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一章 新的赛制
    兵部司的衙房之内,兵部侍郎聂谦用诧异和震惊的目光看着唐宁。

    不是亲眼所见,他实在是难以相信,十六名禁军校尉,加起来居然都不是唐宁的对手。

    他身上的光环实在是太多了,三元状元,六部行走,侍郎克星……,但无论哪一个,都没有脱离读书人的范围,而读书人给人的印象,无非就是吴郎中这种,手无缚鸡之力,胆小怯弱,遇事试图先和人讲道理……

    先用拳头讲道理的读书人,聂谦还是第一次遇到。

    而他看起来虽然也没有弱不禁风,但怎么看都不是勇猛威武的类型。

    聂谦看了看乖乖站在一旁的十六卫校尉,心道想要让这些人安静,还是拳头更有用一些。

    唐宁坐在座位上,抿了口茶,说道:“聂侍郎,其实他们说的也不无道理,十六卫大比四年才有一次,陛下和朝廷对此都十分的重视,如此赛制,有失公平,也显有些草率……”

    十六卫大比采取的一直是单败淘汰赛,抽签决定比赛顺序,而且连避免强强相遇的措施都没有,对于某些强队来说,是很不公平的,最终根据赛场表现来决定冠军之后的排淘汰赛名,也实在是太过草率。

    设身处地的想一想,如果唐宁是羽林卫校尉,对这种赛制也有意见。

    十六卫校尉见唐宁居然为他们说话,心中也是愕然,要是早知道可以好好谈,他们又何必先挨那一顿打?

    聂谦看着唐宁,面有难色,说道:“唐大人有所不知,若是让十六卫每一卫都比试一遍,至少也要比百余场,我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也无法投入那么多的人力物力。”

    淘汰制有淘汰制的缺点,循环制也有循环制的缺点,循环赛制虽然相对公平,但缺点是要进行的场次太多,十六卫如果真的要两两都比试,需要比一百二十场,比到明年年底也比不完。

    类似的比赛,完全可以套用后世的比赛规则,第一轮打循环,接下来交叉淘汰,既能保证公平,比赛场次也合理。

    “聂侍郎觉得这样如何……”唐宁想了想,看着聂谦说道:“可以先将十六卫分为甲乙丙丁四组,左右羽林卫与左右金羽卫分列这四组,甲乙丙丁四组各四卫,先让这四卫两两对决,每场比赛计分,胜计两分,负计一分,弃权计零分,每组计分最高的两卫晋级……”

    球赛看多了,唐宁对于这种赛制也十分熟悉,小组赛可以让十六卫自己组织,最后只留下八卫,由兵部组织四强赛,半决赛和决赛,算下来,兵部最多举办十二场比赛,比淘汰赛的场次还要少。

    聂谦还没有听唐宁描述完毕,眼中便开始冒出亮光。

    强强相遇一直是十六卫最为抗拒的事情,若是将实力最强的左右羽林卫与左右金羽卫分开,则是避免了一开始就让两强相遇的问题。

    这种方式,对于其余十二卫也公平,若是他们真有实力,也可以击败组内的强队胜出,按照分数排名,有理有据,不会有人不服。

    十六卫校尉也在一旁听着,唐宁讲的浅显易懂,他们也都听了个明白。

    越听众人心中便越是生气,兵部有这样的好办法,为什么不早拿出来,早拿出来的话,他们不就不用挨这一顿打了?

    “如此一来,兵部只需组织十二场比试,就可以将八卫的名次决出,其余八卫,按照积分排名……”唐宁说完之后,看着聂谦问道:“聂侍郎觉得此法如何?”

    “此法甚妙……”聂谦看着他,又道:“不过,此事还是要等尚书大人回来之后,再做定夺。”

    唐宁只是随口提一个建议,采不采纳,就和他无关了。

    他放下茶杯,看着还留在房内的十几名校尉,问道:“几位要不要留下来喝杯茶,或者休息一会儿,再比试比试?”

    “不了不了……”

    “我们还有要事,告辞!”

    “告辞告辞……”

    ……

    诸人早就没脸再待下去了,迫不及待的退出了房间,唐宁看着一下子变得敞亮的房间,连心情都好了许多。

    老郑靠在门上,问道:“是不是觉得军中校尉也不过如此?”

    唐宁不可否认,这些校尉在个人实力上,还有很大的不足,在稍微习过武的人眼中,他们也就是有几把力气的莽夫而已。

    老郑淡淡的说道:“军中将领从来就不是冲锋陷阵的,那些人单独拎出来一个,给他们十人指挥,你便不是对手了。”

    唐宁看着他,问道:“你怎么对这些事情这么懂?”

    老郑淡然道:“以前在军中杀过猪,见过一些阵仗。”

    杀杀猪就能跻身世间一流,还真是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老郑应该是杀猪界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才了。

    唐宁在兵部司等放衙的时候,兵部尚书陆鼎一脸疲惫的回了衙。

    刚才在殿上,十六卫的几位大将军都对兵部安排的大比表示出了不满,就连陛下都被他们说动,命他改进大比赛制,十六卫大比的赛制已经延续了十多年,如今距离大比之期不过两月,如何去改?

    他在房中犹豫此事之时,聂谦从门外走进来。

    “大人,关于十六卫大比……”

    陆鼎挥了挥手,说道:“先不要提这件事情,我现在听到十六卫这三个字就头疼……”

    聂谦怔了怔,才道:“大人,唐大人刚才对于十六卫大比,提出了一些想法。”

    听到唐宁的名字,陆鼎精神微微一振,说道:“说来听听。”

    毕竟,作为三元状元,陈国没几个人比他更聪明,他的想法还是要听一听的。

    聂谦道:“唐大人的意思,是将十六卫按照实力分为四组……”

    他将唐宁刚才说的话简要的复述了一遍,最后道:“这样一来,反而为兵部省了很多事,十六卫各凭实力取胜,也不会有什么异议……”

    聂谦说完,陆鼎也大概听明白,站起身,赞叹道:“这唐小子的脑袋到底是怎么长的,这办法好啊,各凭实力,输了也怨不得别人,就用这个办法堵住他们的嘴!”

    他看向聂谦,说道:“去将他找来,既然这个办法是他提出的,不如就交给他去做吧。”

    聂谦重新回到兵部司,见值房内只有吴郎中一个,左右看了看,问道:“唐大人呢?”

    吴郎中抬起头,说道:“放衙锣声一响,唐大人就走了。”

    ……

    唐宁一直保持着按时上班按时下班的好习惯,不得不说,陈国的公务员福利还是挺好的,虽然早上需要早起,但下午三点就可以回家了,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自由支配。

    回到家才发现赵圆居然又来了,在桃花劫还没有消除之前,他现在俨然已经将唐家当成了他的避难所。

    “那些小姑娘真难懂。”他坐在唐宁身边,对他倾诉苦水,叹息道:“她们怎么就不能和睦相处呢?”

    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忽然看向唐宁,问道:“先生,你是怎么让两位师娘和那些漂亮姐姐和睦相处的呢?”

    唐宁怔了怔,问道:“什么漂亮小姐姐?”

    赵圆的目光望向前方,唐夭夭从墙那边飞过来。

    他们的生意现在已经步上了正轨,“唐人斋”已经不仅仅是京师最大的书坊名字,而是一个牌子,在这个牌子下,还涉及诸多产业。

    事业步入正规,自然就会迈入平稳发展的阶段,增速较之前变的缓慢,唐夭夭对此并不满意,认为这是她的问题,最近十分苦恼。

    唐宁看着她,安慰道:“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对于很多店铺而言,京师这个市场已经达到了饱和,要想有突破,除非找到新的商机。”

    心不在焉的赵圆猛地抬起头,问道:“什么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