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七章 兄妹?
    楚国自这一任楚皇上任之后,励精图治,安邦定国,在近十年内,国力迅速提升,逐渐有赶上陈国的趋势。

    这些年内,边境虽有草原人屡次干扰,按照惯例,每年也需要向陈国朝贡,但国内还算安稳,百姓也称得上安居乐业。

    不过,自今年始,一系列事情的发生,却逐渐的打破了这种平稳。

    草原上大的部族崛起,边境压力倍增,与陈国联盟联姻,又使得这种压力有所缓解,可还没有等到众人松一口气,当今天子的病情却迅速恶化,一日不如一日,太子昏庸,国家前途灰暗,激起了无数有识之士的护国之心。

    至年中六月,陈国使臣与楚国使者相继来京,太子遇刺,信王遇刺,京中暗流汹涌,哪怕是寻常百姓,都察觉到了一丝不正常的气氛。

    朝中官员,以及时刻关注着政事的人们,心中更是忐忑不已,当今时局,已经紧张到了极点,一点儿小小的火星,就有可能将之彻底引燃,到时候,谁也无法预料到最终的结果会是如何。

    京都,驿站。

    草原使者和陈国使臣虽然都是远来的客人,但论与楚国的关系而言,草原自然远不如陈国,所居住的地方,不过是驿站而已。

    驿站内的某处房间,众多草原使者站在一名年轻人的面前,神态极为尊敬。

    年轻人身着汉人的衣衫,手持一把折扇,发髻高高挽起,样貌清秀,当得上是翩翩佳公子。

    完颜嫣推门进来,高兴道:“二哥,你怎么来了!”

    年轻人看着她,微笑说道:“嫣儿,你这次不声不响的偷偷跑出来,可准备好了接受父亲的责罚?”

    “大不了就是被罚喽……”完颜嫣撇了撇嘴,不以为意的说道:“我这次出来,见识了好多东西,认识了好多人,就算是被罚也心甘情愿。”

    年轻人在她脑袋上拍了拍,笑道:“看来你这一趟真的没有白出来,你的汉话说的越来越好了。”

    中年女子从门外走进来,拱手道:“见过二王子。”

    年轻人看着她道:“公孙师父不必多礼。”

    待众人都进入房中之后,他才问道:“计划进行的怎么样了?”

    中年女子道:“行刺陈国公主的计划失败了,但我们已经取得了楚国太子的信任,求娶长宁郡主的计划正在有序进行,两日后鸿胪寺会设宴宴请我们和陈国使者,那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楚国朝臣建议废太子的事情我听说了。”年轻人摇了摇头,说道:“本以为可以借助太子的力量,达成我们的目的,想不到太子尚且自身难保……”

    中年女子抬头看着他,说道:“太子刚刚派人传了话,事情比二王子听到的,或许要好上一些。”

    “哦?”年轻人眉梢微挑,说道:“本王刚来这里,楚国的事情,还要劳烦公孙师父告诉本王……”

    ……

    锦绣宫。

    赵蔓的情绪要比刚来楚国的时候好上许多,每天盼着废太子,废了太子,她就可以原路返回,重新住回她在宫外的公主府,没有约束,为所欲为……

    陈舟从门外走进来,躬身说道:“唐大人,信王府来人,说是信王请大人过去一趟。”

    陈舟这个小伙子人机灵,又有手艺,唐宁特意将他从陆腾那里要了过来。

    赵蔓双手托起下巴,嘟着嘴,问道:“怎么又去信王府?”

    唐宁看着她,说道:“我们能不能回去,就看信王了,多去信王府,才能提前做好准备。”

    赵蔓疑惑道:“我们能不能回去,和信王有什么关系?”

    唐宁看着她,循循善诱:“你想想,如果信王能当皇帝,太子不就被废了吗,这样一来,联姻也就作废,我们自然就可以回去了。”

    赵蔓眼前一亮,说道:“那你快去,早去早回……”

    ……

    来信王府之前,唐宁还以为信王这个老头子又想让他试毒,来了王府之后才知道不是吃饭。

    李天澜在府门前等他,说道:“父王在书房等你。”

    唐宁跟着她走进去,问道:“他找我有什么事情?”

    第三百七十七章 兄妹?-->>(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唐宁跟着她走进去,问道:“他找我有什么事情?”

    李天澜摇了摇头,说道:“父王没说,我也不清楚。”

    李天澜走到书房门口,敲了敲门。

    “进来。”书房内传来一道浑厚的声音。

    李天澜推门走进去,唐宁跟着她走进书房,看到信王站在桌前,正在写着什么,并未回头。

    他走到桌旁,看到桌上铺着一张白纸,纸上有两个字。

    虽然只有两个字,但却大气磅礴,大气中透着狂乱,狂乱中透着优美。

    信王放下笔,问道:“你觉得本王这一幅狂草写的怎么样?”

    唐宁点了点头,说道:“好。”

    书法之道,他还真是不懂,如果信王不说他写的是狂草,他还以为对方是在搞什么墨汁涂鸦之类的行为艺术。

    信王看了他一眼,说道:“想不到你也懂草书,那你倒是说说,这一幅狂草好在哪里?”

    “……”

    这就有点强人所难了,给别人留面子就是给自己留面子,唐宁哪里知道他的这一幅狂草好在哪里,看着桌上那不知道是什么内容的两个字,略一思忖,说道:“好在它够狂,够草!”

    “咳!”李天澜忍不住咳了一声。

    信王皱起眉头,问道:“你如此敷衍本王,可是觉得本王的字不堪入目?”

    唐宁摇了摇头,说道:“并非如此,只是我并不懂狂草,对于王爷的字,自是做不出什么评判。”

    信王摇了摇头,说道:“三元及第,竟然不懂书法……,也罢,这幅字,本王就送给你了。”

    唐宁仔细看了看,说道:“王爷,这两个字,怕是不适合……”

    “不适合?”信王眉头一拧,问道:“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这辈子要对得起“坦荡”二字,莫非你觉得这两个字不适合你?”

    唐宁又辨认了一番,恍然道:“原来是坦荡啊……”

    信王皱眉问道:“你以为是什么?”

    “我还以为是别的什么……”唐宁摇了摇头,能将坦荡写的和“荡fu……”差不多,信王的草书也真是够草了。

    他看着信王,转移话题道:“不知信王让我过来,到底有何事?”

    信王目光看向他,缓缓道:“你三番两次相救本王,又救了王妃,若是不表示些什么,别人怕是会以为本王是知恩不报之人。”

    唐宁挥了挥手,说道:“举手之劳而已,不足挂齿……”

    信王看着他,说道:“赏赐你金银,有些太俗,你是陈国人,本王也不能赏你做官,本王想了想,你和澜澜年纪相仿,又早已相识,不如……”

    “这……”唐宁怔了怔,看了看信王,又看了看李天澜,难以置信道:“这不好吧?”

    信王看着他,悠悠说道:“不如让你们结拜为兄妹如何?”

    唐宁看着信王,愣在原地。

    信王这个弯拐的太急,让他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弯弯绕绕说了半天,原来是想要他和李天澜结拜为兄妹……,她比自己还大几个月,就算是结拜,也应该是姐妹------姐弟啊!

    而且,他已经有好几个干姐姐干妹妹了,为什么还要再多一个?

    再说了,如果他真的和李天澜结拜了,那信王是他什么,他岂不是会平白无故多出来一个爹?

    唐宁目光再次望向信王,目光微凝。

    口口声声说什么报恩,信他个鬼,原来是拐着弯想占自己便宜,这个糟老头子坏得很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