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章
    最快更新如意小郎君最新章节!

    “你的一个朋友?”陆雅看着萧珏,眼睛眯起来,问道:“她明明喜欢一个人,却总是欺负他?”

    萧珏看着她的脸色,以他多年的被打经验,每当她眯起眼睛,手指内拢,脚尖微压的时候,就说明她要动手了。

    他嘴唇颤了颤:“其实我这个朋友,你也认识……”

    陆雅忽然笑了,问道:“你说的这个朋友,不会就是……”

    “没错。”萧珏点了点头,说道:“她就是唐姑娘。”

    他看着陆雅,叹了口气,说道:“你说唐姑娘她明明喜欢唐宁,还总是欺负他,这不是有病是什么?”

    陆雅的一条腿松懈下来,手指也不再内拢,说道:“人家一个乐意欺负,一个乐意被欺负,不用外人评论。”

    “也是,唐宁就常说,打是亲骂是爱,要不然为什么唐姑娘不欺负别人偏偏欺负他……”萧珏摇了摇头,说道:“你在这里坐一会儿,我去帮我爹找找棋子。”

    书房之内,萧老公爷悠闲的抿着茶,看到萧珏进来,重重的放下茶杯,问道:“你进来干什么?”

    萧珏解释道:“我要是在外面多待一会儿,她就要和我动手了。”

    萧老公爷道:“你要是每次都能多待一会儿,老夫现在都抱孙儿了。”

    萧珏诧异道:“爹你的身体康健,急着抱孙儿干什么?”

    萧老公爷叹了口气,说道:“老夫的身体康健,你的身体康健吗?”

    萧珏看着他,说道:“爹你别瞧不起人,我早就好了。”

    “好了?”萧老公爷精神一震,说道:“裤子脱下来我看看!”

    萧珏怔了怔,下意识捂住某个位置,虽然他已经好了,但是当着别人的面脱裤子这种事情,他还是做不到。

    即便这个人是他爹。

    萧老公爷见他拒不配合,望向外面,说道:“来人!”

    萧珏闻言,也顾不得捂了,撒腿就往外面跑。

    陆雅见他从面前跑过,站起身,快步追过去,道:“你去哪,等等我……”

    萧老公爷从椅子上站起来,表情看上去颇为兴奋。

    片刻后,他才走出书房,看向院子里的一名下人,说道:“萧福,你过来!”

    萧福立刻跑过来,躬身道:“老爷有何吩咐?”

    萧老公爷看着他,说道:“明天早上,你起早一些,去少爷房里看看……”

    ……

    今日是十六卫大比开始的第一天,甲乙丙丁四组各进行了一场比赛,根据兵部的安排,第一场比试都是每组实力最强的一队对上实力最弱的一队,结果自然没有什么悬念。

    右羽卫打败了右骁卫,左右金羽卫也打败了各自的对手,准备下一场的比赛,唯独左羽卫这里除了差错。

    堪称十六卫中最强的左羽卫,输给了十六卫垫底的左骁卫,可谓是惊掉了京师无数人的下巴。

    直到打听到了今日这场比试的详情,众人心中的疑惑方才解开。

    实力不足的左骁卫,竟然趁着乱象,在场上假扮左羽卫,出其不意的偷了他们的帅旗,这才导致了左羽卫开场没多久就败了。

    据说左羽卫的校尉们联名向兵部抗议,兵部迫于压力下令,以后的比试中,不得假冒对手,否则便判为违规。

    十六卫比试的场次,早就贴在了兵部门口,各大赌场甚至等不及小组赛结束,就开出了各种盘口。

    “他奶奶的,左羽卫居然败给了骁骑卫,赔老子的银子!”

    “我要举报,他们一定是打了假赛,左羽卫这群王八羔子,不会都买了自己输吧……”

    “你们没看唐人斋门口的战术分析啊,这次比试,是骁骑卫用了阴谋诡计,下一回,他们可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对,骁骑卫是甲组四卫之中垫底的,就算侥幸赢一场,输掉后面的两场,还是没用……”

    ……

    今天京师最大的新闻,自然就是左骁卫在大比中赢了左羽卫的事情,骁骑卫赢了羽林卫,听起来根本就是天方夜谭,但它确实是发生了,而且让不少人输了银子。

    皇宫之中,陈皇手中拿着一份战报,诧异道:“左羽卫居然输了?”

    魏间道:“回陛下,听说是左骁卫出了一支奇兵,趁着乱局,假扮左羽卫,绕到后方,偷了他们的帅旗,根据大比以往的规矩,丢了帅旗,就算是输了,左羽卫因此还和兵部吵了一架……”

    陈皇道:“输了就是输了,今日骁骑卫能假扮羽林卫,明日敌国的探子就也能假扮,朝廷养这些禁军,不是让他们每年参加比试玩的……”

    殿内,凌云单膝跪下,说道:“陛下,臣有罪!”

    陈皇挥了挥手,说道:“行了,你们羽林卫这次不是输给了骁骑卫,这办法不像是萧珏想出来的,背后肯定是唐宁在支招,他这个人,一肚子坏……奇招。”

    陈皇想到一事,又问道:“听说骁骑卫也是他帮着训练的?”

    魏间道:“是他身边的一个护卫,据骁骑卫陈中郎将所言,他似乎懂些兵法。”

    陈皇问道:“此人没什么问题吧?”

    魏间道:“密谍已经查过了,此人姓郑,是个屠夫,在灵州卖了十几年的肉,他早年在灵州成家,几年前妻子亡故,今年来京师为女儿治病,好像和唐大人认识,后来不知怎么的,就成了唐家的护卫……,人应该是清白的。”

    “懂练兵的屠夫,倒也是个人才。”密谍司没有调查出来什么疑点,陈皇随口说了一句,也没有再追问。

    他语气顿了顿,又道:“听说他还弄出了一个什么……什么鲤鱼?”

    魏间道:“回陛下,是锦鲤,比赛的最后一日,他们会在现场所有观看之人中抽一位,送上诸多礼品,谓其约“锦鲤”,这份礼单十分厚重,价值至少也有万两白银,若是普通人家得中,足以一世无忧了……”

    “一万两……”陈皇摇了摇头,语气略有复杂,说道:“加上对十六卫胜者的赏银,这就两万两了,他可比朕还大方啊……”

    唐宁觉得他有一个很大的优点,就是大方。

    这次十六卫大比决赛之上,锦鲤的礼单十分丰厚,早已传遍京师,这些天,陆续有人找上唐夭夭,想要为礼单加码,唐宁只是收了他们合适的赞助费,就允许他们店铺的礼品出现在礼单上。

    除了大方之外,他还很公正。

    就在刚才,他还义正言辞的拒绝了萧珏将他内定为锦鲤的要求,这次的抽奖可是受兵部监督的,他也不打算搞什么虚的,这几天店铺的营业额飙升,再加上那些商家的赞助费,不算门票,他们的投入已经回来了,自然不需要再搞什么黑幕。

    萧家,饭桌之上,萧珏还对唐宁刚才拒绝了他的提议而耿耿于怀,一抬头,看到萧老公爷看着他,诧异道:“爹,你看我干什么?”

    “没事。”萧老公爷摆了摆手,说道:“吃饱了就早点回去休息。”

    萧珏其实没有吃饱,但却感觉困得慌,吃了一半就放下碗筷,回房休息了。

    他再次睁眼时,看到他的被子被人掀开,萧福站在他的床边,看着他身上的某个部位,目露精光。

    萧珏猛地起身,下意识的伸手捂着那个部位,大声道:“你想干什么!”

    萧福快步跑出房间,大声道:“老爷,少爷起来了,少爷起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