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七章强吻
    完颜嫣离开了,走之前恢复了她们肃慎人的装扮,只带走了那些草原人的骨灰,将她最喜欢的经常被唐宁称之为“玩具”的鞭子留给了赵蔓。

    她没有让人相送,只是向唐宁借了一匹马,孤(身shen)一人离开。

    唐宁不知道她最后明白了什么,但有一点毋庸置疑,经此一事之后,残酷的生活终于对她这位单纯的少女下手,完颜嫣再也不是以前那个没心没肺的小蛮妞了。

    世界是残酷的,但生活还要继续,完颜嫣有她的信念,唐宁也有自己的坚守。

    平叛大军一(日ri)后正式赶到沧州,虽然已经没有了什么叛乱可平,但他们此行的最大目的,就是扬威,能不费一兵一卒便取下五州,自是皆大欢喜。

    大军穿城而过,百姓们夹道相迎,锣鼓喧天,好不(热re)闹。

    赵蔓她们被安顿在驿站,唐宁和老郑过去的时候,赵蔓已经在门口翘首以盼。

    看到唐宁时,她快跑了几步,又意识到这里是在外面,生生的止住步子。

    唐宁将那条鞭子递给她,说道“这是完颜嫣送你的。”

    “这是她最喜欢的东西,那小蛮子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赵蔓接过鞭子,惊讶道“她人呢”

    “走了。”

    “啊”赵蔓惊讶道“她的那些东西都不要了吗”

    走进驿站的时候,她才瞥了瞥嘴,说道“还说她们草原人最讲义气,什么嘛,连声招呼都不打就走了”

    滞留京都的那段(日ri)子,完颜嫣教赵蔓使鞭子,顺便从她那里蹭了不少首饰珠宝,两人也算是建立了浅浅的友谊,赵蔓对她的不告而别颇有微词。

    唐水站在院子里,看着他问道“没事吧”

    “没事。”唐宁拍了拍自己的(身shen)体,说道“让你们担心了。”

    赵蔓点了点头,说道“你不在的那几天,表姐可担心你了”

    唐水看了他一眼,说道“你要是有事,小姑会难过的。”

    女人总是口不对心,这几(日ri)跟在大军后面急行军,所有人都很疲惫,唐水回房休息,赵蔓则是精神十足的玩着鞭子。

    她自己玩了一会儿,就走过来看着唐宁,问道“她不是最喜欢她的鞭子了吗,为什么要送给我”

    唐宁舒了口气,说道“可能她觉得使刀会更厉害吧。”

    软鞭在真正的江湖人士看来,不过就是玩具而已,在某种场合下,它的确只是玩具。

    完颜嫣弃鞭使刀,是因为她已经不需要这些玩具了。

    唐宁的目光望向赵蔓,虽然人总是要成长的,但他却也希望赵蔓永远不要像完颜嫣一样的成长,这个世界上需要草原上的刁蛮公主,也需要天真烂漫的嘤嘤少女。

    赵蔓抬头看着唐宁,见唐宁也看着她,低头轻轻搓着衣角,红着脸道“你都看得人家不好意思了”

    唐宁刚才有些失神,回过神后,开口道“公主休息一会吧,我先回去了。”

    “还叫公主”看着唐宁离开,赵蔓跺了跺脚,又有些懊悔,喃喃道“刚才为什么要说不好意思呢”

    唐宁回到自己的院子,看到老郑坐在屋檐下磨刀。

    他将几只死去的蛊虫晾晒在廊下,准备等到晾干了带回去,问问苏媚,能不能借此看出那中年女子的来历。

    她明显是汉人,却为草原做事,看起来地位颇高,还懂蛊术,(身shen)上疑点重重。

    老郑偏过头看了一眼,问道“这就是那女人养的蛊”

    唐宁点了点头,说道“可惜被那女人跑了。”

    “现在懂蛊术的人不多了。”老郑摇头说了一句,低下头继续磨刀。

    唐宁总觉得老郑似乎知道些什么,还没来得及问,便看到李天澜和周王从外面走进来。

    周王走进院中,对他拱了拱手,说道“唐兄弟。”

    周王对他的称呼从“唐大人”到“小兄弟”再到“唐兄弟”,也不考虑考虑辈分,他是李天澜的王叔,李天澜的王叔和自己兄弟相称,她不就成了他的侄女

    唐宁拱手回礼,说道“见过周王。”

    “不用这么客气。”周王挥手道“这一次若不是唐兄弟,本王怕是凶多吉少,那些草原恶徒,也不会这么快的伏诛,原想好好谢谢唐兄弟,怎奈事(情qing)紧急,本王今(日ri)便要回京请罪,以后若有机会,再谢唐兄弟的救命之恩。”

    唐宁看了看李天澜,问道“你们要走了”

    周王接口道“沧州危局已解,大军还要停留几(日ri)才会回京,但我们今(日ri)便要启程了。”

    唐宁看着李天澜,笑道“一路顺风。”

    李天澜平静道“这次的事(情qing),谢谢你了。”

    唐宁挥手道“不客气。”

    周王看了看他们,说道“你们聊,本王先走了。”

    李天澜挥了挥手,说道“众将已经在城外等待,没时间了。”

    她看向唐宁,说道“保重。”

    唐宁点了点头,“保重。”

    很简单的告别,甚至有些生疏,唐宁能够感受到这其中有一份刻意的因素在里面,看着她转(身shen)离去,他只是笑了笑,洗了手,坐在老郑旁边晒太阳。

    老郑磨好了刀,将之重新别在(身shen)后,说道“她喜欢你,你看不出来吗,不想把她留下来”

    “看的出来。”唐宁伸了个懒腰,说道“可她是李天澜啊,她属于楚国,她的心也在楚国,她若想走,谁也留不住。”

    她刚才的态度已经表明了一切,唐宁很了解她,一个喜欢女扮男装,梦想是治国安邦,征战沙场的公主,可不会因为“喜欢”这两个字就放弃梦想,投(身shen)儿女(情qing)长。

    这其实才是她和赵蔓最大的不同之处。

    老郑站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年轻人,不要以为很懂女人”

    驿站之外。

    周王看着李天澜,问道“就这么走了”

    李天澜脚步顿住,袖中的拳头紧握。

    周王背着手,说道“反正以后也不可能再见到了,想做什么就做吧,宁愿现在后悔,不要以后后悔”

    (身shen)后许久都没有传来声音,周王回过头,诧异道“人呢”

    房间之内,唐宁倒了杯茶,准备润润嗓子,一抬头,就看到了李天澜从门口大步走进来。

    他看了看她,问道“还有什么”

    他只说了几个字,就被她直接堵住了嘴。

    她用自己的嘴堵住了唐宁的嘴,唐宁下意识的挣扎,却被她伸指点在肩头,(身shen)体再也不能动了。

    不同于前两天的偶然撞车,这是真正的吻,强吻。

    唐宁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居然会被人强吻,被他认为的最冷静最理智最不可能冲动的李天澜强吻。

    她的动作很生涩,也很狂野,唐宁(身shen)体不能动,呆愣愣的站在原地,心中除了震惊和意外,还有一点点的屈辱。

    光天化(日ri)之下,他居然被一个女人给用强了。

    奇怪的是,那种熟悉的感觉,居然再次涌上心头,他总觉得,此(情qing)此景,似乎在什么地方发生过一样。

    赵蔓站在房门口,怔怔的看着这一幕,(身shen)体颤抖,脸色苍白。

    “住口”她从外面冲进来,声音里面呆着哭腔,委屈道“我还没亲呢”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