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六章 苏媚
    一秒记住

    从被他暂时关押在县衙大牢的那位公孙大娘当时的表现来看,冰蚕蛊在蛊虫中并不凡,有着万蛊之王的称号,一路之上,唐宁利用它解决了不少难题,也化解了很多困境。

    可他没想到,冰蚕蛊并不是苏媚所有,而是她为了自己,从那老妪那里偷来的,还为此受到了不轻的惩罚。

    小桃撇了撇嘴,说道:“你都不知道我家小姐对你多好……”

    唐宁看着她问道:“你们家小姐去哪里了,什么时候回来?”

    小桃冷哼一声,偏过头去不说话。

    唐宁看了看她,走出门外,对几名下人道:“把东西都搬进来吧。”

    这次来天然居,他带了整整一车的礼物,其中一半都是给苏媚的。

    他从中挑了几个礼盒递给小桃,说道:“这是给你的礼物。”

    小桃撇了撇嘴,说道:“别以为用这些礼物就可以收买我------这是什么东西?”

    唐宁看了看,说道:“也没什么,就是点妆阁的胭脂,馥郁坊的香包……”

    “啊!”小桃惊呼一声,眼前一亮,说道:“点妆阁在楚国京都,我们这里根本没有卖的,一盒胭脂在京师能炒到天价,还有价无市,馥郁坊的香包也赫赫有名,京师根本没有几个人有,你怎么可能……啊,你就是从楚国回来的!”

    唐宁遗憾的将礼盒收回去,说道:“我错了,不应该想着用这些东西收买你……”

    在他想将礼盒放回去的时候,小桃一下子冲到他的面前,将之紧紧的抱住,说道:“小姐出去办事了,一会就回来,你去她的房间等她!”

    唐宁走进苏媚的房间,推门而入,看到的是凌乱的屋子和凌乱的床。

    如果京师的无数男人知道他们心目中的女神,房间居然是这样一幅景象,不知道心中会作何感想。

    小桃也是丫鬟中的异类,只喜欢玩蛇,连房间都不知道打扫,这样的主仆,唐宁也就见过这一对。

    他走到桌前,将桌上凌乱的卷宗之类整理好,又将地上的废纸清扫了,倒在院子角落的垃圾桶里。

    最后便是她的床,他将衣服叠好放在床头,被子叠了一半,想了想又铺开,反正一会还是要铺开的,就不用多此一举了。

    “这么早?”他刚刚将床铺好,门口就传来熟悉的声音。

    苏媚掩嘴咳了几声,走进来,看着他说道:“小别胜新婚,我还以为你今天不会下床呢。”

    唐宁早就喜欢她动辄开车的样子,听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奇怪,抬头问道:“你声音怎么了?”

    “一点儿小风寒,不碍事。”苏媚看了看房间,说道:“这里都是你收拾的?”

    唐宁左右看了看,对自己的整理成果很满意,看着她说道:“你应该说说小桃,别让她总是偷懒。”

    小桃从外面跑进来,瞪了唐宁一眼,也不搭理他,将两只手上的东西在苏媚眼前晃了晃,说道:“小姐你看,这是点妆阁的胭脂,馥郁坊的香包……”

    苏媚看了看她,说道:“好了,你喜欢的都拿去,出去吧,记得把门带上。”

    小桃关上门跑出去,唐宁摇了摇头道:“你也太惯着她了。”

    “谁让我只有她一个亲人呢。”苏媚走过来,坐在床边,褪去外衣,说道:“我可是看着她长大的。”

    唐宁看了她一眼,说道:“你还有我,还有娘啊,干弟弟就不是弟弟了?”

    “不小心说错了嘛……”苏媚嗲声嗲气的说了一句,自己钻进被子里,说道:“好弟弟,你就坐在这里,等我醒来。”

    唐宁有点羡慕她说睡就睡,更心疼她饱受失眠的困扰。

    从认识她那时候开始,她的气色就不怎么好,起初唐宁以为她的失眠是因为精神太过劳累导致的,后来才逐渐意识到并不是。

    这位京师第一美人,动动手,就能将全京师的男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女子,其实内心极度缺乏安全感,这一般和她的自身经历有关,只是她以前到底经历了什么,唐宁并不清楚。

    他曾经试过安神香,安眠药,甚至连点睡穴的方法都试过了,对她却没有太大的作用。

    安神香对她没什么用,安眠药她以前吃的太多,现在身体已经产生了耐药性,至于点睡穴,这本身是一种对身体有损伤的方法,不能多次使用,更何况,她不知道练了什么古怪的功夫,点穴对她根本没用……

    唐宁坐在床边,走了一会儿神,再低头看时,她已经恬静的睡着了,发出平稳的呼吸声音。

    他抬起手臂闻了闻,并没有在他身上闻到什么特殊的味道,又低头看了看苏媚,她这种只要在他身边就能很快睡着的特质,多半是因为什么心理原因。

    想到她刚才说话的声音有些奇怪,似乎还有些咳嗽,唐宁站起身,准备趁着这会闲着,找一颗雪梨加上蜂蜜煮一煮。

    他刚刚站起来,便被苏媚忽然握住了手掌。

    她虽然还处在睡梦中,眉头却忽然蹙了起来,喃喃道:“别丢下我……”

    唐宁只好又重新坐下,却见她神色紧张,额头沁出细汗,急促道:“爹,娘,别丢下我,别丢下媚儿……”

    “别丢下我,我会听话,我不吃粮食,都给弟弟……”

    ……

    她似乎是做了噩梦,身体蜷缩在一起,不停的喃喃自语,声音含糊。

    她平时睡觉的时候也经常不老实,偶尔会说梦话,大都含含糊糊,没有这一次听的清楚。

    唐宁握着她的手,取出手帕,帮她擦拭掉额头的汗水,轻声道:“没有人会丢下你……”

    安慰了几句之后,她的身体才逐渐的平静下来,眉头也缓缓舒展。

    唐宁任由她握着手,静静的坐在床前。

    ……

    苏媚一睁眼,便看到唐宁坐在床边看着她。

    这一觉睡的极为舒服,此刻的她精神饱满,看着唐宁问道:“我睡了多久?”

    唐宁想了想,说道:“大概一个时辰吧。”

    苏媚讶异道:“这么久?”

    唐宁道:“你先洗漱洗漱,我去帮你煮点东西。”

    苏媚摇头道:“让小桃吩咐厨房去做就行了。”

    唐宁道:“我去煮一个冰糖雪梨,给你润润嗓子,他们掌握不好火候。”

    苏媚眼中闪过一丝柔和,说道:“那你去吧。”

    唐宁低头看了看,说道:“你得先放开我的手。”

    苏媚这才发现她还握着他的手,十指紧扣,难怪她醒来之后便觉得心中十分踏实,有些不舍的松开手,说道:“你去吧。”

    天然居中什么食材都有,唐宁做好了冰糖雪梨,回到苏媚房间的时候,她已经洗漱完毕。

    他将碗放在桌上,说道:“趁热吃吧。”

    苏媚先喝了一口汤,才道:“你们这次去楚国,搅出的动静可真不小。”

    唐宁在她对面坐下,说道:“其实我们什么都没有做,都是运气而已。”

    苏媚咬了一口雪梨,问道:“这一路上,那小公主已经被你拿下了吧?”

    在赵蔓面前,他这一路上可都是出于被动,也是在被李天澜点了穴道,动不了的时候被她拿下。

    唐宁没有回答她,指了指桌上一个盒子,说道:“冰蚕蛊和癫蛊我都放在里面了。”

    想到那中年女子的事情,他又看着苏媚问道:“你认不认识一个叫公孙影的女人?”

    苏媚摇了摇头,说道:“没听说过。”

    唐宁想了想,又问道:“那白锦呢?”

    苏媚已经拿起的勺子又放下,看着他,诧异的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个名字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