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二章 训诫
    赵蔓最终没有允许唐宁对她的小兔子下手。

    无奈之下,他只好差陈舟在集市上买了一只老母鸡,用来给唐水炖汤喝。

    常言道,“药补不如食补”,她没有受多么严重的伤,喝点鸡汤兔子汤补补气血,要比整天喝黑乎乎的药汁好。

    他杀了鸡,烧好开水拔毛的时候,完颜嫣背着手缓缓走过来,躬下身子,问道:“你在干什么?”

    傻有傻的好处,烦恼来的快去的快,吃了两碗豆腐脑,她就忘记被人背叛的事情了。

    唐宁回头看了一眼,问道:“杀鸡,你没见过吗?”

    “没有。”完颜嫣摇了摇头,说道:“我只见过杀马杀羊。”

    草原上不常有人养鸡,她没见过也不稀奇,唐宁拔好了毛,开始处理鸡肉。

    他准备用一半给唐水熬鸡汤,另一半做砂锅鸡汤。

    刚洗好了砂锅,陆腾带着信王府的那名小将走进来。

    陆腾走到厨房,说道:“唐大人,这位将军找你。”

    那小将惊诧的看着唐宁一刀将鸡腿剁下来,好一会儿才说道:“唐大人,我听说你们抓了完颜部的那位公主……”

    “怎么了?”唐宁将一半的鸡肉剁成碎块,问道:“草原人居心叵测,在路上行刺公主,如今他们的公主被擒下,我打算等过几天押回陈国处置,你问她做什么?”

    那小将怔了怔,说道:“既然唐大人要处置她,那我们就没有什么事情了……”

    完颜部的公主留下也是一个麻烦,如今陛下驾崩,王爷还未即位,朝中还有一大堆的事情需要处理,这些杂事,能少则少,有人愿意代劳,再好不过。

    他看了看唐宁,拱手道:“末将告辞……”

    唐宁将鸡肉切好,回头看了看站在角落里的完颜嫣,说道:“要是闲着没事干,帮我把菜洗了。”

    完颜嫣愣了一会儿,才回过神,取了铜盆打水,却不小心将铜盆碰在地上,发出哐啷的一声响,连裙子都被打湿了。

    “算了算了……”看着她笨手笨脚的样子,唐宁摆了摆手,看着站在院子里,赵蔓的贴身侍女,说道:“紫鹃,你过来一下。”

    紫鹃小跑过来,问道:“大人,什么事情?”

    唐宁指了指完颜嫣,说道:“带她去换一身衣服。”

    紫鹃看了看她,说道:“跟我来。”

    某处殿中,赵蔓趴在床上,看着满床的衣服、首饰、胭脂水粉之类的,见紫鹃进来,挥了挥手,说道:“你来的正好,把这些都扔了吧,今天买了好多新的,回去带不下了……”

    “是,公主。”紫鹃将所有的东西都收在箱子里,走出房间。

    完颜嫣坐在房间的床上,看着湿了的衣襟,表情有些难过。

    她所有的漂亮的衣服,以及会闪闪发光的首饰,都放在驿站里,现在驿站有官兵在等着抓她,那些衣服和首饰肯定拿不回来了,那里面还有很多她舍不得穿,舍不得戴的……

    紫鹃抱着一个箱子走进来,看着她,说道:“所有的东西都在这里,全都给你了,你自己挑吧。”

    完颜嫣打开箱子,看着箱中琳琅满目的东西,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抬头问道:“这,这些都是给我的?”

    紫鹃拍了拍手,松口气,说道:“你要是不喜欢就扔掉。”

    看着紫鹃走出去,完颜嫣将箱子搬到床上,将里面的漂亮衣服一件一件的拿出来,除了这些漂亮衣服之外,还有比她之前拥有的更加闪亮的首饰……

    她的目光又移到另一处,脸上露出诧异,这些木盒里面装着的,难道就是汉人女子所用的胭脂水粉?

    ……

    赵蔓喝着唐宁熬制的鸡汤,说道:“好吃,比御厨做的还好吃。”

    第三百九十二章 训诫-->>(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赵蔓喝着唐宁熬制的鸡汤,说道:“好吃,比御厨做的还好吃。”

    唐宁看了看她的兔子,问道:“你的小兔子不乱动了吗?”

    赵蔓点了点头,说道:“它从刚才到现在都乖乖的。”

    唐宁想了想,说道:“它可能是患了自闭症,这样是不行的,要不我们把它烤……”

    赵蔓连忙护住她的兔子,紧张道:“不许打我小兔子的主意!”

    不打就不打吧,明天让陈舟再去买一只回来,唐宁重新走回厨房,将为唐水特别熬制的鸡汤端出来。

    这一盅鸡汤里面还加了一些补药,唐宁尝了尝味道,觉得还不错。

    他走到房门口,推门而入,见唐水靠在床上,走过去,说道:“喝汤了。”

    唐水正要从床上下来,唐宁摇了摇头,说道:“你的右手受伤了,就坐在床上吧,我喂你。”

    唐水拒绝道:“我自己来。”

    “我们还客气什么……”唐宁搬了一张椅子坐在床边,将勺子凑到她的嘴边,唐水的脸色虽然有些不自然,但还是张开了嘴。

    她喝了几口汤,才看着唐宁道:“安阳郡主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我了,你好大的胆子,连两国联姻都敢破坏,你知不知道这件事情有多么危险,要是被人发现,你有几个脑袋都不够砍的。”

    她说话的时候,蹙着眉头,表情严肃,已经算是正式的训诫了。

    唐宁一脸受教:“知道了知道了。”

    他再次喂了她一口汤,问道:“京师一切都好吗?”

    唐水道:“到我走之前,都没有什么大事发生。”

    她看了看唐宁,问道:“你和公主……”

    “我们还是清白的。”

    唐宁看着她,解释道:“楚国的局势本就复杂,陛下虽然没有明说,但使团此行的任务并不仅仅是送婚,还要审时度势,根据局势的变化,做出最佳的选择,如今太子被废,信王上位,朝廷也不会同意将公主嫁过去……,我做这些,不仅仅是为了公主,也是为了大局。”

    唐宁表情诚恳,大义凛然,说着说着连自己都说服了。

    唐水看了看他,摇头道:“总之以后不要冒险了。”

    人生就是因为充满了不确定才有趣,没有冒险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考虑到长姐为母,再考虑到京都魔女的名头,唐宁帮她吹了吹鸡汤,笑道:“我知道了,以后尽量不让你们担心。”

    喂她喝完了汤,唐宁本想让她再休息休息,唐水却下了床,走到院子里。

    陈舟站在院子里,抬头看了看,吃惊道:“那不是魔女唐水……”

    他身后的一名护卫诧异道:“什么魔女?”

    陆腾的脸色有些不自然,沉声道:“闭嘴,有什么好问的,有精力的话出去巡逻,加强公主寝宫周边的防卫……”

    陪着唐水散了一会儿步,唐宁又扶她回去。

    刚才只顾着喂她了,他自己还没有吃饭,然后又想起来似乎忘记了某只小蛮妞,奇怪的是,上一次她做俘虏的时候,每到饭点就在唐宁的眼前晃,吃饭也是最积极的事情,今天居然到现在都没有什么动静。

    唐宁将饭菜送到她的房间,放在桌上之后,发现完颜嫣背对着他,坐在铜镜前面。

    她面对铜镜,不知道在干什么,嘴里还在哼着某种不知名的小调,显然心情不错,很难想象她中午的时候还用被子蒙着头嚎啕大哭。

    似乎是听到房间内的脚步声,她猛地回过头,问道:“谁?”

    看着前方一张白里透红红里透白白里又透着青的脸,唐宁面色大变,大惊道:“何方妖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