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九章 楚皇驾崩
    皇宫非大事不鸣钟,唐宁没有具体数,估计着钟声应该响了四十多下。

    钟鸣九五,皇帝驾崩。

    楚皇在这个时候驾崩,不知宫内情况如何,他看着陈舟,说道:“告诉陆统领,做好万全准备。”

    说完才发觉手背上传来痛感,低头一看,他的手不仅被小蛮妞咬了一个深深的牙印,有些地方还在向外渗血。

    唐宁甩了甩手,看了她一眼,没好气道:“把她绑起来!”

    陈舟拱手道:“得令!”

    他在城门外等了没多久,就有卫士从城内走出来,将一张皇榜贴在墙上。

    陆腾跑到皇榜下,看了一眼之后,又快步跑过来,震惊道:“唐大人,楚皇驾崩,在遗诏中废黜太子,传位信王……”

    虽然不知道刚才皇宫之中发生了什么,但此时大局已定,没有什么大事好担心了。

    陆腾看着他,问道:“大人,我们现在……”

    唐宁调转马头,说道:“去接公主回来。”

    折腾了大半年,费尽心思争取到送婚使的差事,又一路奔波,刚刚抵达楚国,便身卷暗流……,折腾了这么久,如今总算尘埃落定。

    陈国的公主是不会嫁给楚国废太子的,信王那么宝贝他的女儿,也必然不会同意陈国的求亲,他楚国一行的任务,已经圆满完成,可以择日回京。

    京都远郊的某处别院,唐宁带着陆腾等人前去的时候,门口的守卫如临大敌,看清了来人,才急忙进去通报。

    唐宁踏进府门,便有一道身影疾奔过来,扑在他的怀里。

    唐宁甚至被她撞的一个趔趄,险些摔倒。

    赵蔓眼中还含着晶莹,仰头看着他,哽咽道:“我好担心你……”

    “没事了没事了……”唐宁拍了拍她的背,说道:“一切都结束了。”

    陆腾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幕,陈舟一伸手将他拽到门外,顺便将府门关上。

    陆腾回头看了看,喃喃道:“唐大人,公主,这……”

    “唐大人怎么了,公主怎么了?”陈舟看着他,疑惑道:“属下刚才什么都没看到……”

    陆腾怔了怔,回过神之后,看着身前的禁卫,说道:“你们就站在外面,等唐大人和公主出来。”

    他揉了揉眼睛,说道:“我刚才也什么都没看到……”

    府内,唐宁轻轻擦掉了赵蔓的眼泪,一抬头,看到李天澜站在他前面几步远的地方。

    她看了看赵蔓,又看了看唐宁,脚下略快的步子放缓。

    赵蔓回头看了看,脸色一红,抹了抹眼泪,松开唐宁。

    唐宁轻咳一声,看着李天澜,说道:“楚皇驾崩,废黜太子,传位给信王,京都局势已定,我来接你们回去。”

    信王妃从后方走出来,面色复杂道:“陛下,陛下驾崩了?”

    唐宁点了点头,说道:“宫中已经敲响了丧钟,外面也有皇榜张贴出来。”

    信王妃沉默片刻,叹了口气,说道:“走吧。”

    唐宁带她们走出府门,扶赵蔓上马车的时候,她忽然看着唐宁的手背,焦急问道:“你的手怎么了,受伤了?”

    “没事。”唐宁甩了甩手,说道:“不小心被狗咬了。”

    “你才是狗!”被绑起来的完颜嫣怒视着他,看上去有扑上来再咬一口的冲动。

    赵蔓看向完颜嫣,问道:“她怎么又来了?”

    唐宁解释道:“她现在是我们的俘虏。”

    赵蔓瞪了完颜嫣一眼,轻抚他的手背,问道:“还疼吗?”

    “不疼了……”别人都在旁边看着呢,唐宁扶她上了马车,说道:“时候不早,我们快些赶路吧。”

    刚才出城的时候,城内还是一片压抑的气氛,但一行人回去之时,京中的气氛已经一片欢腾。

    “太子终于被废了……”

    “陛下传位给信王殿下,楚国有救了!”

    “我们以后有好日子过了……”

    第三百八十九章 楚皇驾崩-->>(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们以后有好日子过了……”

    ……

    皇帝驾崩是国殇,应该是举国哀悼的事情,但对于京中百姓而言,庆祝的氛围要更高涨一些。

    信王没有造反,楚皇名正言顺的让位,这件事情在史书上,也应该是一桩美谈。

    唐宁先送李天澜和王妃回了信王府,恐怕她们在信王府中也住不了多久,信王继位之后,王妃便是皇后,郡主也会变成公主。

    楚国皇室似乎有着某种共性,楚皇只有一位已故的皇后,信王也只有一位王妃,不知道他们日后还能不能生出一位皇子来继承皇位,但这就不是唐宁应该考虑的事情了。

    太子被废,楚皇驾崩,他此行的任务已经完成,也应该准备归程一事。

    皇宫之内。

    信王一个人坐在养神殿前的台阶上,下方的宦官宫女已经跪了一片。

    一名年老的宦官走上前,小声的说道:“王爷,大臣们都在议政殿等着,等您主持大局。”

    信王站起身,挥了挥手,说道:“着礼部按规制去办吧。”

    那老宦官又道:“太师和太傅辞官告老……”

    “准了。”

    “右相大人,两位给事中也……”

    “都准了。”信王再次挥了挥手,向宫外走去。

    老宦官拱手躬身,“是。”

    太子被废,帝王驾崩,在楚国的朝堂之上,并没有引起多大的骚乱。

    帝王驾崩的礼制,礼部有着一整套规程,按部就班即可,陛下已经不在朝数年,朝中秩序井然,在没有皇帝的情况下,依然可以有序运转。

    唯一引起波澜的一事,便是数朝老臣,德高望重的太师和太傅两位元老,同时辞官,此外,朝中也有几位年轻的臣子选择了请辞,但这也不过是平静湖面上投入的几颗小石子,除了微小的涟漪之外,什么也没有漾起。

    锦绣宫中。

    今日发生的事情,早已传遍京都,陈国诸位使臣心中,五味杂陈。

    为了联姻,陈国可谓是做足了准备,陪嫁的嫁妆也极为丰厚,派遣使团送公主出嫁楚国。

    可他们才到京都不到一月,楚国便废了太子,崩了皇帝,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太子不是太子,他们这一趟,便算是白跑了。

    所幸在楚国发生的事情,算是意外中的意外,和他们没有什么关系,回京之后,应该不会受到惩罚。

    唐宁的房间里,赵蔓心疼的将药粉敷在他的手上,用白布缠上,然后看着房间角落里被绑起来的完颜嫣,面露不满。

    她指着完颜嫣,问唐宁道:“我们要怎么处置她?”

    “二王子和草原使者都跑了,要她也没有什么用。”唐宁想了想,说道:“带她回去还要浪费粮食,要不然杀了吧。”

    “啊?”赵蔓小脸一变,说道:“杀人不好吧,要不,我帮你咬她一口……”

    唐宁摇了摇头,说道:“还是算了,她们草原人不喜欢洗澡,身上都是臭的。”

    完颜嫣像是受到了侮辱,一蹦一跳的过来,大声道:“我每天都有洗澡的,全身都是香的,不信你闻!”

    唐宁将手伸到她的背后,解开她的绳子,说道:“你走吧。”

    完颜嫣看了看他,惊疑道:“你要放了我?”

    二王子都跑了,留下她也没有什么用,她吃的那么多,每留她一天,都要浪费不必要的粮食。

    至于辣手摧花,唐宁从来没有这么想过,小猫小狗养久了还有感情,养了一个月的俘虏,真要让信王处置了,他心里也挺难受的。

    唐宁挥了挥手,说道:“趁我还没有改变主意,你走吧。”

    完颜嫣看了看他,大步向外面走去。

    走到门口,她又折返回来。

    唐宁抬头看着她,问道:“还有事?”

    她看着唐宁,理直气壮的说道:“我不认识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