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七章 发怒
    一秒记住

    苏媚没有听过公孙影,但显然听说过白锦,唐宁解释道:“这次去楚国的路上,遇到了一个女人,也懂蛊术,三番两次的找我们的麻烦,后来被我抓回来了,她说她叫公孙影,还问我认不认识白锦……”

    “白锦是我师父。”苏媚放下勺子,站起身说道:“我去问问她。”

    “急什么……”唐宁按着她的肩膀坐下,说道:“把这些吃完再问也不迟。”

    苏媚看了看他,坐下来继续喝唐宁为她煮的雪梨汤。

    唐宁问道:“你师父就是经常在这里出现的那位老婆婆?”

    “是她。”苏媚点了点头,一边喝汤一边说道:“我小时候和爹娘走失了,是师父把我捡回来,教我武功,把我养大的。”

    她刚才说梦话的时候,唐宁就在床边坐着,知道她不是和父母走失,而是被抛弃,直到现在她都时常梦到这些,足见这件事情对她的伤害有多大,唐宁自然不会揭她的伤疤,点了点头,就没有再继续问了。

    苏媚喝完了雪梨汤,走出房间,不一会儿,唐宁之前见过的那位老妪就快步走进来,看着唐宁问道:“你说你见过公孙影,她现在在哪里?”

    “在平安县衙。”唐宁早就猜测到那中年女子和苏媚有关系,因此没有让陆腾把她带走,而是直接将她关在了县衙大牢。

    那老妪上前一步,说道:“带我去见她!”

    小桃说老妪曾经让苏媚跪了三天三夜,唐宁想到心里就来气,摇了摇头,说道:“你以为县衙是什么地方,想进就能进?”

    老妪面露怒色,大声道:“你……”

    苏媚走过来,扯了扯他的袖子,说道:“你一定有办法的,就想办法让我们进去吧。”

    进大牢的办法自然有的是,一个探监的借口就能带人进去,唐宁就是看不惯这总是板着脸的老婆子,不过既然苏媚开口了,他也不好再拒绝,站起身,说道:“跟我来。”

    ……

    大牢门口,两名狱卒见他过来,立刻躬身道:“唐大人。”

    赵县丞虽然和岳父大人经常斗嘴,但实际上却是一条心,两人合力,早已将整个县衙打造的铁桶一片。

    唐宁经常来县衙,和这里的衙役都熟悉。

    他挥了挥手,说道:“带她们去见见昨天关进来那个女人。”

    “是。”那狱卒点了点头,伸手道:“两位请。”

    那老妪看了苏媚一眼,说道:“你在外面等着,我一个人去就行了。”

    唐宁脸色沉下来,看了她一眼,说道:“有什么话说快点,你只有一刻钟时间。”

    老妪走进去之后,苏媚才看着脸色不太好的唐宁,问道:“我师父得罪你了?”

    “没有。”

    苏媚疑惑道:“那你为什么对她的态度这么差?”

    “谁让她罚你跪了那么久?”

    “……”

    “是小桃告诉你的?”苏媚怔了怔,开口道:“这个死丫头,早晚要把她的嘴缝起来。”

    她的话语虽然凶狠,但是说这句话的时候,嘴角却不自觉的上翘。

    唐宁摇了摇头,说道:“你也要多为自己想想。”

    苏媚看着他,问道:“还记得你当初说的话吗?”

    唐宁诧异道:“什么话?”

    苏媚看着他的眼睛,说道:“你说,如果换做是我,你也会像对平阳公主一样对我……,这句话是真的吗?”

    做人要懂得知恩图报,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唐宁清楚谁对他好,看着苏媚,摸着自己的胸口,说道:“我发誓,如果这句话有半点虚假,就让我天……”

    苏媚眼波流转,伸出指尖按住他的嘴唇,说道:“有这句话就够了,至于我想为你做什么,那是我喜欢,你管不着……”

    她愿意因为一句假设的承诺,便去付出十倍百倍,什么样的经历才能让她形成这样的性格,唐宁想着想着,忽然有些难过,转移话题道:“那个公孙影到底是谁,你师父好像很在乎她。”

    “不知道。”苏媚摇了摇头,说道:“她从来没有对我提起过。”

    唐宁想了想,看着她,神秘的说道:“跟我来。”

    他走进大牢,却没有向前走,而是拐向了左侧的一个房间。

    苏媚跟着他走进去,看到一整面宽阔的墙壁上,挂满了一种筒状物,走到墙边,诧异道:“这是什么?”

    这处房间,其实是唐宁特意设计的一个窃听室。

    那些犯人在公堂上不愿意承认的事情,有可能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有意无意的说出来。

    这些铜制的筒状物,底部由铜管相连,延伸到每一间牢房,在这处房间,可以监听到每一间牢房的动向。

    唐宁看向房间内的一名差役,问道:“昨天关进来的那女人在几号房?”

    那衙役道:“六号。”

    每一号房都有两只耳筒,唐宁自己走到墙边,附耳过去,示意苏媚贴上另一只。

    苏媚学着他的样子,将耳朵靠近耳筒时,唐宁才发觉,两只耳筒的距离太近了,两人都贴上去之后,鼻尖和鼻尖的距离只有寸许。

    苏媚第一次见到这东西,耳朵贴在耳筒上,饶有兴趣的看着他,看的唐宁有些脸红,干脆闭上眼睛,仔细的听耳筒中的动静。

    声音通过铜管传进来,已经有所削弱,但好在也能听清。

    某处牢房之中,一名狱卒打开牢门,对那老妪说道:“进去吧,记住你只有一刻钟的时间。”

    老妪走进去,待那狱卒离开之后,坐在床上的中年女子抬起头,看着她,脸上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说道:“师姐,十多年不见,你老了许多。”

    老妪深吸口气,缓缓道:“果然是你。”

    “师姐?”另一处房中,唐宁脸上露出诧异之色,想不到这中年女子居然是那老妪的师妹,也就是苏媚的师叔?

    他看向对面的苏媚,见她也露出诧异的表情,显然没有听说过这位师叔。

    牢房中,那老妪看着中年女子,问道:“这些年你都去了哪里?”

    “我可没有师姐这么有本事。”中年女子冷笑一声,说道:“居然已经打入了陈国朝廷,连送婚使都是你的徒弟,这一路上我可是听说,你的徒弟很受皇帝信任,等到他成长起来,大事可期……”

    “什么意思?”老妪皱起眉头,问道:“你是说姓唐的小子,他不是我的徒弟。”

    “你以为我会信?”中年女子一脸不信的看着她,问道:“他不是你的徒弟,你会将冰蚕蛊给他?”

    “信不信由你。”老妪看了她一眼,说道:“冰蚕蛊是那逆徒偷了送给他的,我已经严惩过她了。”

    “只是严惩?”中年女子看着她,说道:“冰蚕罕见,冰蚕蛊更是难以炼制,你将那冰蚕蛊视若性命,居然没有杀了她?”

    老妪淡淡道:“她是天生媚骨,对我的作用,比冰蚕蛊还要重要。”

    “天生媚骨?”中年女子眉头皱了皱,随后又舒展开来,说道:“天生媚骨之人,的确适合练你的功夫,只需施展出三分,就能将男人迷得神魂颠倒,是个不错的工具。”

    “不说她了。”老妪挥了挥手,说道:“说说你吧,你怎么会落到如此境地的……”

    另一处房内,唐宁沉着脸离开墙壁,顺便将苏媚拉开,说道:“不听了!”

    苏媚白了他一眼,问道:“怎么了?”

    那两人言语间流露出来的态度听的他火冒三丈,唐宁看向苏媚,问道:“她只是把你当工具,你还留在她身边干什么?”

    “你就是因为这个生气啊?”苏媚怔了怔,眉眼间的笑意更盛,轻轻扯了扯他的脸,说道:“如果没有她,我早就冻死饿死在外面了,就算是被她当成工具也无妨啊……”

    唐宁拿开了她的手,苏媚又伸手摇了摇他的胳膊,说道:“我都不生气,你也别生气了……”

    唐宁怒道:“废话,你是我姐!”

    苏媚看着他,笑问道:“既然知道我是你姐,还不听姐姐的话?”

    唐宁闭上眼睛,深吸口气,一名狱卒走进来,说道:“大人,那老婆婆出来了。”

    唐宁走出去,那老妪从里面走过来,走到他身边,说道:“能不能想办法把她放出来?”

    “放出来?”唐宁看到这张老脸就生气,怒道:“你当这大牢是你家开的,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老妪伸手抹了抹脸上的口水,不知道他为什么如此暴怒,一时怔立原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