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七章 校场冲突
    为什么?”

    萧珏看着唐宁,一脸惊讶,问道:“我在羽林卫也待过,羽林卫绝对没有这么厉害,我们第一场为什么要故意输?”

    唐宁看着他,问道:“示敌以弱懂不懂?”

    “没必要啊……”萧珏摇了摇头,说道:“连羽林卫都不是他们的对手,完全可以一路碾压,骁骑卫翻身的机会到了。”

    比赛只是途径,赚钱才是目的,萧珏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唐宁看着他,说道:“总之这是计策,你就别管了,你不是还有事情找陆雅,快去吧……”

    萧珏想了想,点头道:“好吧,那我下午过去找你。”

    本来和萧珏约好了下午再商讨商讨战术,但萧珏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唐宁直到第二天早上才见到他。

    “太过分了!”他一瘸一拐的走出大营,咬牙道:“这个疯女人,我不过就是问问她有没有认识的将门好姐妹……”

    “女人心,海底针。”唐宁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别管陆雅了,骁骑卫马上就要上场了……”

    骁骑营是这次十六卫大比的举办场地,在接下来的近半个月,十六支队伍将在这里角逐胜负。

    首先进行的是小组赛,十六卫被按照往年的排名,分为四个组,组内循环赛四进二,需要打六场,每天四场,需要六天时间。

    左骁骑卫是今日的第一场,他们的对手是左羽林卫,这次十六卫大比夺冠的热门队伍之一。

    兵部早就发出了消息,在这次大比中获得第一名的队伍,每人都能拿到一百两银子的奖励,带队将领奖一千两,这对于这些大多数出自贫民之家的人来说,无疑是一笔巨款,参加比试队伍的热情,也要远胜往年。

    左羽卫的人还没到,场内已经有不少人了。

    小组赛是不对外开放售票的,却也不阻拦十六卫中人前来观看,包括京中的一些权贵,将门子弟,也可以在一旁观看。

    左羽卫是由陆腾带队的,按理说一个都尉,还不足以代表左羽卫出战,但陆家地位不低,家族子弟在军中,都是被破格提拔的,不缺露面的机会,等到熬足了资历,便能轻易的再上一层。

    萧珏站在唐宁身边,终于忍不住问道:“今天真的不能赢吗?”

    唐宁知道他是不想输给陆腾,看着他问道:“你是要钱还是要一时的面子?”

    萧珏想了想,觉得还是银子重要,主要是他在京师已经没有什么面子了。

    他沉默了一会儿,忍不住道:“你说我上辈子是不是欠他们陆家的,他们怎么处处和我作对?”

    想到他整日被陆雅蹂躏,再看看他现在这副样子,就连唐宁都有些于心不忍,摇了摇头,说道:“其实今天也不是不能赢……”

    萧珏大喜道:“你有办法?”

    唐宁靠近他耳语了几句,萧珏眼中精光直冒。

    作为朋友,唐宁有些同情萧珏的凄惨经历,忍不住问道:“你有没有想过,陆雅为什么总是喜欢揍你,只要你在她面前提起别的姑娘,她就揍你揍的越狠?”

    萧珏充满怨气道:“因为她有病!”

    唐宁道:“我们不妨做一个大胆的假设。”

    萧珏道:“假设什么?”

    唐宁继续道:“假设她揍你只是为了引起你的注意,假设她是吃那些姑娘的醋了才对你不客气……,是不是容易理解多了?”

    萧珏想了想,说道:“那她还是有病!”

    唐宁循循善诱,说道:“如果我们假设她喜欢你,这一切不就都能解释的通了吗?”

    萧珏沉默了许久,目光望向他,说道:“你这个假设也太大胆了……”

    作为一个朋友,唐宁觉得他已经仁至义尽了,这么**裸的暗示……,不,这么**裸的明示他如果都不明白,老萧家的香火在他这里断了也情有可原。

    他最后看了萧珏一眼,挥了挥手,说道:“兵部那边还有事要忙,我先走了……”

    萧珏站在原地,表情愣愣,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片刻之后,猛地摇了摇头,喃喃道:“不可能,这一定不可能……”

    大比的场地在骁骑营,负责管理和裁判的,却是兵部。

    唐宁走过去惯例性的巡查了一番,和兵部众人打了一个招呼,没多久,左羽卫的人就来了。

    “唐大人。”距离大比开始还有小半个时辰,陆腾走过来,主动和他打了一个招呼。

    “大人。”跟在陆腾后面的是陈舟,这次回来,他也升了职,手下管着几十号人,现在是陆腾的副手。

    萧珏从旁走过来,瞥了陆腾一眼,问道:“你在这里干什么,想要贿赂兵部裁判吗?”

    萧珏的对姓陆的抱有天然的敌视,陆腾瞥了他一眼,目光望向他的身后,说道:“姐。”

    “还想用陆雅来吓我?”萧珏冷笑一声,说道:“别说她不在,就算她真的在这里,我……”

    陆雅从萧珏身后走过来,问道:“你怎么样?”

    “我就给你找个好位置。”萧珏指了指最前方的一处看台,说道:“那里的位置视野最好,我让人给你留着,决赛的时候,那可是亲王才有资格坐的位置……”

    经过了长久的摧残,毫无疑问,萧珏已经进化出了完美的求生欲,他带陆雅过去的位置,是除了皇帝的位置之外,最好的一处。

    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这句话,在萧珏这里得到了很好的演绎。

    “身为男人,我不跟她一般见识。”萧珏瞥了一眼前方,说道:“既然她来了,正好让她看看,我是怎么赢左羽卫的……”

    “呵呵,赢左羽卫,骁骑卫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几道人影从后方走来,最前方的一人看着萧珏,嘲笑道:“怎么赢,凭你萧珏的一张嘴吗?”

    萧珏眉头皱起,问道:“凌风,这里没你的事情。”

    那年轻人笑了笑:“呵呵,萧校尉好大的威风,骁骑卫想赢左羽卫,除了你的嘴,还能靠什么?”

    萧珏目光平静的望着他,说道:“你再说一句。”

    年轻人双手环抱,“我再说一句,你能拿我怎么样?”

    “你们,过来。”萧珏招了招手,立刻便有一队卫士小跑过来,站定道:“萧校尉!”

    萧珏看向那年轻人,说道:“说吧。”

    名为凌风的年轻人看了看那一队卫士,又看了看萧珏,这才想起来这里是骁骑营,是萧珏的地盘,他的双手慢慢从胸前放下来,低声道:“笑话,你让我说我就说,我偏不说……”

    他回头看了看后方,说道:“我们走……”

    唐宁看着萧珏,问道:“你和他有过节?”

    “没有。”萧珏摇了摇头,说道:“他是凌云的弟弟,凌家那些人,和我们向来不对付。”

    唐宁对于京中的将门有所了解,萧家和刘家黄家穆家等,都属于没落贵族,萧珏和刘俊穆羽他们属于一个圈子,而像凌家和陆家这种如日中天的家族,又属于另一个,圈子的实际情况还要更复杂,但圈子与圈子之间的摩擦和冲突,却是向来有之,以至于每次见面都不会和谐。

    前方,刚才和萧珏针锋相对的年轻人身后有一人开口道:“凌少爷不必和萧珏生气……”

    “笑话,我会和他生气吗?”凌风冷笑一声,脸上露出讥讽之色,说道:“什么萧校尉,不过是仗着陛下的宠幸而已,他连男人都不是,还不如割了进宫……哎呦!”

    凌风说着说着,脚下忽然一绊,身体前倾,狠狠的摔倒在地。

    “哪个不长眼的……”他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看着一旁的人影,正要开骂,却又戛然而止。

    陆雅从座位上站起来,面如寒霜,将双手骨节捏的咯吱作响,冷声道:“踩了我的脚,还敢骂我……”

    凌风脸上浮现出一丝惧色,辩解道:我没踩,我离你远着呢!

    陆雅一步步逼近,声音更加冰寒,“还敢狡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