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一章 朝堂相争
    鸿胪寺的宴会一波三折,又是比摔跤又是比箭的,一不小心就会把陈国大国的面子丢在那里。

    好在这些波折都安然度过,提出比试的是草原人,丢脸的也是他们。

    草原人果然不可能安安份份,完颜部来了一位王子,一位公主,不太可能只是为了求和的。

    破坏陈楚关系应该是他们的目的之一,第二个目的应该是把楚国的这一潭水搅得更浑一点,运气好的话,在这种帝王交接的关口,一条路走错,变能让一个泱泱大国走向衰亡。

    唐宁从鸿胪寺回来没多久,宫里又传来消息,邀请他们明日与楚国官员一同上朝。

    “知道了,我们明日会去的。”何瑞送走了传旨的宦官,走回来说道:“唐大人,楚皇邀请我们明日上朝,是不是该提起求娶长宁郡主的事情了?”

    唐宁没有立刻回答,何瑞抬眼看了看他,又急忙补充说道:“下官这也是为大人着想,毕竟这是陛下交代给唐大人的差事,若是不管不顾,回去以后,怕是会惹人非议。”

    “何大人还是太心急了。”唐宁看着他,说道:“楚国现在的形势尚未明晰,说不定我们还要带公主回去,贸然行动,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

    何瑞眼皮跳了跳,问道:“下官愚钝,唐大人可否说的明白一些。”

    唐宁看了看他,小声道:“何大人觉得,太子真的能当皇帝吗?”

    何瑞怔了怔,细想之后,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陛下将公主嫁过来,就是看中了楚国太子的身份,若是太子不能成为皇帝,那么这桩联姻就没有了任何意义。

    到时候,怕是还会因此和楚国交恶。

    唐宁又问道:“何大人以为,陛下为什么要命我们求娶长宁郡主?”

    求娶长宁郡主,自然是想加深和楚国的关系,但他来了楚国之后才发现,楚国太子和信王势如水火,长宁郡主又是信王之女,娶了她必然会得罪太子,而将公主嫁给太子,又会得罪信王……

    何瑞略一思忖,脸上便露出恍然之色,看着唐宁,说道:“唐大人的意思是,嫁公主和娶郡主,只能取其一……”

    唐宁不置可否的笑笑,何瑞立刻拱手道:“下官明白了。”

    何瑞离开之后,唐宁双手枕在脑后,躺在床上,眉头蹙起,楚国错综复杂的形势,即便是在他看来,也头疼非常。

    最重要的一点在于,他们是客不是主,无法化被动为主动,眼前的困境,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突破。

    他揉了揉眉心,一双纤细的手从旁伸出来,将他的手拿开,在他的脑袋上轻轻的揉按着,按摩的动作很僵硬,远不如小如,唐宁睁开眼睛,看到赵蔓坐在他的床边。

    唐宁从床上坐起来,立刻道:“公主……”

    赵蔓看着他,说道:“没有外人的时候,你就不要叫我公主了,快躺下,我再给你按一按……”

    平常小如给他按摩,是舒缓压力很好的方式,但换做赵蔓,心理压力反而更大。

    唐宁摇了摇头,说道:“不用了不用了,让别人看到了不好。”

    “紫鹃,把门关上。”赵蔓回头吩咐了一句,见那宫女关上门,回头说道:“这样就没人看到了。”

    唐宁坐起来,说道:“你是公主,我是臣子,哪有公主伺候臣子的。”

    “我愿意呀……”赵蔓将他按倒在床上,说道:“你好好躺着,现在我帮你按一按,一会儿你帮我画眉,我们就算是扯平了……”

    唐宁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看着她专注的样子。

    女孩子的成长有时候快的让人猝不及防。

    嗜吃如命的方小胖一夜之间长大,用半年的时间瘦成了方小月,满月变新月。

    第三百八十一章 朝堂相争-->>(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嗜吃如命的方小胖一夜之间长大,用半年的时间瘦成了方小月,满月变新月。

    赵嘤嘤蜕变成平阳公主赵蔓,也只用了不到半年时间。

    他目光望着她,她表情专注,虽然动作生涩,但却极为认真。

    被人喜欢的感觉总是美好的,即便是接下来还会遇到许多的困难,但这一刻,赵蔓让他觉得,他此前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赵蔓被他看的面色微红,伸手捂住他的眼睛,说道:“闭上眼睛,不许看。”

    ……

    时隔三日,龙体大恙的楚皇再次临朝,这一次,参与朝会的,除了京中的官员,还有陈国使臣以及草原使者。

    “参见皇帝陛下!”

    楚国朝臣行完礼之后,才是两国使臣。

    楚皇的脸色看起来比前两日还要苍白,轻声道:“使臣免礼。”

    “谢皇帝陛下。”

    “诸位远道而来,一路辛苦。”楚皇每说一句话,便要顿上一顿,目光望向陈国使臣,说道:“朝廷琐事繁多,这几日多有怠慢,朕已命礼部觅一良辰吉日,让平阳公主和太子早日完婚,你等无须着急……”

    他这句话说完,停顿了好一会儿,才望向草原使者,开口道:“草原与我楚国虽然多有摩擦,但完颜部既有求和之念,我楚国自当秉持以和为贵,互不侵犯……”

    “多谢皇帝陛下。”二王子躬身行了一礼,说道:“我们此次前来,还有一事相求。”

    楚皇坐直了身体,问道:“何事?”

    二王子从怀里取出一张布帛,高声道:“小王仰慕贵国长宁郡主已久,此行奉可汗之命,恳求迎娶长宁郡主,愿与楚国结为姻亲,结万世之好……”

    二王子话音还在殿内回荡,有不少人都变了脸色。

    楚国朝臣虽然知道草原人刚来楚国,便大肆拜访官员,言语中透露出想要与楚国联姻的事情,但却没有人在意。

    毕竟,陈国使臣早就有类似的口风,陈国和草原都想要迎娶长宁郡主,便是不用脑袋想,也知道应该答应哪一个。

    但问题在于,如果这位草原二王子说的是真的,可以用一桩联姻换取楚国和草原的和平,这无异于是帮助楚国除掉了最大的威胁,所带来的利益,要远比郡主嫁给陈国大得多。

    但显然,答应了草原,便是拒绝了陈国,草原不好惹,陈国也同样不是容易应付的。

    在场的陈国使臣,除了唐宁之外,各个面露怒色。

    求娶长宁郡主是他们此行的两大任务之一,仅次于护送公主出嫁,却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草原人抢了先,要是输给了这些草原蛮子,他们回去如何向朝廷交差?

    不等楚皇或是朝臣有所反应,二王子继续道:“草原虽贫瘠,但也愿意每年送予贵国战马三千匹,作为迎娶郡主的诚意,还望陛下答应……”

    每年三千匹草原产的战马,对于楚国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诱惑,朝中不少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动容之色。

    何瑞面色微变,抬头看了看唐宁,点头示意之后,站出来,拱手道:“我陈国使团此行也奉天子之命,求娶长宁郡主……”

    二王子笑了笑,看着他说道:“陈国是礼仪之邦,不会不懂得什么叫做“先来后到”吧?”

    “二王子此言差矣。”唐宁上前一步,说道:“郡主还未婚配,谁都可以求娶,若是谁先求亲就要嫁给谁,你们完颜部的公主也还未婚配,若是我现在提出求娶你部公主,你们也要答应吗?”

    完颜嫣看着他,暗啐一口,说道:“你想得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