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四章 谋划
    唐宁被那小将带领着,走进信王的书房,然后关上门走出去。

    信王坐在书桌前,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

    唐宁左右看了看,信王的书房里没有能藏人的地方,他就算不小心弄掉了杯子,也不会从暗处跳出来三百刀斧手。

    “坐。”信王伸手指了指他对面的位置。

    唐宁走过去,坐在椅子上。

    信王放下茶杯,看着他,问道:“本王都不知道,本王出生的时候,皇宫顶上有神龙盘旋,你是从何得知的?”

    唐宁面色疑惑,问道:“王爷在说什么?”

    信王挥了挥手,说道:“这里没有外人,你就不用装了。”

    唐宁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王爷在说什么……。”

    “你听得懂。”信王看了他许久,才站起身,说道:“本王不和你绕弯子了,本王需要你做一件事情。”

    唐宁看着他,问道:“什么事?”

    信王道:“太子会在三天后动手,到时候,我需要借你的人一用。”

    唐宁诧异道:“你怎么知道太子会在三天后动手?”

    信王并未回答,唐宁看了看他,沉吟片刻,问道:“你需要我怎么做?”

    ……

    小半个时辰之后,唐宁从信王的书房走出去。

    他走出院子,等待已久的李天澜走过来,问道:“父王和你说了什么?”

    唐宁想了想,说道:“王爷和我聊了聊书法,草书……”

    李天澜目光平静的看着他,说道:“再给你一次机会。”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唐宁直视着她的眼睛,说道:“也就是商量商量造反的事情……”

    其实也不算是造反,只是太子想造反,就配合配合成全他而已。

    片刻后,李天澜看着他,说道:“我要留在城里。”

    “不行,你要保护王妃,以防万一。”唐宁坚定的摇了摇头,说道:“你还有别的任务。”

    “不行。”

    “听话。”

    唐宁看着她,说道:“有你在我才放心。”

    李天澜握紧了拳头,许久才松开,点头道:“好。”

    唐宁松了口气,看着她,安慰道:“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他原以为信王只是一条得过且过的咸鱼,没想到他本就有计划和部署,这种老狐狸表面一套背后一套,以后一定要防着点儿。

    虽然信王的计划和准备已经很全面,但以防万一,唐宁还是要将赵蔓先送出去。

    锦绣宫中,赵蔓瞪大眼睛看着他,问道:“为什么要我走?”

    唐宁帮她瞄着眉,说道:“这几天这里不安全,我会安排你出城避一避。”

    赵蔓看着他问道:“那你呢?”

    “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过几天我就把你接回来。”

    “不行。”赵蔓站起来,说道:“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听话。”唐宁按着她的肩膀让她坐下来,说道:“等到这次的事情结束,我们就可以回去了。”

    赵蔓看着他的眼睛,认真的说道:“我就算不回去,也不想你冒什么险。”

    “知道了知道了……”唐宁捏了捏她的鼻子,说道:“我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的。”

    “击掌!”

    “击掌。”

    啪!

    第三百八十四章 谋划-->>(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啪!

    唐宁伸出手,和她的手掌碰在一起。

    ……

    皇宫某殿,楚皇卧在榻上,不住的咳嗽,一名太医跪在地上,颤声道:“臣无能……”

    楚皇挥了挥手,说道:“下去吧。”

    太医低着头退开之后,一名宦官走进来,小声说道:“陛下,信王殿下来了,在外面候着呢。”

    楚皇向一旁招了招手,便有两名宦官走过来,扶着他靠在床头。

    待呼吸平稳了之后,他才挥了挥手,说道:“宣。”

    信王缓步走进来,看着靠在床头的楚皇,说道:“皇兄还是躺着吧,这样省力一些。”

    “以后有的是时间躺。”楚皇声音沙哑的说了一句,停顿了片刻,才问道:“徐将军被刺的案子,查的怎么样了?”

    信王摇了摇头,说道:“凶手没有留下任何线索,暂时还没有头绪。”

    楚皇缓缓道:“他虽然不是我楚人,但能力尚可,一定要找出凶手。”

    信王点了点头,说道:“我会让人一直盯着此案的。”

    楚皇又停顿了一会儿,才说道:“三日之后,就是母后的忌日了,可惜朕的身体,没有办法再去祭拜她,等到以后入了黄泉,再好好陪陪他老人家,三日后的忌典,就交给你了。”

    信王道:“皇兄放心,母后的祭典,臣弟一定会安排妥当的。”

    楚皇看着他,忽然开口道:“真怀念当年和你一同治理天下的日子,若是再有十年,我们便不必再朝贡陈国,扫清草原上的威胁……,可惜,朕是看不到这一天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红润,便是连呼吸都急促了许多。

    信王走上前,说道:“皇兄不要激动。”

    楚皇脸上的红润逐渐消减下去,呼吸逐渐平缓,叹息道:“老天误朕……”

    片刻后,他的目光重新望向信王,说道:“楚国在你手中,或许可以延续的久一些。”

    信王拱手道:“皇兄知道,臣弟无心于此……”

    “朕知道。”楚皇点了点头,轻声道:“朕知道啊……”

    信王退后两步,说道:“皇兄好好休息,母后的祭典需要准备,臣弟先告退了。”

    信王走出去许久,楚皇目光望着空处,喃喃道:“若是太子有他的十之一二,朕也能放心的去了……”

    ……

    信王府。

    一辆华贵的马车停在府门口,唐宁站在马车旁,看着李天澜,说道:“一路小心,她就拜托你照顾了。”

    李天澜回头看了看从马车里探出的脑袋,点头道:“一切小心。”

    信王站在他身旁,目送着马车远去,说道:“你好大的胆子,竟然和联姻的公主与有私情,有几个脑袋也不够砍的。”

    信王的这些话唐宁自动忽略,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他感觉得到,信王看他是带着有色眼镜的,他不仅觉得自己和公主有私情,甚至还觉得他和他的宝贝女儿有私情……

    唐宁看着他,确认道:“王爷就如此笃定,太子会在三天后动手?”

    信王望向他,淡淡的说道:“如果不是你到处散布谣言,步步紧逼,他也不会这么着急!”

    其实唐宁自己也没有预料到,事情的发展居然会这么顺利。

    任平生准备了一揽子计划,谣言只是第一步,除此之外,劝进表他都找人写好了,“大楚兴,尊信王”的口号还没有喊出去,民间就已经沸腾的不成样子。

    似乎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一双无形的大手,在推动着这一切,起初唐宁以为是信王自己,但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

    太子府。

    太子看着一名谋士,问道:“你有几成把握?”

    那谋士道:“信王府守卫森严,又比邻巡城司,便是带多少人都无法攻破,但只要信王出了王府,护卫力量薄弱,殿下再动手,就会容易许多,除掉了信王,就没有什么人能和殿下争了。”

    太子皱眉问道:“他什么时候出王府?”

    “其他的时间并不确定。”那谋士看着他,目光闪动,缓缓说道:“但三日之后,已故太后娘娘的祭典上,信王必定会出现……,那时候,就是殿下最好的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