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二章 随便长长
    这个问题其实藏在唐宁心中很久了,只是出于某种顾虑,他一直没有问出来。

    而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他心中也抱有某种期待,不可思议的缘分或是巧合,已经在他身上发生了一次,为什么不能发生第二次?

    即便是有那么一丝的可能,能让“家”这个字眼得以圆满,他也不会放弃。

    唐妤怔了一瞬,随后才看着他,微笑道“你想问什么?”

    唐宁想了想,说道“我爹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唐妤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道“他是一个书生,和你一样有着书卷气,他很懂得照顾人,读书也很刻苦……”

    唐宁听着她的描述,心中已经有某个书生的形象浮现,虽然看不清脸,但大致也清楚,他在这个世界的父亲,是一个文弱书生,有着书生气质,读书刻苦,待人温和很多书生都是这个样子。

    他犹豫了一会儿,才再次问道“他还活着吗?”

    “当然。”唐妤笑了笑,说道“他说会回来找我们的,也一定会回来找我们的。”

    唐宁想了想,问道“那他现在在哪里?”

    唐妤摇了摇头,神色却没有丝毫的改变,眼中的期许和失望,也从来没有暗淡过。

    唐宁沉默片刻,有些试探的问道“他的右手手臂上,是不是有一块米粒大小的疤痕?”

    唐妤转头看着他,诧异道“你怎么知道?”

    今夜星光璀璨,唐宁一个人走出亭子,抬头望着夜空,不知道在这穹顶之上,是不是真有一种叫做命运的东西。

    上一世的父亲,便是因为保护他,不小心受了伤,从此右手手臂上便留下了一块小小的疤痕。

    他也不太明白,他莫名其妙的来到这里,到底是老天爷和他开的玩笑,还是对他的馈赠?

    砰!

    这一点他不明白,却明白了没事不要走夜路,走夜路的时候,也不要看头顶,要不然很有可能会撞在墙上。

    唐夭夭揉着胸口看着他,羞恼道“你眼睛长在脑门上了!”

    唐宁看向前方,才发现撞的不是墙,而是唐妖精,只是两者撞起来的感觉却没有多大区别。

    从她现在的反应来看,应该是输给了苏媚,而且是很干脆的那种输。

    “不错啊。”苏媚从她身后走出来,说道“这么久不见,你的进步很大,你要是一直进步这么快,再过两年,我就不是你的对手了。”

    这算是对唐夭夭的称赞了,不过唐妖精显然不这么觉得,看着她,说道“有机会再比!”

    苏媚倒也没有拒绝,自顾自走到亭子里,唐宁则是先回了书房,唐夭夭跟进来,挺起胸,看着他问道“你觉得我和她差距很大吗?”

    唐宁低头看了看,觉得这个问题好像有些太私密了点,他不好回答。

    唐夭夭瞥了他一眼,问道“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唐宁回了回神,再次低头看了看,点头说道“差距是不小。”

    唐夭夭也低头看了看,随后就意识到了什么,羞恼道“我说的是武功,你说的是什么?”

    唐宁愣了一瞬,疑惑道“我说的也是武功啊,你想到哪里去了?”

    唐夭夭胸口起伏了几下,强行镇定下来,剜了唐宁一眼,没好气道“你上次给我的那个按摩秘术,一点儿用都没有!”

    “你用了?”

    “没有!”

    这么明显的自我矛盾,唐宁也不敢拆穿她,说道“你或许可以向晴儿讨教讨教……”

    论武功,一个唐夭夭可以打十个晴儿,但是在某方面,一个晴儿可以打十个唐夭夭。

    说到晴儿,唐夭夭的脸上就浮现出了羞愧之色,咬了咬牙,低声道“她难道感觉不到重吗……”

    “有谁会嫌这个重……”唐宁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便受到了一记来自唐夭夭的冷眼,一边向门外走去,一边道“我去看看饭做好了没有……”

    晚宴结束之后已经很晚,唐宁干脆便不让她们回去了,苏媚霸占了唐宁的书房,苏如和钟意陪着唐妤一起,唐宁一个人睡客房。

    他走到院子里的时候,看到唐夭夭和晴儿站在角落里,晴儿似乎是被唐夭夭追问的急了,声音有些无辜道“我也没吃什么,就随便长长啊……”

    ……

    十六卫大比的消息流传到市井,经过了几日的议论和发酵,热度开始逐日攀升,原先只限于上层官员和权贵所了解的比试,这一次却在极短的时间内被所有人知晓。

    这一点,从唐人斋的报纸销量就能看出来。

    报纸每日的刊印量都比前一日多,卖光的速度却越来越快,这其中,大多数都是赌徒们用来做参考用的。

    虽然报纸的价格低廉,几乎没有利润,但是对于普通百姓来说,还是不愿意花一文钱去买这些没用的东西。

    唐宁昨天才让唐人斋做了一个市场调查,调查的内容是十六卫在百姓心中的实力排名。

    只要做完这个调查,就可以免费领取报纸一份,引来百姓们积极踊跃的参加。

    调查结果显示,在百姓心中,左右羽林卫和左右金羽卫依然是十六卫中实力最为强横的,很有可能牢牢的占据此次大比的前几名,至于其他卫,支持率显然很小,近五百份调查表,其中四百五十份以上,左骁骑卫的排名都在十三名之后。

    除此之外,近几日在京师传的沸沸扬扬的,还有与十六卫大比相关的一事。

    往年的大比,观看的都是朝中重臣,或是京中权贵,要么就是别国使臣,京师的百姓,是没有资格观看的。

    而今年,宫墙上早早的贴上了皇榜,陛下曾言“公正无私,一言而万民齐”,因此,朝廷决定邀请一些百姓,作为代表,共同见证这场盛事。

    届时,不管是农夫还是铁匠,是读书人还是商人,都有机会参加,这一消息的传出,顿时便使得无数百姓激动不已,虽然不一定会选中自己,但也有了一种被尊重被重视的感觉,在知道这项命令是陛下下达的之后,市井间歌颂圣帝明君的声音就多了起来。

    唐宁特意针对此事做了一个采访报道,占据了报纸的一半幅面,相信陈皇看了之后,虚荣心又会得到很大的满足。

    至于他自己,不能总是搞这些虚的,距离大比之期越来越近,要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让骁骑卫这群乌鸦飞上枝头变凤凰,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为此,他特意让丐帮的几位精英弟子住在骁骑营,就是为了将老乞丐教他们的阵法教给那一百名骁骑卫。

    骁骑营演武场上,萧珏看着场上大声喊杀,不停变换阵势的一百人,走过来,说道“怎么样?”

    唐宁道“有点样子了。”

    老郑蹲在地上,目光瞥了瞥演武场,不自觉的搓了几下手,淡淡道“花架子而已,真要是上了战场,就凭这种小孩子过家家的所谓阵法,上多少死多少……”

    唐宁看向老郑,问道“什么意思?”

    老郑目光望着演武场,平静道“战场是以命搏命,这种花架子,应付十二卫尚可,要是皇帝的亲军也是此等水平,羽林卫大将军的脑袋,早就被砍掉十次了。”

    唐宁诧异的看着老郑,对他说话的同时,还时不时搓手的举动表示不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