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一章 公孙影
    一秒记住

    唇脂就是后世的口红,被周王提醒之后,唐宁用李天澜送的手帕擦掉唇脂,目送着她们一行人消失在官道上。

    直到前方连一丝影子都看不见了,他才缓缓收回视线。

    三年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也不算太长。

    没有足够的身份地位,想要光明正大的娶一个公主老婆谈何容易,更别说娶两个。

    毕竟他又不是皇帝,想娶哪个娶哪个,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几乎只有造反一个途径。

    可造哪个的反呢,虽说关于造反这件事,理论经验丰富的他心里有一整套的流程,但一来名不正言不顺,二来……,无论造两个老丈人谁的反,以后的夫妻关系都难以和谐,不是可取之道。

    唐宁一时间陷入两难的境地,略有些头疼。

    反正一时间也想不通,他摇了摇头,不再想这件事情,还是先回沧州,赵蔓还在驿站等着呢。

    那中年女子被他扛起来扔在马上,这女人心肠歹毒坏得很,唐宁也根本没有将她当做女人,让她趴在马背上,再次回头望了一眼,扬了扬马鞭,向着沧州城的方向而去。

    沧州,驿站。

    赵蔓在院子里踱着步子,时而望着唐水,问道:“表姐,他怎么还不回来?”

    唐水看着她,说道:“公主叫我唐水就好。”

    赵蔓跑过去,拉着她的手,说道:“这里又没有外人,你是他的表姐,也就是我的表姐。”

    唐水看了看她,在心中叹了口气。

    她之前见过平阳公主不少次,但她却何曾对自己这么客气过?

    他的这位表弟,什么都好,最好的便是女人缘,陛下最宠爱的公主,显然已经对他彻底倾心,那位楚国公主对他的情愫,瞎子也看的出来,这还不是全部,就连有着京师第一美人之称的苏媚,似乎对他也有一些别样的居心。

    赵蔓像是想到了什么,忽然紧张的问道:“表姐,他会不会不回来了?”

    唐水无奈的安慰道:“不会的,再等等吧。”

    赵蔓无聊的在院子里玩着鞭子,某一刻,唐宁从门外走进来,说道:“我回来了。”

    赵蔓立刻丢下鞭子跑过来,左右看了看,见只有唐宁一人,眼睛便弯了起来。

    想到刚才在房间里发生的事情,她又有些害羞,低声说了一句“你回来了”,就跑回了房间。

    唐水看了看他,问道:“她走了?”

    唐宁点头道:“走了。”

    “出使一趟楚国,身边多了两位公主。”唐水取出手帕,伸手擦了擦他的嘴角,说道:“我看你回去怎么和小如小意交代。”

    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作为女子,赵蔓和李天澜都如此的勇敢果断,有情有义,他也不能畏首畏尾的做缩头乌龟。

    至于怎么和她们交代,大不了回去一个人睡书房……

    两名禁卫押着那中年女子进来,陈舟走上前,说道:“大人,人带来了。”

    唐宁看了看她,又看着陈舟,说道:“以后随便绑绑就行了,不用这么认真。”

    陈舟拱手道:“属下知道了。”

    唐宁挥了挥手,说道:“先把她带进去。”

    见陈舟押着这中年女子进去,唐水看着他,问道:“她是谁?”

    唐宁解释道:“从二王子身边跑掉的那名女子,我有些事情要问她。”

    唐宁走进房间,看着陈舟,吩咐道:“找张椅子让她坐着。”

    虽然她武功不俗,但全身使不上力气,又颠簸了一路,现在能站起来已经很不错了。

    唐宁搬了张椅子坐在她的对面,问道:“姓名?”

    中年女子睁开眼,漠然的看了看他,眼睛又闭上。

    唐宁现在终于明白,完颜嫣为什么从来不拿自己当人质,有其师必有其徒,原来她的师父比她还要嚣张。

    他伸出手,手心上躺着一只小小的甲虫。

    他看向中年女子,问道:“知道这是什么吗?”

    中年女子再次睁开眼睛,淡淡道:“这世上懂得炼制癫蛊的,只有我和姓白的,你是她的徒弟,难道她没有告诉过你我的名字?”

    “我不认识你说的姓白的。”唐宁看着她,说道:“你最好老实一点,我不是二王子,不会对你客气,你知道癫蛊,也知道被它咬了会怎么样吧?”

    “你拥有癫蛊,又有冰蚕蛊,你不可能不认识她。”中年女子看着他,说道:“你的癫蛊和冰蚕蛊是哪里来的?”

    唐宁拍了拍桌子,说道:“是你在问我还是我在问你?”

    中年女子皱眉道:“你不认识白锦?”

    “没听过!”唐宁看着她,说道:“我再问最后一遍,你叫什么名字?”

    中年女子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说道:“公孙影。”

    唐宁抿了口茶,又问道:“你和二王子来楚国的目的是什么?”

    中年女子淡然道:“破坏陈楚结盟,阻止信王上位。”

    完颜部的目的倒是很单纯,想尽办法的削弱两国力量,只可惜派出来的队伍太弱了,除了她和完颜嫣之外,连二王子都牺牲了。

    唐宁看着她,问道:“你是汉人,为何要替他们做事?”

    中年女子目光直视着他,问道:“你是陈国人,你们的公主嫁的是太子,为何要替楚国信王做事?”

    唐宁解释道:“因为信王是我的岳父。”

    这个理由已经很充足了,一个是抢他的女人的废物太子,一个是他未来的岳父,帮谁不帮谁,是再也简单不过的事情。

    虽然这位便宜岳父总是看他不顺眼,还老是挖坑让他跳,甚至还想让他和澜澜结拜兄妹,但说到底,便宜岳父也是岳父。

    中年女子张了张嘴,无言以对。

    唐宁看着她,说道:“该你回答了。”

    中年女子闭上眼睛,说道:“各为其主。”

    唐宁看了看她,当她的主子也真是造孽,到头来连具全尸都没有留下。她总觉得这女人身上有什么疑点,但又说不清楚疑在哪里,根据她所说的话猜测,她好像真的和苏媚有什么关系。

    具体有什么关系,等到回去问过她再说。

    唐宁看着陈舟,说道:“先把她带下去吧。”

    陈舟点了点头,挥手道:“带走!”

    走出门,一名禁卫望向陈舟,想了想,问道:“头儿,需不需要把她松绑了送到唐大人房里?”

    陈舟看了看那面色蜡黄的中年女子,在那禁卫的头上抽了一巴掌,没好气道:“你瞎啊你,松什么松,送什么送,再找条绳子绑紧了,关柴房里!”

    那禁卫看着他,说道:“以前的人质不都是松了绑……”

    “现在和以前能一样吗?”陈舟又一巴掌抽上他的脑袋,怒道:“你是不是傻,是不是傻!”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