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三章 屠夫与蛇
    一秒记住

    沧州本就已经靠近楚国南边,启程数日,队伍已经驶出了辽州,再往前,就到陈国疆土了。

    “阿嚏!”

    唐宁揉了揉鼻子,虽说他们一路都在向南行驶,但天气如今已经入了秋,还是越来越冷,晚上要提醒赵蔓换厚被子了。

    前方就是十里林,当初他们来的时候,在那里遇到了伏击,辛亏他机智的和对方交换了人质,才将危机消弭与无形。

    何瑞从马车上下来,看着前方的林子,面色复杂。

    陆腾骑着马过来,说道:“今天夜里,怕是又要在林中露宿了。”

    “那就加快速度吧。”唐宁看着前方的林子,说道:“今天住一晚,明天晚上就能在封州休息了。”

    陆腾点了点头,看着后方,说道:“继续前进!”

    随着队伍渐近,林中忽然有人影出来,禁军们先是摆出防御的架势,但见对方只有几人,便过去一队,问询情况。

    不多时,陆腾便带了几人过来,说道:“唐大人,他们是十里林的匪首,这次是来给我们带路的。”

    为首的一人立刻道:“不不不,这位将军,我们已经从良了,不是贼了。”

    那人看着唐宁,期待的说道:“大人,我们现在已经从良,不当贼了,而且每天都听您的吩咐,多做好事,惩恶扬善……”

    唐宁差点儿都忘记了还有这一茬,点了点头,说道:“你们做的很好。”

    那人搓了搓手,说道:“既然如此,大人,能不能把解药给我们,我们保证,服下解药以后,还是会和以前一样,只做好事,不做坏事,惩恶扬善,广积福报……”

    唐宁挥了挥手,说道:“其实你们没有中毒。”

    现在下毒,一年之后才发作,不知道世界上有没有技术含量这么高的毒,至少唐宁自己没这个本事。

    那人怔了怔,干笑道:“大人说笑了……”

    唐宁看着他,问道:“你不信我?”

    那人哆嗦了一下,立刻道:“信,信,我们以后还是会多做善事,一年以后,大人可一定要派人送解药来……”

    说真话他不信,唐宁也没有什么办法,那匪首不敢再多言,陪笑道:“小的去前方给大人带路……”

    有这些地头蛇带路,这次从十里林到封州,要比上次顺利的多。

    到了封州,唐宁才惊讶的发现,那匪首说的居然是真的。

    他们是不是从心里改邪归正不说,至少在行动上已经做到了,这两个月,封州忽然多了一个好人帮,帮中兄弟数百人,以做好事传爱心为宗旨,修桥铺路,打地痞惩流氓为第一要义,在封州收获了百姓不少的叫好声。

    不管是不是发自真心,他们的行为都值得称赞,唐宁将一包药粉扔给他,说道:“一碗水化开,每人喝一口便可解毒。”

    这药粉其实是从楚国买的胭脂,花瓣做的,纯天然无添加,他这次回来买了不少,除去给赵圆代购的,还有好多好多。

    “谢谢大人,谢谢大人。”曾经的十里林匪首,如今的好人帮帮主跪倒在地,感激涕零。

    唐宁摆了摆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他走回驿站,看到陈舟时,叮嘱道:“看好那个女人,别让她跑了。”

    “大人放心吧。”陈舟拍了拍胸脯,说道:“用了三根绳子,绑猪都没有绑过这么紧,她越挣扎越紧,跑不了的。”

    唐宁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不错。”

    虽然和完颜嫣一样是俘虏,但这位公孙大娘在这里的待遇就没有这么好了。

    她武功不俗,又懂得蛊术,虽然她的蛊虫都被唐宁搜出来烧掉了,但以免意外,她一路上都是被绑着,也没有资格独自乘坐一辆马车,而是被塞在货车里,驿站里也没有她单独的房间,只能在柴房里凑合。

    对付这种危险分子,丝毫不能麻痹大意。

    回去的这一路他可谓是归心似箭,一点也不愿意耽误,到封州的时候已经是下午,而他打算明天早上就再次启程。

    如果路上不耽搁什么时间的话,十月初就能回去了。

    他走回院子,老郑手里拎着刀,在院子里转了转,问道:“看见我的磨刀石了吗?”

    “没有。”唐宁摇了摇头,说道:“你去问问厨子吧,驿站里肯定也有。”

    老郑的刀不常用,但却总爱磨,三天两头拿出来磨一磨,不知道这是什么癖好。

    要说用刀,他只是喜欢用它切猪耳朵,晚上下酒。唐宁不得不承认,老郑切出来的猪耳朵,薄厚适中,真的比一般屠夫切得好吃。

    郑屠夫走到厨房,问正在灶前忙碌的厨子道:“有磨刀石吗?”

    厨子正在忙着做饭,头也没回,说道:“有,就在隔壁柴房,你自己去找找。”

    郑屠夫推开柴房的木门,四下里寻找起来。

    柴房正中的柱子上,中年女子被绑在那里,郑屠夫的目光在她身上一扫而过。

    中年女子看着他,某一刻,忽然开口问道:“你在找什么?”

    郑屠夫四下里看了看,问道:“有没有看到磨刀石?”

    中年女子低下头看了看,抬起脚又踩下去,说道:“在我脚下,你过来取吧。”

    郑屠夫目光望过去,果然在她的脚下发现了一块深色的石头。

    他走到中年女子身边,弯下身子。

    中年女子双目微凝,眉头挑了挑。

    与此同时,她头上的一根发丝忽然飘落,在空中扭动了几下,仿若活物一般,直奔郑屠夫的面部而去。

    仔细看去,才发现那物要比发丝粗上许多,转瞬就要钻进郑屠夫的鼻中。

    中年女子面上带着一丝冷笑,那是她最珍贵的银线蛇王蛊,平日里潜藏在头发中,也是她最后的保命绝招。

    银线蛇王速度极快,距离这么近,哪怕是绝顶高手也无法闪避,更何况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屠夫?

    郑屠夫抬起头,随手一捏,那物便被他捏住了首部,身体还在不停的扭动。

    他用拇指和食指搓了搓,那物便停止了挣扎,一动不动。

    他拍了拍手,像是掸去灰尘一样,抬头看着那中年女子,说道:“银线蛇王,藏得够深啊……”

    中年女子双目紧缩,颤声道:“你怎么知道……”

    眼前之人不仅知道银线蛇王,捏死她最厉害的蛊虫,就像是捏死一只蚂蚁,将中年女子最后的希望摧毁之余,也让她心中惊诧万分。

    郑屠夫摇了摇头,说道:“万蛊教剩下的人不多了,不想着将教统传承下去,跑到草原上凑什么热闹?”

    听到“万蛊教”这三个字时,中年女子的面色首次大变,厉声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就一杀猪的,没别的意思,只是你踩着我的磨刀石了。”郑屠夫蹲在地上,说道:“乖,抬脚……”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