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四章 两根木头
    最快更新如意小郎君最新章节!

    一言不合就送客,唐宁隐隐的觉得,唐财主的脾气要比以前大了点。

    不过这也正常,在如今的京师商人圈子里,没有人不羡慕他的,毕竟,这世上有很多东西,都是用钱买不到的。

    因为十六卫大比一事,有太多的商人,都对唐家表示出了善意。

    唐宁和唐夭夭走出客厅,这才看着她,说道:“别听刚才那家伙瞎说,什么郎才女貌、金童玉女,天生一对的,简直是一派胡言……”

    唐夭夭皱眉盯着他,问道:“你的意思是,我配不上你?”

    “没有……”唐宁怔了怔,立刻摇头道:“你温柔善良,善解人意,秀外慧中,宜室宜家……,你这种优秀的女子,当然配得上我了。”

    唐宁意识到了他刚才那句话的漏洞,未免被唐妖精质问,昧着良心才终于将这个问题糊弄过去。

    “呸,谁要配你了?”

    唐妖精还是啐了他一口,甩了甩脑袋离去。

    秀儿站在院子里,看着这一幕,悠悠的叹了口气。

    唐宁同样叹了口气,问道:“你是不是也觉得你家小姐很奇怪?”

    秀儿瞥了瞥他,说道:“奇怪的人又不止她一个……”

    生意场上的事情,有唐夭夭盯着,唐宁可以放一百二十个心,他只需要把兵部该做的事情做好就行。

    陆尚书对他目前的作为很满意,筹备十六卫大比本来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累死累活的,还要被十六卫挑刺抱怨。

    现在则不一样了,兵部没有了经济压力,还能从大比中分到银子,等于是十六卫辛苦比试为他们赚钱,坏事变好事,整个兵部的积极性都被调动了起来。

    临近下衙之时,萧珏就来兵部找他了。

    左骁骑卫的一百人被老郑拉去了山里,闭关操练一个月,萧珏这位校尉却是清闲。

    下衙之后,两人一同出了兵部,萧珏看了看从里面走出来的陆鼎,抬手道:“陆尚书早。”

    陆鼎只是看了他一眼,却没有回应,自顾自的走开。

    唐宁看向萧珏,问道:“你得罪过他?”

    “我和他连话都没有说过几句。”萧珏也是一脸的郁闷,说道:“是他女儿欺负的我,他还摆什么臭架子……”

    兵部尚书陆鼎是男人,不存在更年期什么的,能让一个中年男人无缘无故的不待见一个人------唐宁对此深有体会。

    唐宁看着他,以一个过来人的口气说道:“他可能是觉得,你对他的女儿有什么非分之想。”

    “我,对陆雅?”萧珏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说道:“我在京师连老婆都娶不到,还不就是因为她,我还担心她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呢!”

    他看向唐宁,认真的说道:“一会你多教我几招,我和陆雅约好了,明天在城外决斗,能不能挽回面子,就看你了……”

    唐宁问道:“你不是不打女人吗?”

    萧珏冷哼一声,说道:“她也算女人?”

    唐宁想了想,又问道:“你觉得今天学两招,明天就能打败她?”

    萧珏坚定且深信不疑道:“我觉得,她也就只比我厉害那么一点点,我还是有机会的……”

    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也点不醒一个心理没逼数的人,陆雅出身将门,从小习武,连唐宁都不敢说他刚才那句话,萧珏需要遭受足够的打击,才能彻底认清自己的实力。

    陆府。

    陆鼎还未走进家门,就看到一道身影从里面走出来。

    他看着陆雅,问道:“去哪里?”

    陆雅道:“出去走走。”

    陆鼎皱眉道:“又去萧家?”

    陆雅道:“闲着也是闲着,我去陪萧老爷子说说话,萧家也没几个人能陪他说话的。”

    陆鼎看着她,问道:“我就不明白,萧珏有什么好的,你怎么就……”

    “他哪里都好。”陆雅不假思索的说了一句,语气顿了顿,又道:“就是人木头了一点。”

    陆鼎眉头更皱,说道:“他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那也是因为我。”陆雅深吸口气,说道:“这是我欠他的,我走了……”

    看着女儿大步离开,陆鼎的脸上浮现出怒容,随后又变的无奈,摇了摇头,走进家门。

    刚刚回到家的陆腾站在院中,抬头道:“爹。”

    “爹什么爹?”陆鼎看了他一眼,没好气道:“看看人家萧珏,年纪轻轻就已经是校尉了,再看看你,三年才混到都尉,都是将门出来的,差距怎么这么大……”

    莫名其妙的挨了一顿训斥,陆腾怔立原地,表情无辜。

    萧珏的都尉,是他自己通过科举得来的,能这么快升任校尉,也是陛下对萧家的特别恩赐,是他所比不了的……

    他有些难以接受的是,萧珏萧小公爷,以前一直是被当做反面例子的,这两年不知道是怎么了,一下子就变成了京中将门子弟抬起头都不能望其项背的存在,更是经常被用作比较的“别人家的孩子”……

    ……

    唐府,书房之中,唐宁放下笔,望向萧珏,问道:“赢了?”

    “差一点。”萧珏摇了摇头,却也并不是多么丧气,说道:“我今天差一点就赢她了,再多练习几天,一定能赢,我和她约好了,三天后再比。”

    萧珏和陆雅的差距可不是一星半点,甚至要比唐宁和唐夭夭的差距还要大。

    唐宁百思不得其解,他是怎么得出差一点就能赢过陆雅的结论的?

    他想了想,目光看向萧珏时,就变的有些耐人寻味了。

    “还好我们事先约好了,打人不打脸。”萧珏揉了揉脸,说道:“你要不再教我几招特别的?”

    反正他怎么都不可能赢,唐宁也就随便教教了,常言道,傻人有傻福,常言又道,身在福中不知福,萧珏两者竟然全占了。

    有老郑操练骁骑卫那些人,萧珏就闲了下来,没事了来唐宁这里学学秘术,再赌上男人的尊严,去挑战陆雅……

    虽然每次都是以失败而告终,但自信心膨胀的萧珏每次都觉得,他只是差了那么一点点,居然变得刻苦练功起来,和陆雅的比试,也从三天一次,变为了一天一次。

    因为嫌每次去城外麻烦,他直接将地点选在了唐宁家里,唐府后院的练武场够大,足够他们折腾。

    萧珏和陆雅在练武场上折腾,唐宁和唐夭夭坐在墙头,百无聊赖的看着。

    陆雅的放水再也明显不过,甚至有些明显的过分,奈何萧珏就是看不出来,被陆雅一脚揣在屁股上,在草地上滚了两圈之后,拍了拍屁股爬起来,说道:“刚才是我大意了,就差一点,明天再来!”

    陆雅拍了拍手,瞥了他一眼,问道:“你的新招式和谁学的,能不能教教我?”

    “这怎么行!”萧珏想都没想的就拒绝了,坚定道:“把这些绝招教给你,让你打败我,我有那么傻吗?”

    陆雅看了看他,说道:“你教我,我请你吃饭,天然居的名菜你随便点,怎么样?”

    萧珏摇了摇头,说道:“那里的饭我都吃腻了,不去。”

    唐宁坐在墙头,摇头道:“朽木不可雕。”

    唐夭夭和他并排坐在一起,对他的话表示同意,点头道:“真是一根木头……”

    秀儿站在院子里,看着墙头上的两道身影,叹息道:“两根木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