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三章 联姻重提
    看到坐在镜子前面的妖孽,唐宁第一时间以为小蛮妞逃跑了,仔细辨认了一番之后,才发现坐在镜子前面的就是她,只不过她的脸被自己抹的红一道白一道鬼一样的,险些让唐宁打翻了碗。

    之后他才意识到她是在化妆,在唐宁看来,这完全是没有必要的事情。

    其实她要是收拾干净了,也算得上是一个小美妞,没必要再抹什么胭脂水粉,而且喝羊奶长大的她,皮肤比一般的汉人女子还要白皙细腻,再在脸上涂抹什么东西,反而有些画蛇添足。

    见唐宁进来,她立刻问道:“我画的好看吗?”

    唐宁岔开这个话题,说道:“吃饭吧。”

    完颜嫣画歪了的眉毛皱了皱,问道:“我画的不好看吗?”

    “唐大人,公主让我问您……”紫鹃从外面走进来,看到完颜嫣时,吓得后退几步,尖叫道:“有鬼啊!”

    紫鹃吓得夺门而逃,完颜嫣打了一盆热水,用毛巾使劲搓着自己的脸,恨不得将脸皮都搓下来。

    洗干净了之后,她就绝口不提化妆的事情,将注意力放在了那一碗什锦鸡汤砂锅上。

    没有一个吃货能拒绝砂锅的诱惑,连吃三碗之后,她就躺在床上不愿意动了,将一个小箱子里面的珠宝首饰都摆出来,脸上露出幸福的表情。

    做公主做到她这种程度,其实也挺凄惨的。

    草原各部虽然战斗力强悍,但几乎每一个部族都要为生计发愁,论富庶程度,自然不能和陈楚两国相比。

    赵蔓贵为公主,从小锦衣玉食,要什么有什么,从来都不缺衣服首饰,以至于她没有什么节俭的概念,完颜嫣就不一样了,虽然是公主,但却从小穷到大,赵蔓的一件旧衣服旧首饰,都能让她视若珍宝。

    一路相处过来,唐宁对她的性格早有体会,小蛮妞蛮是蛮了点,抛开立场不谈,也难以对她产生什么恶感。

    他吃完了饭,才想起一件事情,走到房间,从袖中取出一个小小的瓷瓶,倒出一颗丹药给唐水,说道:“这是大还丹,你吃了吧,对你的身体有好处。”

    这可是孙神医赠予他的,疗伤解毒圣药,之前用了两颗,这是最后一颗。

    唐水接过丹药,又装回了瓷瓶,说道:“这是救命的东西,我吃了太浪费,你收起来吧,关键时刻再用。”

    唐宁本来坚持让她现在就吃,但是耐不住唐水再三拒绝,只好将之收起来。

    唐水看着他,问道:“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启程?”

    唐宁想了想,说道:“再等等吧。”

    皇帝驾崩,是顶天的大事,从吊唁到安葬,至少也要半个月的时间,在这段时间内,他们是不能离开的。

    除此之外,今日之后,楚皇驾崩的消息才会陆续传到其他州府,信王继位,到底名不正言不顺,不知道局势还有怎样的动荡,以防万一,还是先观望观望。

    转瞬便是十日。

    楚皇下葬的吉日也已经确定,就在十日之后。

    这十日里,唐水的身体已经休养的差不多了,能跑能跳还能打,唐宁在她练功的时候和她切磋了一次,坚持到十招之后才躺在地上叫表姐。

    他和不少人都切磋过,又以女子居多,在他认识的女子中,最厉害的应该是苏媚,她各种稀奇古怪的招数不少,不用手不用脚自己也不是她的对手,其次厉害的是李天澜,唐水可能要比她稍弱一点儿,接下来才是唐妖精,即便如此,她还是完虐自己。

    第三百九十三章 联姻重提-->>(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他和不少人都切磋过,又以女子居多,在他认识的女子中,最厉害的应该是苏媚,她各种稀奇古怪的招数不少,不用手不用脚自己也不是她的对手,其次厉害的是李天澜,唐水可能要比她稍弱一点儿,接下来才是唐妖精,即便如此,她还是完虐自己。

    正因如此,唐宁才对完颜嫣一直挺有好感。

    完颜嫣真的很喜欢汉人的东西,自从唐宁上次逼迫她洗澡换了衣服,梳了头发之后,她就一直是汉人打扮,唐宁今天给她送饭的时候,居然发现她在一个馒头上练习画眉。

    几天前,完颜嫣向他借了一百两银子,上街买了许多东西,诸如布料,胭脂,小饰品之类,并且承诺日后还他双倍。

    唐宁放心的让她一个人带着银子出去,完颜嫣也没有辜负他的信任,即便是身边没有人看着,她也没有逃跑。

    赵蔓的小兔子终于还是死了,那天早上她没看住让它跑了,几个时辰之后,一名护卫从湖边的草丛里将它找回来的时候,它的兔生已经结束了。

    这几天正午十分的炎热,那只兔子应该是跑出去的时候中暑了,又没有及时得到救援,赵蔓含着眼泪将她的兔子安葬,唐宁只好将烧烤用的香料又收了回去。

    皇帝驾崩一月之内,民间禁止宰杀牲畜,也买不到兔肉,只好等到以后再说。

    自从那天之后,唐宁就没有见到过李天澜,楚国的皇族都在封地,收到皇帝驾崩的消息之后,才逐一的赶来京都,她虽是公主,但也是京中仅有的皇族子弟,应该有很多事情要忙。

    暂时走不了,整天待在这里也挺无聊的,唐宁决定做一副纸牌玩玩,刚刚找到合适的硬纸,陈舟敲门走进来,说道:“大人,宫里来人了。”

    他领着一名宦官进来,那宦官走到唐宁跟前,躬身说道:“陛下召见贵国婚使。”

    陛下就是信王,信王虽然还没有正式继位,但也就差一个登基大典了,李天澜和信王妃都已经搬到了宫里,信王妃晋升为皇后,长宁郡主亦是变成了长宁公主。

    如果算上完颜嫣的话,他已经有三个公主朋友了。

    信王这些日子一直没有找他,不知道这次有什么事情,唐宁和何瑞以及陆腾进了宫,被那宦官领到一处殿前。

    门口一位宦官进去禀报之后,很快又走出来,说道:“三位请。”

    唐宁走进殿内,看到信王高坐上位,殿内还有几人侍立,唐宁只认识一位,便是站在最前方的,曾经接待过他们的礼部尚书。

    无论是信王还是殿内的诸多官员,皆是身着缟素,自下葬之日起,除新皇登基的典礼,不管是文武百官还是即将成为楚皇的信王,都要守孝三个月。

    唐宁走到殿中,拱手躬身,说道:“见过陛下。”

    信王目光望向下方,说道:“免礼。”

    他看着唐宁,说道:“今日召你们进宫,是为了平阳公主联姻一事。”

    “先帝在时,为了稳固两国邦交,定下了太子和平阳公主的婚事,今先帝驾崩,太子被废,此联姻自当废除,不知陈国使团可有异议?”

    唐宁拱了拱手,说道:“没有异议。”

    礼部尚书思忖片刻,忽然上前一步,说道:“陛下,臣以为,陈楚联姻,乃是有益于邦交的大事,虽太子被废,但皇室子弟中,仍然有适龄的青年才俊,不如修国书一封,命使者快马送到陈国,择一王室子弟,再商议联姻一事……”

    礼部尚书说着说着,语气忽然一顿,转头望了望,总觉得陈国那位送婚使的目光有些不太对,看的他很不舒服。

    他摇了摇头,将这种奇怪的感觉抛开,继续道:“臣以为,不能因为废太子,便累及陈楚两国的#%*%¥#@……”

    礼部尚书身边的一名官员只听得噗通一声,诧异的转过头,看着瘫软在地,两眼上翻,口吐白沫的礼部尚书,大惊道:“张大人,张大人你怎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