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一章 释疑
    陈皇将手中的奏折仔细的看了一遍,说道:“半路遇袭,又遭逢楚国政变,还能平安的护送公主回京,你们都有功劳。”

    何瑞拱手躬身,说道:“回陛下,草原人意图对公主不利,破坏联姻,是唐大人神机妙算,提前布置谋划,才使得我们没有蒙受损失,楚国政变之时,也是唐大人审时度势,才使得使团没有被楚国太子累及,使团能够平安归来,这一切,都是唐大人的功劳。”

    陈皇看着何瑞,说道:“朕听说在草原人行刺公主时,何爱卿甘愿以身犯险,作为人质,以解使团之围,可有此事?”

    鬼才甘愿做人质,要不是那时候唐宁设计除他,他怎么可能去做草原人的人质?

    想到那一段做人质的日子,何瑞的心中便是一阵凄凉,今日能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不知是走了什么样的运。

    下一瞬,他便抱拳道:“回陛下,作为副使,为了公主和将士们的安危,臣的性命,实在算不了什么。”

    陈皇点了点头,说道:“鸿胪寺丞何瑞,舍生忘死,护卫有功,赏绢百匹,赐玉带一条。”

    何瑞怔了怔,便立刻拜倒,高声道:“臣谢陛下隆恩。”

    他作为鸿胪寺丞,为官这么多年,还没有得到过皇帝赏赐,百匹绢虽然价值不高,但这玉带可不是用钱能买来的,整个鸿胪寺,也只有鸿胪寺卿曾经有过这个殊荣。

    此刻,他再想起那一段凄惨的经历,竟也有了一种苦尽甘来的感觉,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因祸得福?

    陈皇又看向陆腾,说道:“陆腾,你负责使团此行的护卫一事,尽职尽责,功劳甚大,朕提拔你为羽林左都尉,以示奖赏。”

    陆腾单膝跪地,开口道:“谢陛下!”

    一番论功行赏之后,等众人都退下去,陈皇脸上浮现出一丝疑色,喃喃道:“何瑞等人向来以唐家马首是瞻,竟会替唐宁说话,朕还以为,他们会好好的告他一状。”

    魏间站在他身后,呵呵一笑,说道:“这次一路之上,危险重重,若不是唐大人,怕是使团连楚国都无法平安到达,能在楚国的乱局中自保,护送公主平安归来,唐大人的功劳最大,想来他们也是知道分寸的。”

    陈皇点点头,说道:“他的能力朕是相信的,楚国局势倾覆,无过便是有功,换做别人,怕是根本难以保全。”

    这时,一名宦官走上前,说道:“陛下,唐大人到了。”

    陈皇道:“宣他进来。”

    唐宁走进大殿,躬身道:“臣参见陛下。”

    如果早知道他刚刚回家便会得到宣召,还不如在翰林院多待一会儿,免得这么折腾。

    陈皇看着他,说道:“你的折子朕已经看过了,此行意外频发,你能从中翰旋,实在不易,一路辛苦了。”

    “臣惶恐。”唐宁抱拳道:“臣没有送婚成功,求亲亦是失败,有负陛下重托。”

    陈皇摆手道:“楚国局势剧变,朕说过了,这怨不得你。”

    他说完又看了看唐宁,问道:“朕还听说,你和楚国长宁公主相交不浅?”

    唐宁拱手道:“回陛下,臣奉陛下之命,求娶长宁公主,为此多次求见信王,有幸和长宁公主所聊投机,原以为会对求亲有所助力,只可惜最终还是辜负了陛下的期望,臣有罪。”

    “你能和草原人周旋,没有让他们与楚国联姻,已是功劳一件。”楚皇看着他,说道:“更何况,你这一路上对公主多加照顾,平安护送公主回来,又何罪之有?”

    唐宁抬起头,说道:“臣奉陛下之命,添为送婚使,照顾公主,是臣的职责。”

    陈皇看着他,问道:“朕听说,你还捉了一名草原刺客?”

    唐宁点头道:“回陛下,那女人身怀奇术,曾经伤过不少将士,臣已经将其移交刑部,等候发落。”

    陈皇皱起眉头,问道:“你在折子里说的毒蛊之术,竟是真的?”

    唐宁道:“千真万确。”

    陈皇对于毒蛊之术似乎很感兴趣,多问了唐宁几句,之后才让他回去。

    这次进宫,也算是小有收获,陈皇虽然没有升自己的官,但是又赏了不少东西。

    就是他刚才问的那些问题,似乎话里有话的样子。

    御书房中,陈皇站起身,说道:“竟然有人怀疑他和蔓儿有私情,何其荒谬,怎么不怀疑他和楚国的长宁公主有私情?”

    魏间笑道:“唐大人八面玲珑,公主本就不愿嫁往楚国,唐大人一路之上为了安慰公主,怕是没有少费口舌,经常去往公主的住所也是理所当然。”

    陈皇挥手道:“这些密谍,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他走了几步,脸上浮现出感兴趣的表情,喃喃道:“毒蛊之术,倒也奇特……”

    ……

    唐宁回到家时,已经有人在向隔壁的公主府搬东西,赵蔓这两天应该就搬过来了。

    公主整天过来串门,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她在回来的路上就和唐宁商量过,要在公主府和唐府之间偷偷挖一条地道,唐宁就这个问题已经和她达成了一致。

    掩人耳目是掩人耳目了,就是会有一种偷偷摸摸的感觉,想想还挺刺激。

    不过他暂时还感受不到偷偷见面的刺激,小如和小意虽然看起来和平日里没有什么区别,但天黑之后,就双双回了房间,关上房门,寓意十分明显。

    吃过饭后,唐宁也自己回了书房,有机会再次体会独处的幸福感。

    苏如房间,钟意敲了敲门走进去,看着她,说道:“说好了,今天晚上谁都不许去找相公。”

    苏如点了点头,说道:“放心吧。”

    “那我先回房了。”钟意站起身,说道:“晚安。”

    苏如送她到房门口,说道:“晚安。”

    ……

    心里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没有解决,唐宁晚上也没有多少心思看书,回到书房不久便睡了。

    躺在床上没一会儿,他忽然睁开眼睛。

    书房门口响起了敲门声,声音虽小,但也清晰可闻。

    他走下床,打开门,看到小如站在门前。

    “你……”

    “嘘……”苏如对他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小声道:“我来陪小宁哥,千万不要告诉姐姐……”

    最乖的果然还是小如,唐宁关上门,将她横抱起来,刚刚走到床边,门外再次传来敲门声。

    苏如慌忙的钻进被子里,唐宁走到门口,打开门,钟意轻手轻脚的走进来,关上门,小声道:“我是偷偷过来的,明天不要告诉小如……”

    她一边向床边走去,一边小声说道:“公主和李姑娘的事情,这次就不和相公计较了,下次要是再瞒着我们,忽然多一个妹妹,相公就准备睡一个月书房吧。”

    她望向床上时,借着从窗外透进来的清亮月色,看到了鼓鼓的被子。

    她掀开被子,和苏如在月光下对视,两个互道晚安的人,在唐宁的书房再次相遇,气氛逐渐变得尴尬。

    苏如的脸色早已通红一片,捂着脸跳下床,说道:“我,我回房了……”

    唐宁将她再次拦腰抱起,说道:“你们两个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