起身,说道:“这菜有毒。”

    他目光望向信王,平白无故的留他吃饭,难道信王真的打算在菜里下毒除掉他?

    啪嗒。

    信王妃手中的筷子掉在地上,慌忙道:“怎么可能,我们用的都是银筷!”

    唐宁看着她,解释道:“银针和银筷只能试出砒霜之毒,此毒名为百日香,是一种慢性毒药,中毒之后,并不会立刻见效,但若是长久食用,等到数月之后,即便是发现也为时已晚……”

    信王不可能天天留他吃饭,这应该不是他下的毒。

    “将负责王府膳食的所有人都抓起来。”信王放下筷子,望着身后,说道:“再传太医来。”

    唐宁看向李天澜,说道:“你跟我过来。”

    李天澜看着他,问道:“干什么?”

    “帮你检查身体。”

    见信王的目光望过来,唐宁又补充一句:“看看有没有中毒。”

    检验有没有百日香中毒很简单,只要将几滴鲜血滴入清水中,再加入解药,若出现黑色沉淀物,说明血液内已有百日香毒素。

    李天澜用针扎破手指,将鲜血滴入碗中之后,下意识的将手指含进嘴里。

    这个动作有些小女儿态,赵蔓做起来没什么,但气质高贵如郡主殿下,做起这个动作,则会多出一种平日里极难见到的别样风情。

    “咳!”信王重重的咳了一声。

    唐宁收回视线,用筷子沾了些许的解药粉末,融入清水,片刻后,看着颜色并未有所变化的清水,松了口气,说道:“没有中毒。”

    “澜澜平日里很少在府中吃饭。”信王妃看着唐宁,说道:“再帮王爷爷看看吧。”

    唐宁接着又为信王和信王妃检验了一遍,碗底皆是有少许的沉淀,从沉淀物的量来看,她们中毒至少半月有余了。

    这时,才有太医姗姗来迟,闻了闻那盘莴笋,又亲自尝了尝,才目光惶惶的看着信王,说道:“王爷,是百日香无疑。”

    信王沉声问道:“可有解药?”

    “下官无能。”那太医跪倒在地,颤声道:“太医院只有此毒的记载,却并未记载解药。”

    信王妃身体晃了晃,李天澜急忙扶住她,目光望向唐宁,连忙问道:“有解药吗?”

    唐宁挥了挥手:“小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