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四章 一封国书
    “张大人怎么了?”

    “张大人你醒醒……”

    “太医,快传太医!”

    ……

    礼部尚书正在进言,忽而瘫倒在地,口吐白沫,抽搐不已,吓坏了殿内群臣。

    “不要担心,张大人只是癔症发作,很快就好,没有性命之危。”唐宁上前两步,捏开礼部尚书的嘴巴,用力掐着他的人中,顺便将一颗极小的药丸弹进他的嘴里。

    再顺便的,将他颈后的一只小小蛊虫收进袖中。

    这只“颠蛊”,是苏狐狸送她的保命杀招之一,中蛊者便如同礼部尚书这般,全身抽搐,犹如癔症发作,如果没有解药,半个时辰就毒发而亡了。

    此蛊除了下毒之外,还有预警的作用,一旦唐宁的身边有其他蛊虫靠近,此蛊便能提前感知到,上次唐宁就是靠它才发现那中年女子的蛊虫的。

    此蛊既能下毒,也能入体,后者的威力更大一点,几乎无药可救,但这东西只有一只,唐宁自然舍不得,也不可能因为礼部尚书多说几句话就要他老命。

    小药丸的效用很快,入腹之后,礼部尚书的身体逐渐不再抽搐,表情恢复清明,一脸茫然的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一名官员立刻将他扶起来,心有余悸道:“张大人刚才忽然癔症发作倒地,抽搐不已,可吓死我们了……”

    “癔症?”礼部尚书惊吓道:“本官怎么可能有癔症?”

    那官员指了指他嘴角的白沫,说道:“你自己看。”

    礼部尚书抹了抹嘴,一脸的愕然,唐宁看着他,说道:“张大人还是先去御医那里看看……”

    礼部尚书站在原地感受了片刻,摇头道:“本官已经没事了。”

    唐宁看了看他,问道:“真的没事了?”

    “没事了。”礼部尚书摇了摇头,说道:“本官现在感觉很好。”

    他转过身,看着信王,再次躬身道:“臣刚才说到哪里了,对了,刚才说到择一王室子弟和平阳公主联姻#%*%¥#@#%*%¥……”

    礼部尚书话未说完,癔症又一次发作,再次软倒,口吐白沫,抽搐不已。

    唐宁又一次喂了他一颗药丸,顺便一记手刀将他砍倒,说道:“看来张大人病的很严重,快抬他去找御医吧……”

    两名禁卫得到了信王的示意,抬起礼部尚书,飞快的向殿外跑去。

    殿中一名官员回头看了看,疑惑道:“奇怪了,之前怎么没有听说过张大人有癔症……”

    “张大人病的这么严重还在坚持,实在是让人佩服。”

    唐宁敬佩的回头望了一眼,转头道:“不过,就张大人方才所说的择一王室子弟与公主完婚一事,我觉得并不妥,平阳公主乃是我朝天子最为宠爱的公主,身份超然,地位非凡,若是随意一位王室子弟也能迎娶公主殿下,岂不是轻贱了公主,轻贱了我泱泱大国?”

    何瑞点了点头,上前道:“唐大人言之有理,此事事关重大,使团并不能私自决定,待我们回到京师,贵国可另行遣使过来,再行商议……”

    “不必了。”信王抬眼看了看唐宁,说道:“既然太子已废,这桩联姻,便从此作废,陈楚两国多年友邦,荣辱与共,不是几桩联姻便能影响邦交的。”

    第三百九十四章 一封国书-->>(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不必了。”信王抬眼看了看唐宁,说道:“既然太子已废,这桩联姻,便从此作废,陈楚两国多年友邦,荣辱与共,不是几桩联姻便能影响邦交的。”

    他站起身,又道:“陈楚乃是兄弟之邦,你们此次回去,带上我楚国国书一份,并告知陈国皇帝,我楚国愿与陈国交百世之好,互为兄弟之邦,同心协力,共创盛世……”

    一名宦官举着托盘过来,唐宁双手接过楚国国书。

    国书是国与国之间最具仪式之物,极为重要,往往表明一国的立场与态度,是要备份之后,永留史册的。

    信王和其他官员还有事情要商议,唐宁三人先行离开。

    从殿内出来,唐宁打开这一封极为精致的书册,看了看之后,面色微异,递给何瑞,说道:“何大人,你也看看吧。”

    何瑞匆匆扫了几眼,面色大变,双手颤抖,喃喃道:“这,这……”

    陆腾从他手中接过,看了之后,同样面露震惊之色,看着唐宁,说道:“唐大人,这可怎么办……”

    唐宁摇了摇头,说道:“这不是我们需要担心的事情,回去之后,将之交给朝廷就行。”

    他再次看了这封国书一眼,似乎是有些明白,信王为什么是信王,为什么能在楚国的民间和朝堂得到这么多人的拥戴。

    这一封国书之上所说的,愿与陈国结为兄弟之邦,并不是他们理解的意思。

    楚国和陈国做了多年的兄弟,陈国为兄,楚国为弟,谁是大哥谁是小弟分的很清楚,楚国每年都需要向陈国进贡,以两国国都之间的距离,一来一回,至少要耽搁半年以上的时间,几乎是今年送贡品的使臣刚刚回来,又要准备明年的了。

    但信王这封国书上的兄弟,是平起平坐的兄弟,更加具体一点,便是自今日始,楚国取消了延续十多年的传统,不再每年给陈国朝贡,谓之兄弟之邦。

    此外,楚国还将奉行不和亲,不联姻的国策,没说陈国的公主能不能嫁过来,但楚国的公主绝对不会嫁过去,直接便将康王和端王想要求亲的路堵死了。

    楚国之公主,绝不会作为政治联姻的筹码。

    不称臣,不纳贡。

    可以想象,这一封楚国的国书带回去之后,会在朝堂引起多大的波澜。

    当了这么多年的带头大哥,忽然有一天,手底下的小弟跳上来想要和你平起平坐,任谁心里都不会舒服。

    不管是陈国的百姓和朝臣,乃至于皇帝,在对待楚国的态度上,向来都是以上国自居,而如今,陈国数十年前所建立的那些优势,已经逐渐被楚国赶上,也只有每年一次的朝贡,能给百姓朝臣一点心理安慰。

    如今,这种仅有的心理安慰,也被楚国收回了。

    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次陈国的出使,是一次失败的出使。

    公主没有嫁出去,郡主也没有娶回来,信王上位三把火,第一把和第二把都烧在了陈国头上。

    不过,这是国与国之间的博弈,就算是要怪也怪不到他们头上,谁能想到楚皇这么快会驾崩,又有谁能想到信王会这么硬气。

    唐宁将那封国书收好,不管这次博弈最终是陈国吃亏还是楚国吃亏,反正他不亏,这次出使的两大任务都已经圆满完成了,无事一身轻啊……

    何瑞叹了口气,说道:“此事事关重大,要早日禀告朝廷,唐大人,我们快些回去吧。”

    唐宁走了几步,忽然偏过头,看着站在某处殿前的一道身影,转头对何瑞和陆腾道:“我还有些事情要办,你们先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