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二章 旖旎
    周王面色略急切,看不出一点伪装的样子。

    唐宁本来想走向床边,周王却率先打开了柜子,小声说道:“床上不安全,你们先躲在这里!”

    唐宁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被他推了进去。

    这柜子本就不大,他一个人躲进来还好,再进去一个人,就显得有些拥挤。

    李天澜并未犹豫,弯腰躲进柜中,周王从外面将柜门关上。

    柜子不宽,也不高,唐宁躲进来之后,只能坐下,背靠着柜壁,李天澜则是坐在他的腿上,两个人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一起,这种姿势,若是换做床上或者什么其他的地方,则像是她躺在唐宁的怀里一样。

    虽然躲进了柜子,但李天澜却并未放松警惕,一手握着剑柄,透过柜子的一丝缝隙,全神贯注的看着外面。

    唐宁靠在柜壁上,温玉满怀,整个柜中都充斥着一种淡淡的香气,他闭上眼睛,深吸口气,默念清心之法。

    房内,周王先是将床帘放下来,这才走到门口,打开房门。

    二王子背着手,从外面踱步进来,问道:“王爷在里面干什么,怎么这么久才出来?”

    “天色已晚,本王刚才已经准备睡了。”周王一边扣着衣扣,一边问道:“二王子这么晚过来,所为何事?”

    “长夜漫漫,闲着无聊,随便转转。”二王子随口说了一句,又问道:“王爷门口的守卫哪里去了?”

    周王看了他一眼,说道:“本王一直在屋内,你们的人哪里去了,本王不知。”

    二王子目光在房内扫视一圈,说道:“刚才在外面,似乎听到房内有人说话。”

    周王瞥了床边的方向一眼,拿起了桌上一本翻开的书,说道:“可能是因为刚才本王在读书,二王子听错了吧。”

    二王子踱步到床前,掀开床帘,望了一眼之后,见床上空无一人,挥了挥折扇,却不小心将之掉在了地上,弯腰捡起的时候,看了看床下,才直起身,说道:“朝廷大兵将至,大敌当前,王爷还有心情读书,真是好兴致……”

    周王道:“本王睡前必须看会儿书才能睡着,倒是二王子,深夜来此,莫非只是为了和本王聊聊天?”

    二王子掂了掂折扇,转而向房间之内的柜旁走去,说道:“我只是来提醒王爷一句,大敌将至,你可不能掉以轻心。”

    啪!

    信王回头看了一眼,见二王子走向柜子,一巴掌拍在桌上,回头指着他,沉声道:“等到朝廷大军到来,兵临城下,你们也没有什么好下场!”

    二王子回过头,大笑两声,说道:“这就不劳王爷费心了……”

    他走过来,将一个瓷瓶放在桌上,说道:“这是三日份的解药,王爷省着点儿吃……”

    说完,他便走出房间,看着两人捂着肚子跑过来,皱眉道:“你们去哪里了?”

    噗……

    他话音刚落,两人的下身便传来了一连串的声音,二王子捂着鼻子,看了他们一眼,怒道:“以后不要乱吃东西!”

    说罢,便快步离开。

    两人低着头,叽哩哇啦了几句,又飞快的跑开。

    信王房间,柜内,见房内已经没有了动静,唐宁才舒了口气,直起身子,说道:“好……”

    “再等……”

    同一时间,李天澜回过头,也只说了两个字,两人的声音便都戛然而止。

    唐宁一直都觉得,男女主角意外撞车这种概率低到发指的巧合,应该只是某些编剧或者作者为了剧情显得更加狗血而设置的,只可能在电视剧或者小说中出现。

    这一刻,他生生的把自己的人生活成了小说。

    柜子里很黑,他看不见李天澜的表情,却似乎感觉到她将手里的剑握的更紧了。

    这一刻,他的脑海里想了很多。

    包括她会不会直接拔剑砍过来,可这柜子里的空间实在太小她应该只能拔一半,以及此时此刻这个情景他明明是第一次经历,为什么会感觉似曾相识,但程度上好像又欠缺了一点,最后就是这种情况下他应不应该伸舌头……

    第四百零二章 旖旎-->>(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包括她会不会直接拔剑砍过来,可这柜子里的空间实在太小她应该只能拔一半,以及此时此刻这个情景他明明是第一次经历,为什么会感觉似曾相识,但程度上好像又欠缺了一点,最后就是这种情况下他应不应该伸舌头……

    留给唐宁考虑的时间并不多,随着“吱呀”的一声,柜子里立刻变得光亮起来,周王站在外面,嘴唇刚刚张开,表情就变的有些呆滞。

    唐宁在下一瞬就感觉到嘴唇上的那种柔软触感不见了,李天澜从柜子里走出来。

    唐宁也爬出柜子,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更加强烈。

    李天澜面无表情,似乎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看着周王问道:“他们是怎么控制你们的?”

    周王看了唐宁一眼,说道:“是一种虫子,钻到人的身体里,发作的时候,真是生不如死……”

    唐宁看着他问道:“是什么虫子?”

    周王想了想,说道:“太快了我没有看清,但好像是蜈蚣。”

    唐宁拿起桌上的小瓷瓶,倒出一颗仔细看了看之后,点头道:“应该是蜈蚣蛊。”

    “能解吗?”李天澜问了一句,目光却看的是别处。

    “能。”唐宁点了点头,又道:“但是如果现在帮他解蛊,那中年女子看上一眼便会察觉。”

    “先不用管我,他们不会杀我的。”周王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才道:“城中有几位主要的将领也被他们控制了,你们先去帮他们,拿到兵权,这一次,一定不能让那些人活着离开。”

    周王从酒壶中倒了一杯水,用手指沾了水,在纸上写了起来。

    唐宁轻轻吸了吸鼻子,才发现酒壶中倒出来的不是酒,是醋。

    想不到陈国的江湖骗子用这一招来骗钱,楚国却已经将之用在了密信上。

    “他们将文房四宝都拿走了,本王只能如此。”周王解释了一句,说道:“这是那些将领的名字,时间紧急,你们要尽快。”

    李天澜接过那张纸,说道:“我知道,王叔你自己小心。”

    “我没事。”周王摇了摇头,嘴角露出一丝苦笑,说道:“只是这次给皇兄添麻烦了。”

    唐宁看了看他,心道这也不算是添麻烦,周王造反,对于刚刚登基的信王来说,是一个很好的立威机会,除了这五州,其余诸州皆能抽出兵力围剿叛军,信王根本不用派出十万大军,这一次出兵,立威的意义,还要重于平叛。

    唐宁走到门口,从门缝中看了看,回头道:“我们快走吧,他们一会儿就回来了。”

    周王走到门口,说道:“你们也要小心。”

    周王府虽然戒备森严,一般高手无法闯入,但是李天澜对这里的一草一木似乎都很熟悉,出了院子,很快就带唐宁出了王府。

    走回客栈,在她准备回房之前,唐宁回头看着她,说道:“刚才的事情,对不起。”

    他说的是刚才在柜子里的事情,虽然不是法式湿吻,但就算是蜻蜓点水,也算是对女子来说非常重要的初吻,一句对不起不能揭过,要杀要剐也随她的便了。

    李天澜脚步顿住,淡淡的说道:“刚才的事情,我已经忘记了。”

    既然她这么说了,唐宁也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说了一声晚安便回到房间。

    客栈的房间之内只有一张床,老郑给地上铺了一张草席,躺在地上,双手枕在脑后,正对着窗户,望着窗外的星星。

    唐宁简单洗漱之后便上了床,白天睡够了,晚上没有一点儿睡意。

    他望着屋顶,随口问道:“老郑,如果你不小心亲了一位姑娘,他没有打你,也没有骂你,你说她是什么意思?”

    郑屠夫望着星星,淡淡道:“你又亲她了?”

    “只是意外而已……”唐宁解释了一句,随后便从床上坐起来,看着郑屠夫,问道:“什么叫又?”

    郑屠夫没有回答。

    事关清白,唐宁从床上下来,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第一次亲的女子就是我家娘子,也只亲过我家……两位娘子……”

    “第一次?”郑屠夫扯了扯嘴角,淡淡道:“呵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