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五章 隐情
    一秒记住

    “那是自然。”唐宁一边给小如描眉,一边解释道:“这都是和秀儿学的,去楚国的路上,公主嫌闷想出去,我就用她练练手,带她偷跑出去,时间久了,手艺自然就长进了,在她身上多练练,帮你们画的时候,也不会出错……”

    这件事情,肯定要告诉她们,但不是现在,今天白天还有一些事情,晚上再和她们坦白。

    钟意松了口气,说道:“幸亏这次只是有惊无险,相公和公主能安然的回来,真是太好了。”

    “有我在,怎么会有危险呢。”唐宁笑了笑,说道:“公主这次回来,还买了许多礼物给你们……”

    帮她们画好了眉,在她们换衣服的间隙,唐宁已经穿好衣服走出房间。

    钟意坐在床边,轻轻的叹了口气。

    苏如抬头看了看她,诧异道:“姐姐,怎么了?”

    钟意看着她,问道:“傻妹妹,如果是你,你愿意让除了相公之外的男子为你画眉吗?”

    “当然不愿意。”苏如摇了摇头,说道:“除了小宁哥,谁都不可以。”

    她说完才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抬起头,问道:“姐姐的意思是说,公主喜欢小宁哥?”

    钟意点了点头,说道:“公主离京之前,我就看出来了。”

    苏如怔了怔,才问道:“那,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我看相公什么时候才会坦白,他要是继续瞒着我们,就让她睡一个月的书房……”钟意轻哼一声,又看着她,说道:“我知道你总是向着相公,可这件事情,你不能告诉他,喜欢相公的女子那么多,我们姐妹要一条心,要不然,以后家里不知道要多出多少妹妹……”

    苏如挽着她的胳膊,说道:“我知道的,姐姐放心吧……”

    ……

    唐宁走到院子里,碰到晴儿端着木盆走过来,看着她问道:“晴儿,你干什么去?”

    晴儿抬起头道:“老爷和夫人都等了好久了,我帮小姐梳妆……”

    唐宁挥了挥手,说道:“不用了,她们换好衣服就出来。”

    “哦。”晴儿呆萌的点了点头,说道:“那我去把水倒了。”

    “等等。”唐宁想到一件事情,叫住她,问道:“唐夭夭呢,昨天怎么没见她,她不在京师吗?”

    “她在啊。”晴儿摇了摇头,说道:“昨天早上姑爷回来之前,她还过来了呢。”

    昨天连方小月都翘课跑过来迎他了,唐妖精居然到现在都不露面,唐宁站在院子里,小声道:“连面都不露,还是不是朋友了,真不像话……”

    唐夭夭从墙外飞过来,怒道:“说谁呢你!”

    唐宁看着她,诧异道:“你听墙根?”

    “什么听墙根,我凑巧听到你说我坏话!”唐夭夭瞪了他一眼,问道:“我的礼物呢?”

    唐宁挥手道:“都在车里,你到时候随便挑。”

    唐夭夭瞥了瞥他,说道:“算你有点良心,不枉我这半年来替你看着店铺。”

    这句话说的就不对了,唐宁看着她,说道:“这不仅是我的店铺,也是你的店铺,这些店铺就像我们共同的孩子……”

    唐夭夭脸色通红,羞恼道:“呸,谁和你有孩子了!”

    “我就是一个比喻。”

    “比喻也不行!”

    ……

    唐宁不乱比喻了,唐夭夭不满的看着他,说道:“这段时间,所有的事情都是我一个人管,你连一句辛苦都不说。”

    “好好好……”唐宁不和她计较,说道:“这半年多,你辛苦了……”

    唐夭夭一巴掌拍在石桌上,更加生气:“你以为说一句“辛苦”就完了吗?”

    唐宁怔了怔,又道:“那从现在开始,所有的事情都由我来做,你好好歇息一段时间,怎么样?”

    唐夭夭瞥了他一眼,问道:“我好不容易才把这么多店铺打理好,你刚回来就想夺权?”

    唐宁愣了一瞬,扶着额头,说道:“那你说怎么办吧……”

    唐夭夭却是没有再继续为难他,瞥了瞥他,问道:“你这次去楚国,见到李天澜了吧,有一年多没见到她了,还挺想念她的。”

    “其实也不用太过想念。”唐宁看着她,安慰道:“以后有的是机会见。”

    唐夭夭挑了挑眉,问道:“什么?”

    “我是说……当然见到她了。”唐宁想了想,说道:“她现在可是公主,深受百姓爱戴,对了,我们有一次还说起你。”

    唐夭夭表情一动,问道:“她说我什么?”

    唐宁道:“她说你主动,强势,还说你很有魅力。”

    唐夭夭撇了撇嘴,一脸不信,“她会这么说我?”

    唐宁伸出手,说道:“我发誓,我说的都是真的。”

    也不知道唐夭夭到底信没信,只是傲娇的看了他一眼,说道:“我要去看我的礼物。”

    唐宁在离开京都之前,给她们所有人都买了礼物,赵蔓一路走回来,又买了几大车,现在家门口停了十几辆马车,连丫鬟下人都人人有份。

    唐宁挑了一车的礼物,亲自带着来到了天然居。

    其实此行他最应该感谢的是苏媚,他用来保命或是压箱底的东西,全是她临行前送的。

    他敲了敲苏媚的院门,里面没有传来声音,不过院门没关,唐宁推门进去,看到小桃蹲在院子里玩蛇。

    小桃抬头看了看他,先是一怔,随后就撇了撇嘴,转过身,将屁股对着他,明显对他不屑一顾。

    他出门在外半年,自然没有什么得罪小桃的地方,好奇的走过去,问道:“你怎么了?”

    小桃冷哼了一声,转了个圈,继续将屁股对着他。

    唐宁不再理会她,问道:“你们家小姐呢?”

    小桃撇了撇嘴,说道:“出去了。”

    唐宁再次看了一眼不知道生什么闷气的小桃,走到后院,翻墙进去。

    隐蔽的小院中,唐妤和唐水坐在亭中,唐水在叽叽喳喳的和她说着什么。

    唐宁走过去,坐下来,说道:“娘,我回来了。”

    “回来了就好。”唐妤笑了笑,看了唐水一眼,从袖中取出一个手镯,递给唐宁,说道:“你替娘把这只镯子送给公主,楚国那位姑娘,等到她回来了,我再亲自给她。”

    唐宁看了看唐水,不用说,她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和盘托出了。

    他接过镯子看了看,这镯子成色很好,算得上是精品中的精品,更重要的是,这种镯子小如有,小意有,唐水也有,现在又要送给赵蔓,听起来,好像还给李天澜留了一只……

    连唐宁也不知道,她手里还有多少只这样的镯子。

    这时,唐妤又看向他,说道:“你什么时候把公主带过来,让娘看看……”

    唐宁略显尴尬的点了点头,说道:“过两天我就带她过来。”

    他在院内坐了小半个时辰,才重新走到前院,小桃已经没有在玩蛇了,自己在秋千上坐着一荡一荡的。

    唐宁走过去,问道:“你们小姐还没有回来?”

    “哼!”小桃瞪了他一眼,别过头去。

    唐宁双手环抱,看着她,诧异道:“我有得罪过小桃姑娘吗?”

    “你是没有得罪过我。”小桃从秋千上跳下来,双手叉腰,气呼呼的说道:“可是你把最珍贵的蛊虫带走了,害得我们家小姐被婆婆罚跪了三天三夜……”

    唐宁站在原地,怔怔道:“你说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