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三章 解蛊
    唐宁对事关清白的第一次和郑屠夫据理力争,可他只是呵呵了一声,就再也不说话了。

    另一处房间,李天澜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客栈之内只有一张床,她和完颜嫣各占一半。

    一刻钟之后,睡在里面的完颜嫣终于忍不住,不满道:“你能不能安静的睡觉,你不睡就不睡,还让不让别人睡了?”

    李天澜伸手点了她的睡穴,于是她便安静的睡着了。

    李天澜双手枕在脑后,静静的望着黑漆漆的房间,清澈的眸子在黑暗中闪动,像极了窗外的星光。

    ……

    唐宁第二天起了大早,敲开隔壁的房门,看到完颜嫣和李天澜也醒了,完颜嫣看起来精神饱满,李天澜看起来则有些精神不振。

    他将买好的早餐放在桌上,看着李天澜,问道:“昨天没有睡好吗,难道她睡觉打呼?”

    “你……”完颜嫣正在洗脸,正要发怒,想到自己怎么都不是他的对手,只好忍了下去。

    “我没事。”李天澜走到桌前,说道:“一会儿我出去收集情报,你在这里等着。”

    “好。”唐宁应了一声,却在心里暗叹口气,她居然真的忘记了昨天的事情,看来在她心里,只有国事才算得上重要。

    吃完早饭之后,她便走出了客栈。

    唐宁这次没有和她一起出去,今天晚上会有许多事情要做,他也要提前做些准备。

    唐宁在调配一些药粉,完颜嫣好奇的在他身边走来走去,唐宁一边调配,一边随口问道:“如果有一个男子不小心亲了你,你会怎么办?”

    老郑到底是一个只懂杀猪不懂女子的屠夫,这种事情,还是问女子好一点,虽然完颜嫣只能算是半个,但也比老郑靠谱。

    完颜嫣看了他一眼,问道:“你在和我说话?”

    “这里除了你和我还有谁?”

    完颜嫣想了想,说道:“要么嫁给他,要么杀了他,只有我的丈夫才能亲我。”

    唐宁好奇的问道:“你们草原女子也在乎这些?”

    完颜嫣哼了一声道:“我在乎!”

    唐宁摇了摇头,看来初吻对于女孩子来说的确意义非凡,她连打屁股都不在乎,也会在乎这个。

    完颜嫣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退后两步,看着唐宁,警惕道:“你想要做什么?”

    唐宁安慰她道:“放心,你长得很安全,我对你没什么想法。”

    完颜嫣想了想,大怒道:“你什么意思!”

    女人就是这样,对她有想法也不行,没想法也不行,不愧是这个世界上最难懂的生物,就连草原上的小野马都不能免俗。

    李天澜中午的时候才回来,走进房间,说道:“那些人的住址我已经打听到了,天黑我们就行动。”

    完颜嫣看了看他们,问道:“天黑你们要去干什么?”

    唐宁敲了敲她的脑袋,说道:“你是俘虏,不该问的不要问。”

    完颜嫣瞪了他一眼,目光就望向别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沧州作为周王的封地,这次叛乱的中心,早在多日前就变的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尤其是这几日,朝廷的平叛大军即将到来,城中的气氛更加凝重,天色未暗,街上除了巡逻的兵士,就没有了任何人影。

    第四百零三章 解蛊-->>(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尤其是这几日,朝廷的平叛大军即将到来,城中的气氛更加凝重,天色未暗,街上除了巡逻的兵士,就没有了任何人影。

    五州集结的军队早已退回城内,等待着即将到来的那一战,这其中,虽然有不少兵将并不愿造反,但军令如山,在数十条人命被大将军抹杀掉之后,军中的几次哗变也被血腥镇压,便再也无人敢忤逆命令。

    城内某处府邸。

    一名身着甲胄的青年将领痛苦的蜷缩在地上,额头青筋暴起,浑身抽搐不已,他强忍着体内传来的痛苦,艰难的爬起来,从桌上取过一个药瓶,从中倒出一粒药丸吞了下去。

    许久,他的呼吸才逐渐平息,脸上的潮红褪去,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衣衫被汗水湿透。

    他倒了杯茶,刚刚端起茶杯,忽然转过身,警惕的看着房间的某个角落,大声道:“谁!”

    不知何时,房中已经多了一男一女两道身影。

    当他看清左边那女子的长相时,双腿一软,跪倒在地,颤声道:“郡……,公主!”

    李天澜走上前,说道:“徐将军不用再说了,沧州发生的事情,周王已经全都告诉我了。”

    青年将军低着头,说道:“公主,末将自知罪无可恕,徐某死不足惜,但沧州的将士们是无辜的,还请公主再多留我苟活几日,待朝廷的大军到来,徐某便命手下的将士出城投降,若是将士们被叛将驱使,必定会死伤惨重,朝廷的大军也会有所死伤……”

    “我知道徐将军是被迫的。”李天澜看了看他,又望向唐宁,问道:“能救吗?”

    唐宁看着她,说道:“去掉那个吗。”

    刚才这青年体内蛊动之时,他已经看到了,他所中的,应该也是蛊,不是毒。

    蛊毒不分家,单单是蛊虫的作用,也有很多种,像是唐宁曾经使用过的癫蛊,就是通过叮咬来传播毒素,有的蛊虫则是潜伏在人的体内,四处游走,可以将人体的五脏破坏殆尽,还有的蛊虫在人的体内产卵,吸取养分,待到虫卵破体之日,神仙难救。

    周王和这青年将军所中的,都是第二种。

    唐宁从袖中取出一个小小的玉盒,这才是苏媚给他的终极宝贝。

    他将这玉盒打开,从中取出一只寸许长,通体晶莹的虫子来。

    此虫似蚕又非蚕,苏媚说这是“冰蚕蛊”,乃是蛊中之王,可攻可守,攻则无物不克,守则百蛊不侵,什么蜈蚣蛊,阴蛇蛊在它面前,完全就是小意思。

    只是感受到冰蚕蛊的气息,它们便会躁动不安,逃离宿主。

    唐宁看了看那青年将军,说道:“伸手。”

    那将军虽然不知道他的用意,看了看李天澜,还是乖乖的伸出了手。

    唐宁将冰蚕放在他的手心,青年将军盯着看了片刻,忽然面色一变,捂着胸口,大口的呕出黑色的污血。

    污血之内,还有一条手指长短,筷子粗细的虫子在不断的蠕动。

    唐宁拔出桌上的长刀,将那虫子斩成两半,之后便将冰蚕蛊又收了回来。

    他看了看李天澜,说道:“他的蛊解了。”

    那将军见从他的体内呕出这种恶心的虫子,扶着桌子,不停的干呕,用了一壶茶水漱口,面色才稍微变的好了些。

    他单膝跪地,沉声道:“多谢公主相救,末将徐凌,但凭公主差遣!”

    李天澜道:“你先在府中整兵以待,等我们救了其他人,再通知你。”

    青年将军看着她,咬牙道:“公主,几位将军要救,但张大元一定要死,他已经投靠了那些草原人,杀害我数名袍泽,他若不死,被杀害的将士们在天之灵也无法安息!”

    从这位青年将军的口中,唐宁得知了这位张大元原本是沧州主将,被草原人挟持之后,主动投靠了他们,并且杀害了不愿意谋反的数名将领,其他人为了自保,也为了能够掌控手下的兵将,只能先假意答应。

    百余草原蛮子之所以能这么快的掌控沧州,这位张将军功不可没。

    李天澜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

    青年将军躬身道:“末将这就整顿兵马,听候公主差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