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四章 要几个?
    “什么赵夭夭李夭夭的……”唐夭夭扯了扯秀儿的脸,问道:“你是不是屁股又痒了?”

    秀儿叹了口气,说道:“小姐,你要是再这样,月老都帮不了你。”

    “你还说!”唐夭夭在她屁股上抽了两下,说道:“走吧走吧,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秀儿揉着屁股,站远了一些,才道:“赵夭夭、李夭夭只是一个比喻,没准还有什么苏夭夭的……”

    唐夭夭坐在院子里,表情变幻,眼看着秀儿已经快要走进房间,大声道:“回来!”

    她看着对面的秀儿,咬牙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在这之前,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秀儿看着她,问道:“你喜欢他吗?”

    “不喜欢!”唐夭夭脱口而出,然后又烦躁的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道!”

    秀儿白了她一眼,问道:“我可没说他是谁,你刚才心里想的是谁?”

    “……”

    “小姐,你就别骗自己了。”秀儿看着她,说道:“你要是不喜欢他,怎么会不喜欢李姑娘和苏姑娘,在知道她们两个都和他在一起之后,又怎么会生气,怎么会晚上睡不着……,你就是吃醋了。”

    唐夭夭挽起袖子,“你说谁吃醋,是不是屁股又……”

    秀儿看着她道:“你要是再打我,我就不说了。”

    唐夭夭将袖子又放下来,目光望向别处,说道:“你继续说。”

    秀儿看着她,有些遗憾的说道:“本来小姐你是最有机会的,你和小意姐姐小如姐姐多亲密,和他多亲密,可你硬是把自己一手的好牌打的稀烂,让李姑娘抢先了不说,连公主都抢在你前面了,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唐夭夭不确信道:“因为我太凶了?”

    秀儿摇了摇头,说道:“虽然小姐你是凶了一点,可是我觉得他挺喜欢你凶的,这世上有些人就是这样,你越对他凶,他就越喜欢,你要是哪天不凶了,他还不习惯……”

    “那是为什么?”唐夭夭也不掩饰了,仔细想了想,问道:“我有什么地方比不过那个大波澜的?”

    她说完就想起了什么,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口。

    “哎呀,不是因为这个。”秀儿摆了摆手,说道:“小姐你虽然比不过李姑娘,但和公主相比……,算了,不说这个了,总之,这个不重要。”

    唐夭夭有些羞恼,问道:“那是因为什么?”

    “因为她们没有像你一样自己骗自己啊。”秀儿看了看她,说道:“你不是说了,公主要嫁到楚国了,临走前告诉了他,于是他就亲自去楚国将她带了回来,他从楚国回来的时候,李姑娘也没有骗自己,大胆的表明了自己的心意,这才有了三年之约……”

    秀儿白了她一眼,说道:“可你呢?你连自己都骗,又怎么能赢得了她们,现在错过了最好的时机,再想扳回来可就难了。”

    唐夭夭托着下巴,若有所思。

    秀儿看了看她,悠悠的说道:“唐大人这个人啊,你别看他在别的地方那么厉害,能中状元,还能做很多很多大事,但是面对儿女私情……,也就比小姐你好一点,你们两个这一点倒是挺般配的。”

    唐夭夭抬起头,问道:“那怎么办?”

    秀儿叹了口气,说道:“现在已经不是最好的时机了,小姐你只能再往后面等一等,不过你放心,我会给你出主意的……”

    唐夭夭像是第一次认识她,看着她问道:“你为什么这么懂?”

    秀儿道:“看书自己琢磨的啊……”

    唐夭夭好奇问道:“看什么书?”

    “《西厢记》、《牡丹亭》,还有《白蛇传》……”秀儿看着她,说道:“这些书里其实都写的明明白白的,可惜唐大人只会写,轮到他自己的时候就傻了……”

    唐夭夭不再询问秀儿,用双手撑着脸,直到这一刻,她才清楚的意识到了自己心里的某种情感。

    可她怎么会喜欢那个家伙呢,她又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他的?

    今天小意和小如原谅他的时候,她心里有些失落,似乎又有些高兴和庆幸……

    她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某一刻,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事情,看着秀儿,忽然道:“我怎么觉得,你比我还要急……”

    “当然了……”秀儿眨了眨眼睛,看着她,说道:“你是我家小姐啊,我不替你急替谁急……”

    ……

    赵蔓和钟意在房间里面说了好久才出来,出来的时候,脸色更红了。

    她只是看了看院子里的唐宁,就低着头走开。

    唐宁看着走出来的钟意,问道:“这么久你们都说什么了?”

    钟意摇了摇头,神秘的说道:“这是秘密。”

    女人之间就是秘密多,好在她们某种意义上的初次见面还算和谐,唐宁也就不再细细追问了。

    这时,钟意看着他,说道:“公主到底是公主,相公在人前还是要注意的,万一被有心人利用,会出大事的。”

    唐宁自然知道这些,点头道:“放心。”

    任何事情牵扯到皇家都是大事,只要他还在京师,只要皇帝还姓赵,他就不能和赵蔓走的太近太过亲密,这里不是楚国,赵蔓也不是澜澜,陈皇更不是他在楚国那位便宜岳父,陈皇的无情,唐宁已不是第一次领教到了。

    看来家里的地道要尽快挖了。

    唐宁吩咐刘老二安排了些人,名义上是整修院子,暗中和公主府连通。

    刘老二安排了十二个人,人数不多,但都绝对忠诚,赵蔓公主府的护卫都是宫里来的,不排除有陈皇的探子,因此赵蔓将所有人都安排在了前院。

    安排好这些,唐宁便离开家,去了天然居。

    苏媚在房间里看书,唐宁走进去,问道:“公孙影被刑部提走了,你师父没有为难你吧?”

    苏媚合上书,站起身,说道:“放心吧,她不会拿我怎么样的,天然居没有我,她多年的努力就白费了。”

    唐宁不怀疑她这句话,天然居之所以出名,不是因为门口的对联,也不是因为这里可口的饭菜,而是因为天然居有苏媚,京师第一酒楼的老板娘,京师第一美人。

    苏媚看着唐宁,说道:“别以为偷了人家姑娘的心就结束了,她可是公主,你们平日里小心些。”

    唐宁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

    他和苏媚在房间里坐了一会儿,便一起去了后院。

    “你不在的这段日子,多亏了媚儿。”唐妤坐在桌前,看着唐宁,说道:“她怕我在这里闷,隔几天就陪我出去走走,也经常带我去看小如和小意……”

    “媚儿照顾我这么久……”她看向苏媚,忽然站起身,从柜子里取出一物,递给苏媚,说道:“一直都没有送过你什么东西,这只镯子便送给你吧。”

    苏媚也没有推辞,接过之后,笑着说道:“谢谢娘。”

    唐宁轻咳一声,问道:“娘,你那里,还有没有别的镯子?”

    唐妤看着他,问道:“怎么了,不是刚给过你一只吗?”

    唐宁不好意思道:“发生了点意外。”

    唐妤看着他的表情,忽然问道:“送给别人了?”

    唐宁尴尬的点了点头。

    “还有。”唐妤脸上露出笑容,问道:“要几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