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四章 殿前请命!【补更】
    一名小将从院外快步走进来,走到信王的面前,单膝跪下,沉声开口。

    “王爷,赵厨娘的家人……”

    信王挥挥手,说道:“现在去找,怕是迟了。”

    那小将语气顿了顿,点头说道:“王爷英明,赵家早已人去宅空,据赵家的邻居所言,他们在五天前,就已经搬离京都,不知所踪。”

    “不必再浪费时间找他们。”信王望着前方,说道:“他们一辈子都不会在京都出现了。”

    那小将低着头,想了想,说道:“王爷,朝中诸位大人都……”

    “都怎么?”信王低头看着他,问道:“都觉得应该废掉太子,让本王取而代之?”

    那小将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沉声道:“陛下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太子步步紧逼,王爷就算不为自己做打算,也要为王妃和郡主做打算。”

    信王摇了摇头,说道:“当皇帝有什么意思,当皇帝都不能钓鱼……”

    “王爷……”

    信王看着他,说道:“下去吧。”

    小将抬头看了看,许久才站起身,转身向外面走去。

    他走到门口的时候,身后才传来一道声音。

    “顺便再传几道命令。”

    ……

    太子府。

    太子一脸阴沉,问道:“他们真的这么说?”

    他身后的一人张了张嘴,许久才道:“殿下,都是一帮刁民,属下已经严令官府,若是有人胆敢对殿下出言不逊,便将他们关进大牢,棍棒伺候!”

    太子遇刺,本来是一出好好的苦肉计,很容易的就可以将矛头指向信王,信王在民间的声誉颇高,就是因为他的公正无私,可若是信王为了夺得皇位,便买通刺客刺杀太子,还有什么清誉可言?

    按照他们原先的计划,当民间的风向开始倒向太子的时候,再安排陈国使团出些事情,陈楚联姻于太子有益,最不希望看到此事发生的,自然是信王。

    到时候,信王便是破坏陈楚联姻,破坏陈楚结盟的幕后黑手,又会对他形成一记重击。

    这两件事情若是按照他们预期的发展,民间和朝廷的风向就算不会彻底扭转,但信王也会处于劣势。

    可谁想到,在这第一环节就出了差错,太子遇刺,百姓们居然不谴责信王,而是盼着太子死!

    这一意外状况,彻底的打乱了他们的计划。

    “该死的!”太子怒骂一句,一脚踹翻了面前的矮桌,随后便脸色发青的抱着脚,额头冷汗直冒。

    身旁之人惊道:“殿下,您没事吧……”

    太子挥了挥手,咬牙道:“都给本宫滚!”

    这时,一道人影匆匆的从门外跑进来,跨进门槛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又飞快的起身,大声道:“殿下,殿下,出大事了!”

    太子抬起头,厉声道:“又有什么事!”

    那人抬起头,大声道:“殿下,信王中毒了!”

    太子闻言,猛地看向他,问道:“你说什么?”

    那人连忙上前,说道:“回殿下,有人在信王府的膳食里下毒,现在信王府的人正在满京都的找凶手呢!”

    太子一脸期待,问道:“信王毒死了吗?”

    那人摇了摇头,说道:“没有。”

    太子的表情有些失望,但总的来说,还是颇为振奋,毕竟这已经算是他这些天来听过的为数不多的好消息了。

    他脸上露出笑容,说道:“不知道是什么人做的,可惜居然没有毒死他……”

    那人语气顿了顿,又道:“殿下,还有一件事情。”

    太子看着他,问道:“什么事?”

    那人道:“信王刚才下了几道命令,将朝中的几位重臣纷纷捉拿下狱,不知道想要干什么。”

    第三百七十四章 殿前请命!-->>(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那人道:“信王刚才下了几道命令,将朝中的几位重臣纷纷捉拿下狱,不知道想要干什么。”

    太子皱起眉头,说道:“到底怎么回事?”

    “他给出的罪名是户部尚书贪污国库银两,兵部左侍郎倒卖军械,吏部右侍郎以公谋私……”

    那人看着太子,说道:“信王此次莫名其妙的将十余位朝中重臣都拿入狱中,事出突然,殿下不得不防。”

    “户部尚书,兵部左侍郎,吏部右侍郎……”太子瞥了他一眼,说道:“这都不是我们的人,你慌什么?”

    太子身后的一名谋士终于忍不住,走上前,提醒道:“殿下,朝中除了信王的人之外,都是我们的人,虽说这些大人都没有投靠太子,但只要他们也没有倒向信王,便是支持太子登基的。”

    太子闻言,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惊恐道:“信王他想干什么,想造反吗?”

    那谋士立刻道:“殿下不必惊慌,只有陛下能调动禁军,巡城司也归兵部统筹,信王不可能造反的。”

    太子震惊道:“那他想干什么?”

    那谋士道:“他恐怕是要借此打压异己,殿下还要小心才是。”

    太子立刻问道:“那我应该怎么做?”

    那谋士想了想,说道:“殿下,明日一早,陛下要亲自临朝,信王有刺杀太子之嫌,又借着摄政王的权力,打压异己,太子只要安排几位德高望重的老臣,明日在大殿之上弹劾信王,相信陛下自会明断。”

    “对,对……”太子连连点头,说道:“备车,我现在就去拜访太傅大人和太师大人……”

    ……

    自数年前始,因楚皇龙体抱恙,大多数时间都卧病在宫内,越来越少的出现在朝堂上,将所有的政事都交由摄政王打理,以至于京都百姓只知有摄政王,不知有皇帝。

    甚至于京中的官员,每月也只能见到一次皇帝,便是在每月一次,楚皇亲自临朝的时候。

    天子的身体每况日下,每次临朝,也不会超过一刻钟。

    朝中官员早在数天前就收到通知,陛下将在六月十三临朝,届时京都五品以上的官员,都要上朝。

    面色苍白的楚皇由两名宦官搀扶着坐在龙椅上,一名官员走上前,说道:“各位大人,有何事要奏?”

    一名老者抱着笏板走上前,说道:“陛下,太子殿下于前日在京都街头遇刺,至今没有抓到凶手,不知是何恶徒,胆大包天,竟敢行此储君,意图乱我楚国社稷,老臣恳请陛下勒令刑部严查,绝不姑息。”

    太傅大人罕见的在朝堂上发言,自是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虽然他这一段话里没有提到信王,但谁都听的出来,太傅暗指的是谁。

    楚皇艰难的抬起手,说道:“给太傅看座,太子遇刺一事,着刑部和大理寺严查,不得有误……”

    说完这几句话,他像是费了很大的力气,靠在龙椅上,微微喘气。

    又有一名老者站出来,拱手道:“陛下,老臣弹劾信王,以摄政之名,未经查实,便以莫须有的罪名,将朝中十余名重臣下狱,为打击异己,肆意妄为……”

    太傅和太师都是两代帝师,也教导过太子读书,是皇家最为坚定的拥簇者,德高望重,深受朝臣信赖,百姓爱戴。

    太子站在队伍最前面,低着头,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楚皇脸上浮现出一丝不正常的红晕,问道:“信王呢?”

    一名宦官上前道:“信王殿下身体有恙,今日没有上朝。”

    楚皇挥了挥手,说道:“摄政王公正无私,不会无的放矢,此事,交给御史台核查吧,众卿还有什么要奏的?”

    “臣有本奏。”礼部尚书上前一步,奉上一封奏本,说道:“臣弹劾太子品行不端、鱼肉百姓、胡作非为、倒行逆施……”

    礼部尚书手持奏本,详细列出太子罪状二十三条,跪倒在地,声如洪钟:“臣恳请陛下废黜太子李直,以正国本,以匡社稷……”

    “臣附议!”

    “臣附议!”

    “臣附议!”

    ……

    六部尚书,除被下狱的户部尚书之外,尽数出列,连同京兆尹,御史大夫,大理寺卿,秘书监……,数十名官员整齐的跪在一起,声音响彻大殿。

    太子嘴角的笑容早就僵在脸上,目露惊恐,浑身颤抖,如坠冰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