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章 再见公孙影
    最快更新如意小郎君最新章节!

    唐宁只说了一半,陈皇就有一种直击内心的感觉。

    作为皇帝,他是整个陈国最富有的人,同时也是最贫穷的人,兵部要钱,工部要钱,赈灾要钱,官员的俸禄要钱,打仗也要钱……

    官员的俸禄不给,他们都饿死了,谁给朝廷办事?

    赈灾的钱不给,灾民就会造反,朝廷需要投入更多的银子去镇压。

    打仗的钱不给,贪得无厌的草原人就会得寸进尺,只有把他们打狠了,打怕了,边境才能安稳。

    什么地方都要钱,国库的银子再充盈也不够,平日里他也是能省则省,否则根本不会答应由商人筹办十六卫大比的事情。

    售卖门票充盈国库自然好,但也有些问题,他想了想,看着唐宁道:“朝廷有朝廷的威严,怎可用这种方式来充盈国库?”

    唐宁早有准备,补充道:“陛下,售卖大比门票,都是以筹备商的名义,不涉及朝廷,那三成,只是朝廷的税收而已,另外三成,是对兵部的捐赠……”

    陈皇想了想,开口道:“三……”

    眼见陈皇要讨价还价,唐宁立刻道:“此外,臣还有一个想法,想要请示陛下。”

    陈皇被打断了思路,看着他,问道:“什么想法?”

    唐宁道:“十六卫大比,乃是四年一度的盛事,朝廷既然邀请了他国使臣,何不邀请京中各行各业的百姓,让他们一同见证十六卫之威严,见证朝廷之威严……,陛下曾经说过,“公正无私,一言而万民齐”,十六卫大比,百官可观,权贵可观,外邦使者可观,为何唯独我陈国百姓不可观?

    若是陛下格外恩典,邀请京中百姓观礼,乃是建国以来的开创之举,有助公正之风,使得百姓齐心,百姓心齐,则国家安稳……”

    唐宁的这一番话,使得陈皇思忖许久,暂时忘记了门票的事情。

    这些话他没有想过,但却也觉得极有道理,这是一个使得百姓归心的机会,而民心,是作为一位帝王,最渴望得到的东西之一。

    他看向唐宁的目光变得更加满意,不仅仅因为他是罕见的三元状元,还因为他和方哲不同,做的每一件事情,都能深得他意。

    某一刻,他又想到一事,看着唐宁问道:“公正无私,一言而万民齐……,朕何时说过这句话?”

    这句话极有哲理,是足以传世的名言,可陈皇却不记得他什么时候说过。

    这句话其实出自另一个世界的《淮南子》,可这个世界的版本中并没有,唐宁不信陈皇能记得他说过的每一句话,拱手道:“这是陛下曾经教导过臣的,臣现在还记忆犹新……”

    陈皇仔细想了想,觉得有点印象,又好像没有,轻咳一声,目光望向魏间,问道:“朕有说过这句话吗?”

    魏间想了想,开口道:“陛下……,大概,或许,可能是说过吧。”

    他说完之后,抬起头,见陈皇还是看着他,怔了怔之后,立刻会意,望向一旁的翰林,说道:“记下来!”

    皇帝的经典语录是要记录留存的,要不然,千百年后,别人怎么知道“公正无私,一言而万民齐”是出自哪位皇帝之口?

    唐宁站在下面静静的看着,为了转移话题,将这一句名言送给陈皇,满足满足他脆弱的虚荣心,也算是值了。

    陈皇满意的看着翰林院官员记录完毕,才再次看向唐宁,说道:“你能记住朕的教诲,朕心甚慰,此事,朕便交给你去办了。”

    唐宁拱手道:“臣必不负陛下所托。”

    “另外,那门票的事情,朕也准了。”陈皇看着他,说道:“你有为朕分忧之心,时刻想着为国库减轻压力,很好,以后也要时常想着这些。”

    唐宁道:“臣谨记……”

    陈皇点了点头,说道:“以后关于十六卫大比事宜,你可自行做主,无须再大事小事都向朕禀报……,没什么事情的话,你就先回去吧。”

    唐宁离开之后,陈皇仔细琢磨着刚才那句话,喃喃道:“朕怎么一点儿都不记得,朕曾经说过那句话了?”

    “陛下日理万机,自然不可能每句话都记得。”魏间笑道:“不过,唐大人既然说了,想必陛下是说过的,他总不至于编出那么一句来蒙骗陛下吧……”

    “这倒不至于。”陈皇摇了摇头,说道:“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无聊的人……”

    他站起身,在殿内踱着步子,缓缓道:“他懂商事,也不是一件坏事,若是朝廷的一应产业,都由他打理,或许国库以后就不缺银子了。”

    朝廷虽然不重视商人,但也会以国家的角度,从事一些商业活动,比如盐铁专营,京中也有官方经营的青楼楚馆等。

    陈皇说完之后,又自己摇了摇头,说道:“不过,这样未免有些大材小用,还不如让他在朝廷多走一走,多发挥发挥作用……”

    ……

    唐宁走在宫里,圆满的完成了此行的任务。

    见过贪财的财主和贪财的财主女儿,想不到还有贪财的皇帝,认识了楚皇,了解了陈皇之后,他才深刻的体会到,所谓的天子,其实也是普通人,陈皇贪财,楚皇小气……

    虚荣心得到满足的陈皇彻底的放权给他,以后做什么都不需要向他汇报了,这是一个额外收获,不过该做的已经做的差不多了,接下就让它自己酝酿了。

    他走出御书房,穿过几座宫殿,神色忽然一动,偏过头望向另一边。

    从他左侧的某座宫殿中,走出了几道人影。

    唐宁的目光停留在为首的一人身上,看着她缓缓走过来。

    公孙影看着他,说道:“唐大人,我们又见面了。”

    公孙影从县衙大牢调往刑部的时候,身上还有脚镣手镣,这些东西此刻都不见了踪影,从她身上,看不出一点儿囚犯的样子。

    公孙影看着他,笑着问道:“是不是很惊讶?”

    唐宁没有否认,点头道:“是有点意外。”

    公孙影看着他道:“我也没有想到,贵国皇帝陛下,对于毒蛊之术会这么感兴趣。”

    在宫里看到她,唐宁虽然意外,但也并不是多么震惊。

    她能以汉人的身份,获取完颜部的信任,已经很说明她的本事,这样想来,她能在这种情况下翻身,也不是多么让人惊讶。

    这充分表明,行走江湖,如果能懂得一门冷僻的技术,的确可以比普通人混的好。

    公孙影看着他,说道:“我不能出宫,你帮我带一句话给我师姐。”

    唐宁瞥了他一眼,说道:“我和你很熟吗?”

    “我们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公孙影看着他,说道:“我曾经是想对付你,但这一路上,你应该已经报复回来了,我们两两扯平,我以后不会再和你为敌。”

    她看了唐宁一眼,说道:“你帮我告诉她,不用想着救我出来,另外,时间会证明,我当初的选择,才是对的。”

    她说完之后,就向着唐宁来时的方向走去。

    这女人挺会自作主张的,唐宁看了她的背影一眼,转身离开。

    ……

    天然居。

    苏媚坐在桌前,伏案写着些什么,见唐宁进来,也没有停下,说道:“我还有些事情要忙,你先坐一会。”

    唐宁坐在她对面,说道:“晚上有空吗,和娘一起去家里吃顿饭吧。”

    他当初答应过带赵蔓过来,却一直没有机会,还不如和她们一起回去,反正有苏媚在,别人也不会误会。

    名叫白锦的老妪从门外走进来,说道:“她晚上有事。”

    “哦,是吗?”唐宁想了想,说道:“我刚才从宫里回来,碰到了公孙锦,她让我带句话给你。”

    老妪大步走过来,问道:“什么话?”

    “她说……”唐宁挠了挠脑袋,说道:“呀……,不小心给忘了,最近记性真是越来越不好了……”

    老妪看了看他,又看了一眼苏媚,说道:“她今天晚上没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