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七章 幕后黑手
    那小将被人一剑穿喉,倒在了血泊中。

    一名年轻人从阴影中走出来,看着中年男子,说道:“方才练习箭术,不小心失了手,王爷莫怪。”

    二王子走到已经死去的小将身边,弯腰在他的怀里一阵摸索,摸出了一张白纸。

    白纸上空空如也,并无内容。

    二王子翻来覆去的看了看之后,才将那白纸揉成团丢在地上,目光望向中年男子,说道:“我们一路奔波,好不容易才来到这里,相助周王殿下成就大业,希望王爷不要辜负我们的一番苦心。”

    “本王知道了。”

    周王面色平静的说了一句,转过身正要回房,却忽然闷哼一声,瘫倒在地,蜷缩着身体,喉咙中发出一声声的嘶吼。

    他的脖子和额头之上青筋暴起,皮肤之下,有什么东西在不断的蠕动,冷汗瞬间就将他的衣衫打湿。

    二王子身后的中年女子屈指一弹,一颗药丸便弹进了周王的口中,随后,他的身体逐渐不再挣扎,嘶吼声也慢慢消失。

    二王子看着他,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今天忘记给王爷解药了。”

    他说了一句之后,脸上便露出笑容,说道:“王爷是聪明人,最好不好耍什么花招,要知道,没了王爷,还有世子,我们帮谁不是帮呢?”

    说罢,他再次看了周王一眼,转身离开。

    几人离开许久之后,周王才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将那张纸团捡起,关上房门,缓步的挪到桌前,缓缓坐下。

    他取下灯罩,将那张纸团凑近火焰,纸团缓缓燃烧,在火焰的炙烤之下,纸上逐渐的显现出字迹,最终在火苗下化作飞灰。

    周王看着桌上的灰烬,拳头握紧,最终也只能轻叹口气。

    周王府,巡逻的护卫已经尽数换成了身材魁梧的汉子,衣着和打扮虽然像是汉人,但偶尔交流的语言,却是一种奇怪的音节。

    周王府内,某处大厅中,诸多身着甲胄的将领聚集在一起,正吵得不可开交。

    一名年轻的将领猛地一拍桌子,说道:“信王殿下继位,于国于民都是好事,为何要反?”

    他身旁另一名身材魁梧的汉子面色涨红,怒道:“要反你们反,这事老子不干,好不容易才盼到今天,除了信王爷,还有谁能当皇帝?”

    年轻将领走上前,沉声道:“我也不反!”

    噗!

    他刚刚说完,身体便猛地一颤,低下头,看了看穿胸而过的一柄尖刀,回过头,看着面色漠然的一名男子,难以置信道:“将,将军……”

    男子猛地将长刀抽出,年轻将领大口大口的呕出鲜血,倒地不起。

    男子目光扫视了周围一眼,问道:“还有谁有异议?”

    魁梧汉子双目圆睁,看着那男子,喃喃道:“你,你……”

    他抽出长刀,指着那男子,颤声道:“为了造反,你连多年的袍泽之情都不顾了……”

    噗!

    另一柄刀从他的胸前破出,刀尖上还带着血迹,一名面色阴翳的男子走出来,说道:“违抗军令者,杀无赦。”

    接连两人被杀,房间之内,终于安静下来。

    被称为将军的男子看了看众人,再次问道:“你们还有什么要说的?”

    长久的沉寂之后,终有一人站出来,犹豫了片刻,说道:“我们能占领这五州,已经是借着先帝驾崩,周王回京吊唁之名,方才能出其不意,一举夺下,但此刻消息已经传了出去,所有州府都已有防备,在这种情况下,仅凭我们的人马,无法攻破任何一座州城,更何况,邻近各州一定已经开始集中兵马,等到朝廷的援兵和他们汇合,我们必败无疑!”

    那男子面色平静,他自然知道造反不会成功,但不造反,现在就会死,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比死还可怕。

    他不想死,更不想生不如死。

    他目光扫视一圈,沉声道:“信王大逆不道,谋害先帝,夺朝篡位,犯下人神共愤之罪,人人得而诛之,为了匡扶正室,虽死不悔!”

    “虽死不悔。”

    “虽死不悔……”

    “虽死不悔!”

    ……

    倒在地上的两具尸体身下的血液还在蔓延,众人看着男子手中还带着血丝的长刀,纷纷开口,只是声音却并不那么有底气。

    等到房间之内的众人纷纷退下的时候,一道人影才从后方走出来,看着那男子,点头道:“做的不错。”

    那男子看着他,问道:“可以给我解药了吧?”

    二王子扔给他一个小瓷瓶,说道:“这是三日的解药。”

    男子得了解药,看了他一眼,转身大步离开。

    二王子扯了扯嘴角,说道:“汉人皆是贪生怕死之辈。”

    中年女子从他身后走出来,淡淡道:“哪里都有贪生怕死之人,贪生怕死的汉人有之,无惧生死的汉人也不少。”

    二王子拱了拱手,说道:“对不起,本王忘记了公孙师父也是汉人。”

    中年女子没有再开口,二王子却是叹了口气,说道:“这次的楚国之行,可谓是失败透顶,临行前的任务,竟无一完成,也只能在回程之时,给他们制造一些麻烦,却也没想到,信王的声望居然如此之盛,若不是有公孙师傅在,怕是连一州之地都无法占据。”

    中年女子道:“最长一个月,造反必将被镇压,二王子还是早做打算,以免到时候无法全身而退。”

    二王子点点头道:“公孙师父放心,本王要是没办法全身而退,岂不是白白便宜了王兄,就算是这次的事情不能成功,但也扰乱了楚国的局势,并不是一点儿收获都没有……”

    他在厅内踱着步子,脸上忽而浮现出一丝笑容,说道:“恐怕楚国朝廷死也猜不出来,我们会绕过京都,来了南边……”

    ……

    自从前两天在那位老婆婆的店里吃了一口面,唐宁接下来吃的两顿饭,一滴醋都没有放。

    他站在廊下,一伸手抓住了赵蔓不小心甩过来的鞭子,赵蔓急忙跑过来,关切道:“你没事吧,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唐宁摆了摆手,看向完颜嫣,随口道:“你要是想变的更厉害,最好换一种武器,只用鞭子的话,很难有所进步。”

    完颜嫣其实已经意识到了,她的鞭子虽然用起来顺手,但是遇到厉害一些的人,不仅没有作用,还成了累赘,也想过要不要换一种武器。

    赵蔓对完颜嫣的鞭子垂涎已久,立刻道:“你换了兵器,把这条鞭子送给我好不好?”

    完颜嫣立刻将她的鞭子收回来,说道:“不送。”

    “小气。”赵蔓白了她一眼,说道:“你的衣服和首饰还是我送给你的。”

    完颜嫣瞥了瞥嘴,说道:“那我还给你。”

    她已经向唐宁借了一千两银子了,买了很多自己喜欢的衣服和首饰,虽然没有赵蔓的好看,但是她可不想把自己心爱的鞭子送给她。

    “好啊。”赵蔓看了看她,说道:“你的肚兜也是我的,别忘了一起还回来……”

    “还就还!”完颜嫣伸手就要脱衣服,又看了看唐宁,准备走进房间。

    “算了算了。”赵蔓挥了挥手,说道:“我可不像你那么小气,送出去的东西就是你的了……”

    完颜嫣又走回来,将鞭子递给她,说道:“借你玩两天。”

    完颜嫣和赵蔓虽然性格差异大了些,但年纪相仿,身份也差不多,这些日子相处的还算愉快。

    陈舟从外面走进来,走到他身边,说道:“大人。”

    唐宁看着他,问道:“什么事?”

    陈舟瞥了瞥院子里的赵蔓和完颜嫣,然后又看了看外面,对他挤了挤眼睛,又努了努嘴,再次看向外面。

    这几个动作的寓意倒是很明显,唐宁疑惑的走到外面,转头四下里看了看,看到李天澜站在不远处的湖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