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一章 疑问
    苏媚的师父挺上道,唐宁就喜欢和这样的聪明人打交道。

    “你师妹说,她在宫里很好,不需要你救她。”他看着这老妪,说道“另外,她还让我转告你,时间会证明,她当初的选择才是对的。”

    “她是怕坏了她的事吧?”老妪面色阴沉,冷哼一声,说道“谁对谁错,现在还言之过早……”

    公孙影的蛊术虽然厉害,但是陈皇身边高手众多,她翻不起什么风浪,说不定等到哪一天陈皇对于蛊术的好奇心没有那么重了,挥挥手就能让她彻底消失。

    唐宁对于这对师姐妹的事情其实是有一点好奇的,但不管是问公孙影还是问这老妪,她们肯定不会说,他也就没有自讨没趣。

    只是在一起回去的路上,他坐在马车里,看着苏媚问道“她们说的什么错和对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苏媚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你从楚国回来之前,我甚至不知道我还有一位师叔。”

    这老妪神神秘秘的,图谋的一定不是什么好事,她们想干什么,唐宁管不着,但苏媚却在她的身边,由不得他不上心。

    苏媚看出了他的心思,白了他一眼,说道“放心,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

    比起冷冷清清的天然居来说,唐家便热闹多了。

    安阳郡主已经带着小如和小意融入了京师的名媛圈子,平日里也有一些来往,就算唐宁不在,她们也不会无聊。

    “苏姐姐。”今日她们都在家,小意和小如走上前,先是和苏媚打了招呼,看看左右无人,才看向她身旁,小声的叫了一声“娘”。

    唐宁走回书房,在左侧的墙壁轻敲六次,三声缓慢,三声急促。

    这是他们约定的暗号,没多久,赵蔓就从公主府过来了。

    她走到唐宁身旁,红着脸,小声道“我想你了。”

    这是在外面,唐宁也不能做什么,只是笑了笑,说道“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赵蔓疑惑道“什么人?”

    唐宁道“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唐宁带着赵蔓走进房间,唐妤迎了上来,看了看赵蔓,问道“这是公主吧,小时候在宫里见过一次,没想到一眨眼就长这么大了。”

    赵蔓看了看唐宁,小声问道“她是……”

    唐宁在她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赵蔓怔了怔,脸色一下子就红了,双手不自觉的捏着衣角,小声道“伯,伯母……”

    唐妤牵着她的手,说道“进来说话吧……”

    女子们都在房内,屋内没有外人,也没有什么避讳,这种场合是不需要唐宁的,他来到院子里,看到晴儿在嗑瓜子,从她手里抓了一些,坐在她旁边一起嗑。

    唐夭夭从墙那边过来,看了看屋内的方向一眼,问道“里面在做什么,这么热闹?”

    唐宁懒得解释,说道“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唐夭夭看了他一眼,疑惑的向那边走去。

    晴儿看了看院墙,一边嗑瓜子,一边说道“姑爷,我们为什么不把那堵墙拆了?”

    晴儿嗑瓜子有个习惯,她会先磕一堆瓜子仁,然后将之一起吃掉,唐宁趁她不注意,偷偷捏了一些她剥好的,面不改色的问道“为什么要拆?”

    晴儿道“反正夭夭姐和姑爷都不走门,每天翻来翻去的不累吗,还不如拆了好……”

    话不能这么说,虽然他们都没有走门的习惯,但那堵墙在与不在的意义可是截然不同。

    那堵院墙立在那里,说明他和唐夭夭是两家人,这样就算是翻墙被唐财主看到,也不会太生气,要是直接将墙拆了,唐财主不得找他拼命,在某方面,唐财主和信王一样小气。

    小气是商人本性,从他经常纠正唐宁的话就可以看出来。

    唐宁解释道“夭夭的爹不会同意的。”

    “哦……”晴儿点了点头,准备将放在纸上的瓜子仁倒在手上一起吃掉,低头看了看之后,又抬头看向唐宁,问道“姑爷,你是不是偷吃我瓜子了?”

    唐宁摇头道“没有。”

    晴儿双手抱胸,用一种已经看穿一切的眼神看着他。

    双手抱胸这个动作,唐夭夭很喜欢做,只不过她没有底子,做这个动作前后,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晴儿就不一样了,她本来底子就好,搬到京师这两年,不知道是二次发育了还是什么原因,几乎每天都有新的变化。

    唐府上下,她的年纪算是小的,但身材确实最凸显的,怕是和澜澜比起来也不遑多让,而且,由于她身材娇小,两相对比之下,另一方面就显得更加突出,再加上她略显稚嫩的脸庞,正好是某种男人最喜欢的类型。

    晴儿有些无奈的看着他,将手上剩下的瓜子也放在他的手心,说道“姑爷你想吃就告诉我啊,我又不会不给你,别忘了,我可是小姐的通房丫鬟……”

    晴儿还是很有做一个通房丫鬟的觉悟的,重新拿出一把瓜子,说道“你先吃我剥好的,我再给你剥……”

    ……

    唐夭夭走进房间,第一眼便看到了苏媚,只要有她在的场合,想不第一眼注意到她都难。

    她撇了撇嘴,看到另一道熟悉的身影时,立刻变得矜持起来,缓步走过去,微笑道“伯母好。”

    “是唐……”唐妤看着她,刚刚开口,忽而看到她手腕上戴着的手镯,怔了怔之后,便用一种全新的目光打量着她,热情道“是夭夭啊,许久不见,变得更漂亮了……”

    唐夭夭愣愣的看着唐妤握着她的手,有些不太习惯。

    以前唐宁的娘对她虽然热情,但也没有像现在这样热情,回过神来之后,才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伯母过奖了……”

    今天小如和小意亲自下厨,小小被老乞丐带出去了,方新月本来是过来找她一起玩的,现在则变成了打下手,再加上非要凑过去的赵蔓,厨房便人满为患了。

    这种事情,唐夭夭和苏媚都帮不上什么忙,坐在亭子里和唐宁下飞行棋。

    人越是缺少什么,便会越在乎什么,唐宁前世孤身一人惯了,如今则非常享受这种一家人热热闹闹的场面。

    苏媚挪动棋子的时候,不小心露出手腕的手镯,唐夭夭看了看她,又瞄了唐宁一眼,问道“你的镯子哪里来的?”

    唐宁解释道“我娘送的。”

    两只镯子不是一对,但却很相似,玉质也差不多,事实上小如小意,包括唐水赵蔓,她们手上的镯子也差不多,像是同一家店里批发的一样。

    苏媚看了看唐夭夭手上的镯子,隐晦的瞥了唐宁一眼,却没有发问。

    一局棋下完,唐夭夭望向苏媚,说道“下棋没意思,要不,我们切磋切磋?”

    苏媚放下棋子,说道“好啊。”

    唐宁给了她一个眼神,示意她让着唐夭夭一点,唐妖精哪里都好,就是总认不清自己的实力,她也就是能欺负欺负自己,苏媚想要对付她,都用不着动手。

    唐宁本来打算去练武场看看她们比试的,站起身,目光忽然看向坐在亭中角落里,望着某个方向失神的身影,缓步走过去,轻声道“娘,我有件事情,想问问你。”

    唐妤回过神,看着他,笑问道“什么事?”

    唐宁想了许久,才终于打定主意,开口道“我想问一问,关于我爹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