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八章 是我的命
    一秒记住

    “你知道她犯的是什么罪吗?”唐宁指着那老妪的鼻子,厉声道:“她勾结草原人,在送亲的路上刺杀公主,意图破坏陈楚联姻,朝廷上下都密切的关注此事,你让我放了她?”

    其实使团上下都没有几个人见过公孙影的真面目,也没有人知道他抓回来的中年女子到底是什么身份,唐宁想抓就抓,想放就放。

    问题在于他不想放。

    她在去楚国的路上想要刺杀赵蔓,回程的路上又想要对李天澜不利,现在到了京师,在大牢里也敢针对苏媚大放厥词……,做了这三件让唐宁不能忍的事情,还想让他放她走,做她的春秋大梦去吧。

    没有在路上结果了她,还是顾虑着她是不是和苏媚有什么关系,现在一点儿顾虑都没有了。

    “行了,人你也见到了,走吧。”唐宁对那老妪挥了挥手,走出牢房。

    那老妪脸色虽然不太好看,但也相信了唐宁的话,走出牢房时,目光闪动,不知在想些什么。

    苏媚看了看她,问道:“公孙影到底是谁?”

    老妪淡淡道:“她是你的师叔,我们已经有十多年未见了。”

    苏媚问道:“师叔为何会勾结草原人,破坏陈楚联盟?”

    “这些不是你该问的。”老妪回头望了一眼,说道:“必须要救她出来。”

    苏媚看着她,一脸无所谓,问道:“你要劫狱吗?”

    老妪想了想,说道:“你再去求求姓唐的,看看他有没有什么办法。”

    苏媚白了她一眼,问道:“这可是掉脑袋的事情,你觉得他会听我的?”

    老妪皱起眉头,说道:“他也是男人,有你对付不了的男人?”

    苏媚叹了口气,说道:“你也不是不知道,我的媚术,对他没有任何作用,别人我都对付得了,唯独对付不了他。”

    “我要你再试试。”老妪沉声说道:“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她落到陈国朝廷手里。”

    苏媚耸了耸肩,说道:“听你的。”

    唐宁从县衙出来,便直接回了家。

    他最近不打算去礼部,反正朝廷也没有什么安排,出使这一趟可不容易,在家休养个十天半个月的,一点儿也不过分。

    晴儿和府上的丫鬟们还在讨论他这次从楚国带回来的礼物,唐宁在京师没有几个朋友,买的也都是女子喜欢的物事,除了送去天然居的之外,还给红袖阁的姑娘们送去了一些,安阳郡主府上送去了一些,其他的全都分给自家人了。

    他去小如和小意那里坐了一会儿,就直接去了书房。

    离开京师这么久,唐人斋的本子也该更新了。

    一道身影从门外走进来,帮他添上了茶水,又轻声问道:“老爷,需要奴婢给您捏捏肩吗?”

    听声音就知道是诗诗,琴棋书画诗酒六个丫鬟里,诗诗是最尽责的一个,她跟在小如身边久了,连性格都变得相近起来。

    唐宁正打算写稿,摇头道:“你去忙吧,有事我会叫你的。”

    诗诗应了一声退出去,很快又走进来,说道:“老爷,苏姑娘来了。”

    她话音刚刚落下,苏媚便走进了书房。

    诗诗又为她沏了一杯茶,之后便缓缓退出去。

    唐宁的书房她以前常来也常睡,自顾自的走到床边坐下,看着墙上的一幅字,说道:“这幅狂草虽然只有两个字,笔势连绵回绕又浑然天成,当世能写出这种狂草的人没有几个,看风格,应该是出自楚皇李舜之手,他的书法可不轻易赠人,看来你这一趟楚国之行,还另有收获。”

    唐宁很早就发现,其实苏媚也算得上是才女,她博览群书,单论学识渊博之程度,连李天澜都及不上。

    只不过,她从来不在外人面前展露这些,再加上她的身材和容貌,别人只知道她是京师第一美人,不知道也不会在意她的才学。

    唐宁解释道:“我碰巧救了他的命。”

    苏媚问道:“堂堂楚皇,救命之恩,就只赠了你两个字?”

    唐宁摇了摇头,说道:“你不知道,那老头子抠门的很。”

    苏媚问道:“他不是还有个女儿?”

    唐宁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们……”

    苏媚挑了挑眉:“你们?”

    唐宁尴尬的一笑,站起身,岔开话题道:“你来是为那女人求情的?”

    唐宁是不可能这么放公孙大娘走的,这一路上,为了抒发心中的怨气,他可没少折腾她,这女人一身的蛊术神秘莫测,要是放了她,他不得天天都提心吊胆的睡不安稳。

    “谁说我是来为她求情的?”苏媚丢给他一个白眼,将一个盒子放在桌上,说道:“这只癫蛊送给你了,用来防身,不至于被人不知不觉的下蛊,冰蚕蛊呢,我还没有,等以后抓到了再送你。”

    唐宁没有拒绝,点头道:“谢谢。”

    “谢什么谢!”苏媚伸手在他的脑袋上敲了一下,唐宁揉了揉脑袋,看着她问道:“她只是将你当成是为她做事的工具,你为什么不想着离开那里?”

    苏媚自嘲的笑笑,“离开天然居,我还能去哪里?”

    “如果你愿意,这里就是你的家。”唐宁看着她,认真道:“你忘了,我们是一家人。”

    苏媚盯着他的眼睛,看了许久,才哧的一声笑了出来,在他额头上点了点,说道:“我要是住在这里,别人会怎么想,京师第一美人被你唐大人抱回了家,你想要成为全京师男人的敌人啊?”

    “放心吧,我没事的,这些事情习惯了,也就不觉得有什么了,我的命是她救的,不过是为她做些事情而已……”苏媚再次看了唐宁一眼,转过身,挥了挥手,说道:“我走了……”

    唐宁并没有看到,在转过身的那一刻,这位向来以笑脸示人的京师第一美人,眼中漾出了波纹。

    天然居,小院之内。

    “他也没有办法?”老妪看着苏媚,冷哼一声,说道:“他是不想帮忙吧,别忘了,你的后院还住着一个人呢,要是将这个消息透露出去,他便是欺君,到时候唐家必定不会罢休,我看皇帝还会不会护着他!”

    苏媚脸上没有了笑意,看着她,说道:“你敢!”

    老妪目光望向她,面色森寒,说道:“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

    苏媚面如寒冰,冷冷道:“这件事情要是泄露出去,这天然居,你就自己打理吧!”

    老妪脸上杀机顿闪,沉声道:“你是在威胁我吗?”

    “没错。”苏媚看着她,平静道:“我就是在威胁你。”

    老妪阴声道:“就为了一个男人,他能为你做的,京师有多少人都能为你做到?”

    苏媚想到那些人看她的眼神,以及那一双纯净的眸子,冷声道:“他们也配?”

    老妪目光死死的盯着她,最终闭上眼睛,深吸口气,转身离去。

    经过这么多年的筹划,苏媚对她极为重要,并且无可替代,没有了她,她多年的计划,将会毁于一旦。

    “小姐!”

    小桃哭着跑过来,紧紧的抱着她,抽泣道:“小姐,你为了他,值得吗……”

    苏媚揽着她的肩膀,神色有些恍惚,脑海中有诸多的场景浮现。

    “娘,别丢下我,别丢下媚儿,我会听话,我不吃粮食,都给弟弟,我去找粮食,别丢下我好不好……”

    十五年前,一眼望不到头的难民潮中,衣衫褴褛的小姑娘抱着妇人的腿,声音嘶哑的喊着,泪水模糊了视线。

    “媚儿,不要怪娘,不丢下你,爹娘和弟弟都得死……”妇人只是看了看她,掰开她的手,迈步离去,头也不回,渐行渐远。

    ……

    “废物,这么简单的招式都学不会,养着你有什么用?”

    十年前,中年女子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女孩跌坐在地,艰难的爬起来,捡起地上的长剑,咬牙道:“师父,我会努力学功夫的,别丢下我……”

    中年女子脸上的表情这才缓和,淡淡道:“你的媚骨天生,媚功练至高深处,任何男子都会拜倒在你的脚下,从今天开始,每天再多练两个时辰!”

    ……

    “都说苏姑娘姿色无双,果然名不虚传。”

    “能听苏姑娘一曲,今生无憾……”

    “不愧是京师第一美人……”

    五年前,天然居中,女子看着围绕在身边的众多男子,即便是对他们的眼神厌恶至极,但脸上依然是妩媚动人的笑容……

    苏媚怔怔的望着前方,表情恍惚,直到一双清澈的眸子出现在她的脑海中。

    “姑娘,请自重……”

    “苏姑娘,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姑娘的语气不要刻意装的那么酥,那样我挺不习惯的……”

    想到天然居的初见,她忍不住笑了出来,之后便是红袖阁中的共眠,在她睡醒之后,他送过来的一碗热腾腾的白粥。

    “如果是你,我也会这么做。”

    “谁让她罚你跪了那么久?”

    “废话,你是我姐!”

    她脑海中不断有片段闪现,直到浮现出的最后一幕,就是唐宁在书房中看着她,表情认真,目光诚挚的那句话。

    “如果你愿意,这里就是你的家。”

    小桃仰起头,看着苏媚,抽泣着问道:“小姐,值得吗?”

    “你还小,不懂这些。”苏媚将她搂紧,笑着说道:“他要是不在乎我,他就是我的药,他要是在乎我,他就是我的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