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二章 尚书之托
    赵圆举着一只鸡腿在啃,唐夭夭看着唐宁,问道:“你找到新的商机了?”

    唐宁一直都觉得,银子是赚不完的,够花就行,但唐妖精对于赚钱却始终保持着极高的热忱,这或许是源自她们唐家人骨子里的东西,怪不得唐家的生意做的这么大。

    唐宁看着她道:“马上就是十六卫大比了,你可以赌啊,到时候,赌坊肯定会开出盘口。”

    唐妖精号称赌神,当初借着唐宁考中状元,赌赢了近百万两银子,没有什么是比这个来钱更快的。

    “赌博有风险。”唐夭夭看着他,问道:“你不是在兵部吗,有没有什么内幕?”

    想不到做事向来不拘一格的唐妖精也变的勤俭持家起来,这种进步让唐宁感到意外。

    不过,兵部只是具有十六卫大比的承办权,办的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不存在什么内幕或者暗箱交易,除非他给参赛某只强队饭菜里下毒,押另一只弱队取胜,反正他们的伙食是兵部管的,这个办法的可操作性很强。

    但这样做又太败人品了,不是君子所为,赚来的钱也不干净,最主要的是有风险,还不如培养一支弱队作为黑马,可唐宁并不属于十六卫,这个想法没有一点可操作性。

    这件事情可以先放一放,作为承办方,兵部就算是没有什么暗箱和黑幕,但内幕肯定还是会有一点的。

    大比的筹备事宜好像是吴郎中在负责,到时候向他打听打听就行。

    萧珏最近天天往这里跑,从门外快步走进来之后便看着唐宁,问道:“听说你今天打了十六卫校尉?”

    唐宁看着他脸上的几块青紫,问道:“你脸怎么了?”

    萧珏摸了摸脸,说道:“没怎么,不小心碰到了。”

    好好的一张脸碰的青一块紫一块也不容易,唐宁倒是没有继续追问,点头道:“兵部不是他们的军中,我只是教训教训他们,让他们不要太放肆,你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

    “我怎么知道?”萧珏瞥了他一眼,说道:“全京师都知道,十六卫校尉在兵部被人揍了,十六个打不过一个,一点儿脸面都没有留下……”

    唐宁之前在京师的名气,大都是靠他的三元状元得来的,当然,下一届科考马上就要到了,他的状元身份逐渐的不被人们提起,但说到扫把星,侍郎克星,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因为打人而扬名,对他来说,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一打十六的战绩,怎么都比扫把星好听多了。

    唐宁看了看萧珏,问道:“你今天怎么这个时候来了,今天应该是你值守吧?”

    萧珏摆了摆手,说道:“今天以后,我就不在右羽卫了,我现在是左骁骑校尉。”

    陈皇对于萧家的照顾,已经很足了,萧珏任羽林都尉才一年,便升任骁骑校尉,骁骑卫虽然不如羽林卫,但骁骑校尉可是正六品的武职,萧珏只用了一年时间,便升了整整一级。

    可怜他累死累活的在六部跑来跑去,抓贪官除佞臣,中途还千里迢迢去了一趟楚国,多次身陷险境,才只升了一级而已。

    而萧小公爷,只是在京师混了一年日子而已,这就是皇帝小舅子和普通人的差别。

    唐宁看着他问道:“无缘无故的,陛下为什么让你去骁骑卫?”

    萧珏解释道:“我爹以前是骁骑卫大将军,他的很多部下都在骁骑卫,我们这些人,一开始都会在羽林卫中历练,等到两三年后,就会被调往其余十二卫……,对了,这次左骁骑卫的大比,就是我负责的。”

    “你负责?”唐宁看了看他,想到一件事情,问道:“左骁骑卫的实力如何?”

    萧珏道:“还行吧。”

    “去年的小比,在十六卫中排第几?”

    “第十五。”

    “第十五?”唐宁眼前一亮,点头道:“十五好啊……”

    萧珏看向他,问道:“你什么意思?”

    唐宁没有正面回答他,看着萧珏问道:“你想发财吗?”

    萧珏摇了摇头,说道:“不想,我的银子够花。”

    唐宁又一次问道:“真不想?”

    “不……”

    萧珏只说了一个字,嘴里就被唐宁塞进去一个鸡腿,唐宁看着他,摇头道:“不,你想。”

    ……

    “唐大人。”

    “唐大人好。”

    “唐大人,早。”

    唐宁再一次回到兵部的时候,和前两天的待遇截然不同。

    刚来兵部,兵部的大小官吏都对他避之不及,今天则变得格外热切,不管是他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官员,都主动和他打招呼。

    走到兵部衙自己值房的路上,耳边听到的都是昨日他一挑十六的辉煌战绩,昨日一事,十六卫丢了面子,兵部则是扬眉吐气,兵部官员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对他的态度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此外,他还听到了另一条消息。

    昨天发生的暴力事件不止一件,据说,昨日在某座酒楼,有人看到尚书大人的女儿,在京师有着赫赫威名的陆大小姐,当众对某人动手,动手的原因似乎是对方辱及陆大小姐,说她一辈子都嫁不出去,触及了陆大小姐的逆鳞……

    众人对生的美貌但脾气火爆的陆大小姐表示可惜,以及对那敢揭魔女逆鳞的萧某表示可怜……

    唐宁站在走廊上听了一会儿八卦,这才回到自己的值房。

    他刚刚坐下,就看到陆鼎从外面走进来。

    唐宁站起身,拱手道:“尚书大人。”

    “不必客气。”陆鼎挥了挥手,说道:“本官找你来,是有一件事情。”

    唐宁道:“什么事情,陆大人说吧。”

    陆鼎道:“昨天你提出的十六卫大比的新制,本官觉得很好,不仅公平,我兵部承受的压力也小了许多。”

    唐宁看了看他,问道:“陆大人的意思是……”

    “本官的意思是,此法既然是由你提出,这次的十六卫大比,便由你负责筹备,毕竟,没有人比你更熟悉这项新制了。”

    陆鼎说这句话的时候,还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这种事情,向来都属于吃力不讨好,不仅无利可图,一旦什么地方做不好,还会遭到十六卫的责难,负责此事之人,即便是兵部内部,每年也是互相推诿的。

    唐宁来的路上还在想,四年一度的十六卫大比,可操作的地方实在太多,可惜不是他负责,没有办法把握着这其中的商机,没想到刚到兵部,陆鼎就将这个机会送过来了。

    他想了想,看着一旁的吴郎中,说道:“今年的大比是由吴郎中负责,如此一来,我不是抢了吴郎中的差事,这不好吧?”

    “好!”吴郎中怔了一瞬,立刻站起来,说道:“本官正担心若是办不好此事,岂不是辜负了陆尚书的信任,唐大人能者多劳,本官没有一点儿异议……”

    “既然如此,那下官只好遵命了。”唐宁叹了口气,看着陆鼎,问道:“不知此次大比的费用……”

    陆鼎面色略有尴尬,说道:“兵部的资金向来紧张,十六卫大比朝廷往年都不会拨款,兵部能拿出来的,只有一千两……”

    资金问题也是兵部遇到的难题之一,十六卫大比,朝廷从不拨款,兵部只能自己出资,对于经费本就紧张的兵部来说,不可能拿出太多的银子去筹备……

    唐宁面露难色,说道:“陆大人,你也知道,十六卫大比,需要投入不少的人力物力,这一千两……”

    既要马儿跑,又不给马儿草,这根本就是互相矛盾的事情。

    陆鼎看着他,说道:“兵部最多能拿出两千两,不能再多了。”

    唐宁看着他,叹了口气,说道:“既然如此,下官试试吧。”

    见他答应下来,陆鼎松了口气,又鼓励了他几句,才匆匆离开。

    回到自己的衙房,他端起茶杯,却并没有喝,脸上浮现出犹豫之色。

    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没有人愿意做,原以为劝说唐宁要费不少口舌,没想到居然这么容易,容易到他开始自我怀疑,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想了许久,都没有想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他摇了摇头,不再去想。

    无论如何,这桩难事,总算是了结了。

    兵部衙中,已经拿到这次十六卫大比举办权的唐宁,刚刚坐回自己的位置。

    他要写一份策划书。

    一份关于“第一届唐人杯十六卫锦标赛”的策划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