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八章 奇兵
    最快更新如意小郎君最新章节!

    唐宁正在和萧珏讨论一会儿的战法,忽然听到不远处传来惨叫的声音。

    两人同时转过头,看到陆雅在毒打那名叫做凌风的年轻人,年轻人身后的几人退避三舍,无人敢拦。

    萧珏怔了怔,随后便大步的走过去,说道:“干什么呢,这里是骁骑营,不要闹事……”

    他狠狠的踹了已经躺在地上的年轻人几脚,站在旁边看着陆雅,说道:“你快住手……”

    陆雅道:“他踩到我的鞋子了。”

    萧珏点头道:“那确实该打……”

    “住手!”从陆雅身旁,忽然传来一阵喝声,下一刻,陆雅的手腕便被人握住。

    萧珏上前一步,打开凌云的手,站在陆雅前面,说道:“你干什么?”

    陆雅抬头看着他的背影,表情微怔。

    凌云将已经鼻青脸肿的凌风扶了起来,看着陆雅,问道:“不知道他有什么地方得罪了陆姑娘?”

    萧珏看着他,说道:“这里可不是你们羽林卫,踩了人家的脚连声道歉都没有……”

    凌云看了看陆雅,说道:“我替她向陆姑娘说一声对不起。”

    说完之后,他便扶着凌风走开。

    同样都是姓凌的,这位左羽卫将军的态度,和凌风全然不同。

    陆雅抬头看着萧珏,开口道:“你……”

    “不用谢我。”萧珏挥了挥手,说道:“这里是骁骑卫,维持大比的秩序是我的职责所在。”

    “我打不过凌云,就是你救了我。”陆雅看着他,说道:“今天大比结束之后,我请你吃饭。”

    “今天?”萧珏摇了摇头,说道,“不行,今天我要和唐宁……”

    “我有事。”唐宁看着他,摆手道:“你和陆姑娘吃饭去吧……”

    另一边,凌云看着鼻青脸肿的凌风,问道:“你招惹陆家那位干什么?”

    “我,招惹她?”

    凌风脸上的表情无比愤慨,怒道:“我什么时候招惹她了,我只是说萧珏不是男人,她就绊我,绊了我还打我,我骂萧珏和她有什么关系?”

    凌云想了想,说道:“或许你有什么地方得罪过她,不管怎么样,你还是离她远一些。”

    凌家虽然不惧陆家,但也不愿意轻易招惹兵部尚书,更不愿意轻易招惹兵部尚书家里唯一的女儿。

    凌风擦了擦嘴角,看了那个方向一眼,也只能在心中暗道晦气,自认倒霉。

    陆家那个无法无天的疯女人,在将门之中无人敢惹,他只盼着她早点嫁出去,不要在京都祸害人了。

    比试的事宜已经准备完毕,两队也都在各自的营地热身。

    凌云是左羽林卫将军,因此今日才会到场,骁骑营的两位将军都不在京师,暂时是陈中郎将做主。

    “陆雅今天又想请我吃饭。”萧珏看着唐宁,终于像是意识到了什么,难以置信道:“你说她是不是真的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

    唐宁看了看他,问道:“要不你去问问?”

    “这种话我怎么问?”萧珏缩回脑袋,说道:“万一她又打我怎么办?”

    他暗中瞥了陆雅一眼,喃喃道:“你说她怎么可能喜欢我,她也不瞎……”

    萧珏在京师女子的眼中,和魏间没什么大的区别,或许他比魏间帅可以算一个特点。

    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喜欢他这么多年的,不是真爱又是什么?

    萧珏坐在场边开始怀疑自我,场内的一声锣响之后,两队从两边分别进场。

    吴郎中先是当着两队,宣读了一下规则,即便是众人都不喜欢听这些,但为了减少不必要的争执,这些规则必须说在前面。

    第一,两队所用的兵器都是木质的,即便如此,也不可攻人脑袋,下阴等要害。

    第二,兵器上沾有白粉,身上出现白印,既为淘汰,兵部会有专人在一旁提醒,以防作弊。

    第三,左骁骑卫头蒙白布,左羽林卫头缠红布,以此区分敌友,帅旗被夺,或所有队员都被淘汰,算为失败。

    主要规则就这三点,吴郎中宣读完之后,退到场边,敲响了第二下锣,大比正式开始。

    陆腾指挥的左羽卫是上一届大比的头名,左骁骑卫则是倒数第二,中间还相差了十三卫,按理说应该是碾压的态势。

    但锣声响起,比试开始之后,左羽卫的优势却没有众人预想的那么明显。

    相反,他们的阵势从一开始就被打乱了。

    兵部郎中聂谦就在唐宁身旁,看着场上的乱象,诧异道:“这是什么打法?”

    两军对阵,一般都是会有阵型的,根据敌人的特点和自身的优势,组成方阵,圆阵,锥形阵或雁形阵对敌,可骁骑卫却是杂乱一片,毫无任何阵型可言,只顾着一头向前冲而已。

    这种打法,虽然使得羽林卫的阵势也有些乱,但冲入羽林卫阵中,即便打乱了他们的阵势,也是一种自杀式行为。

    连陆雅都看出来场上的形势不对,望向萧珏,问道:“你们骁骑卫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们所在的位置是场上视野最好的位置之一,不少人在站在这里观看,刚才被陆雅狠揍过的凌风站在凌云身边,胆气也壮了一些,看向陆腾,不屑道:“这还是骁骑卫吗,和街上的地痞打架有什么区别?”

    萧珏瞥了他一眼,说道:“要不赌一赌?”

    凌风怔了怔,问道:“赌什么?”

    萧珏道:“如果羽林卫赢了,我输给你一万两,如果骁骑卫赢了,你给我一万两,敢不敢赌?”

    “我……”凌风张了张嘴,又很快闭上。

    虽然说他不认为骁骑卫有赢的可能,但一万两也不是一个小数目,他可不会逞一时之能,万一骁骑卫真的赢了,输给萧珏一万两,他岂不是会被父亲打死?

    “不敢?”萧珏看了看他,说道:“不敢的话,就赌一千两吧,一千两敢不敢?”

    这里这么多人看着,萧珏的话已经说到这里了,再不答应,显得自己怕了他,也显得他对羽林卫没有什么信心,更何况一千两也不算太多,凌风看着他,说道:“好,我和你赌。”

    萧珏从怀里取出几张银票,说道:“这是一千两。”

    凌风看着他,摇头道:“我没带那么多。”

    “没关系,立个字据也行。”萧珏指了指旁边,说道:“这里就有纸笔。”

    凌风看了看他,总觉得哪里不对,看了一眼下方,羽林卫优势依然明显,场上头戴红布的人明显多于白色的,心中才定下来,提笔立下字据。

    “你疯了?”陆雅看着萧珏,皱眉道:“你是银子多的没地方花吗?”

    骁骑卫对上羽林卫,根本就是必输之局,从他们杂乱无章的打法就能看出来,也就是说,萧珏的这一千两,根本就是亲手送给别人的。

    萧珏看了看她,问道:“你也想赌吗?”

    陆雅看着他,生气的攥起拳头,说道:“好,赌就赌。”

    她话音刚落,耳边忽然传来三声锣响,锣响一声表示比试开始,三声表示结束。

    也就是说,场上的比试已经分出了胜负。

    陆雅面色微怔,就算是羽林卫实力强横,但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将骁骑卫全都淘汰。

    “赢了?”凌风顿时大喜,目光望向前方,才发现场上的气氛有些奇怪。

    不止场上,场边观看之人的面色也格外古怪。

    吴郎中站在原地怔了许久,才回过神,向前两步,扯着嗓子道:“第一场,左骁卫胜!”

    凌风脸上的笑容僵住,难以置信道:“这,这怎么可能?”

    吴郎中回过头,解释道:“左骁卫的几人,趁乱将头上的白布换成了红布,绕至羽林卫营地后方,突袭了守旗之人,拿下了羽林卫帅旗……”

    凌风怔立原地:“帅,帅旗……”

    萧珏从凌风手中拿过字据,说道:“用兵贵在出奇制胜,兵法有云:正兵贵先,奇兵贵后。或先或后,制敌者也……”

    说完他又看向陆雅,说道:“别忘了,你还欠我一千两,天黑之前送到我家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