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七章 圣裁
    草原上的勇士虽然勇猛,但人数上并不占优势,若是两方真的动起手来,覆灭的必定是他们一方。

    完颜嫣回头看了看,说道:“二哥,你们先走,我留下。”

    “你自己小心一些。”二王子看了她一眼,回头道:“我们走!”

    陈舟看了看面色不善的完颜嫣,又看向唐宁,问道:“唐大人,要不要将她绑起来?”

    唐宁挥了挥手,说道:“不用了,让几个人看着她就行。”

    他刚才并没有留下完颜嫣的想法,陈舟倒是挺会自作主张,不过留下她也好,二王子这次带着这么多人来慈怀寺,肯定不是来散步的,是太子同党的可能性占了很大一部分,只可惜他们来的太晚,倒像是主动送上门来,不打自招。

    唐宁看向完颜嫣,问道:“二王子是你亲哥哥吗?”

    完颜嫣瞪了他一眼:“要你管!”

    亲哥哥一般干不出来让自己的妹妹留下来当人质的事情,换做唐宁,别说亲的,干妹妹也不行,无论谁想对小小不利他肯定会和对方拼命。

    唐宁双手抱胸,看着她,问道:“你老实告诉我,你们来这里是不是帮太子杀信王的?”

    完颜嫣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这个时候,你应该坚定的说不是。”唐宁摇了摇头,说道:“你不说话就是默认了,你知道谋害摄政王的罪名有多大吗,连太子都承受不了,等到太子把你们供出来,你有几个脑袋都不够砍的!”

    完颜嫣咬牙道:“不是!”

    “现在说不是也晚了。”唐宁看着她,叹了口气,说道:“谋害皇族,杀头都不足以抵罪,很有可能凌迟处死,你知道凌迟是什么吗?”

    完颜嫣抬起头看着他,声音里面有一丝颤抖:“是……什么?”

    唐宁很负责的解释道:“凌迟呢,就是在你的身上割三千六百刀,每刀都要割下来一块肉,要持续三天三夜,这个过程中,你不会死,要等到割最后一刀的时候,才会给你个痛快……”

    完颜嫣脸色发白,捂着耳朵,猛地摇头:“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二哥会来救我的!”

    小蛮妞的心智还是不成熟,如果太子谋害信王和他们没有关系,她自然会被放了,根本不需要谁来营救,此刻的她,根本就是不打自招。

    既然二王子选择了在这个时候离去,大概是不会再回来了,楚国马上就要易主,谋害信王就是弑君,趁着乱局还没有平定,有多远跑多远才是保命之举。

    二王子是个聪明人,不会不明白这一点。

    唐宁不再理会完颜嫣,走回寺里。

    曾经不可一世的太子被两名禁卫押着,脸上忽而露出狂怒之色,在一瞬间挣脱了禁卫,向寺外狂奔而去。

    “本宫是太子,你们这些乱臣贼子,谁敢抓我!”

    陈舟一个腾跃,将他踹倒在地,挥了挥手,大声道:“拿绳子来!”

    片刻后,太子嘴里塞了一团破布,被五花大绑,绑法似曾相识,即便是被押着,也还在不断的挣扎。

    陈舟站在他的身边,一脸得色。

    在寺中足足等了小半个时辰,信王才从里面走出来,说道:“回城!”

    出城的时候,只有三百余人,回城之时,则变成了千余人。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向城门的方向进发时,距离京都二十里远的一条船上,一名汉子一脸焦急,叽里呱啦的和二王子说着什么。

    二王子面色平静,说道:“太子事败被擒,楚国已落入信王之手,不趁着此时信王夺位,无暇他顾,早日离开,等到他平定大局,就是找我们清算的时候。”

    那汉子道:“可公主……”

    “嫣儿为了我们,甘愿留下,此时回去,岂不是辜负了她?等到回去之后,再想办法救她!”二王子目光望向船舱,说道:“让他们开船!”

    那汉子转过头,看着中年女子,焦急道:“师父……”

    中年女子望着水面,说道:“听二王子安排。”

    ……

    第三百八十七章 圣裁-->>(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

    千余人行至城门口的时候,大门紧闭,完颜嫣左右看了看,脸上露出疑惑之色。

    一名将领走上前,大声道:“开城门!”

    城门迟迟没有动静。

    城门之内,兵部尚书带领着巡城司将士,与守卫城门的禁军遥遥对峙。

    兵部尚书看着那禁军将领,大声道:“陈都尉,你这是什么意思?”

    那禁军将领面无表情道:“我还想问问尚书大人是什么意思,你带着这些将士出城,到底有何用意?”

    兵部尚书道:“有人欲对王爷不利,本官收到消息,前往救援。却被你们阻拦,莫非你们想要谋害王爷?”

    禁军将领淡淡道:“尚书大人这帽子扣的未免有些太大了,巡城司不好好巡逻,却要带兵出城,我若是放你们出去,如何向陛下交代?职责所在,还望尚书大人见谅。”

    他话音刚落,便有一人匆匆从城墙上下来,在他耳边小声耳语了几句。

    “怎么这么久?”他皱眉说了一句,挥手道:“开城门!”

    兵部尚书看着城门缓缓打开,面色微变,目光死死的盯着城门口,神色紧张至极。

    马车缓缓的驶入城门,那禁军将领看着后方的人群,脸色一变,震惊道:“怎么这么多人!”

    便在这时,一人上前道:“太子搅乱太后祭典,意图谋害信王,现已就擒,等候陛下发落,信王殿下有命,三百叛军,暂时交由巡城司扣押,守城之职,也暂交巡城司……”

    那禁军将领怔在原地,许久才回过神,躬身道:“末将……遵命!”

    太子谋害摄政王事败,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再坐在储君的位置上,百姓不会容他,朝廷不会容他,楚国自今日始,乾坤逆转,即将变天。

    兵部尚书遣人收下叛军,接管城门之后,走到马车前,看着信王,问道:“王爷,回王府吗?”

    信王挥了挥手,说道:“进宫。”

    兵部尚书面色一变,立刻道:“王爷三思啊!”

    虽说他们已经擒下太子,又掌控有巡城司,把控城门,但皇宫中还有无数的禁军驻守,那根本不是他们能够控制的。

    况且,三百禁军能供太子差遣,守城的禁军又在关键时刻关闭城门,拦住他们,这根本不是一个太子能够办到的事情,此刻的皇宫,对于信王来说,就是龙潭虎穴,有进无出。

    此刻最应该做的,就是传信出去,京畿各大军师重镇,有不少都忠于信王,不出三日,便会有援兵到来,这才是最稳妥的方法。

    “太子犯错,自然要进宫面圣,请陛下定夺。”信王看了看他,问道:“不然要怎么样,造反吗?”

    唐宁虽然也觉得信王此刻进宫不是一个好主意,但他猜不透这老狐狸还有多少后招,但想来他敢进宫,一定是有进宫的底气。

    宫门口处,信王下了马车,只带了几名亲卫,看了看身旁一人,说道:“给太子松绑。”

    绳子解开之后,太子才凄然道:“皇叔,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饶了我吧……”

    信王看着他,淡然道:“随我去见陛下吧。”

    太子低着头,满脸悔悟,似乎已经认命。

    只是他眼神深处,还蕴含有一丝极度的仇恨,以及期待。

    这里是皇宫,不是巡城司,也不是信王府,他还没有输,他还有机会……

    一行人进了皇宫,便有一名宦官上前,说道:“王爷,陛下在养神殿等您。”

    养神殿。

    走到殿门口的时候,太子便抢在信王之前,直冲进去,跑到床前,哭诉道:“父皇,父皇救我,皇叔他想要杀我,他想要造反……”

    他声音悲凄,涕泗横流,却在某一刻戛然而止,目光望向殿内的一人。

    看着为他出谋划策无数次,一手筹划了刺杀信王一事的,他最信任的谋士,太子怔了怔,脱口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