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五章 赌局
    在颜色学上,紫色是介于红色和蓝色之间的一种色彩,代表着高雅,雍容,也代表着成熟,刺激……

    唐宁认识的女子中,也只有御姐类型的苏媚能驾驭得了紫色的……肚兜。

    他们两人每人一床被子,唐宁睡在床边,苏媚睡在里面。

    他是仰面睡着,苏媚则是面对着他,时不时的靠过来嗅一嗅。

    唐宁忍不住问道“我身上有味道?”

    苏媚道“我喜欢闻你身上的味道。”

    唐宁觉得在苏媚眼里,他可能是一只猫,而她就是一个有着吸猫癖好的不良主人。

    他听着耳边传来的平稳呼吸,问道“你打算就这样一直跟在你师父身边吗?”

    “不然呢?”

    “比如,为自己的以后想想,女人总是要嫁人的……”

    “我师父就没有嫁人,我师叔也没有嫁人。”

    “你和她们……,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

    唐宁顿了顿,说道“你比她们漂亮。”

    黑暗中唐宁看不清苏媚的表情,却也察觉到,她似乎是笑了。

    苏媚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等我报答了她的救命和养育之恩,我想回家乡……”

    她声音柔柔的说道“有许多许多年没有见过家乡的花草了,那里不止有豆腐圆子,还有一眼望不尽的花海,蓝的,红的,紫的……,我们家乡的女子,经常站在花海里唱歌……”

    这是苏媚第一次提起她的家乡,唐宁听着听着,脑海中便有画面浮现了。

    他微微偏过头,问道“你的家乡在哪里?”

    身旁的呼吸已经逐渐趋于缓慢和平稳,没有传来任何回应,苏媚睡着了,唐宁双手枕在脑后,反倒没有什么任何睡意。

    相比于白天在众人面前那个风情万种的京师第一美人,夜里恬静的躺在床上,带着憧憬和期待,细数家乡风貌的苏媚,才是真正的她。

    临睡的时候有些失眠,唐宁不知道昨晚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他醒来的时候,感觉胸口闷得慌,睁开眼睛,发现苏媚像是八爪鱼一样抱着他,还没有醒来,睡得正香。

    他左右看了看,他还睡在自己的被子里,但苏媚却不知道什么时候钻了进来,脑袋靠着她的胸口,幸亏她不像唐夭夭一样睡觉流口水,要不然他可没有衣服换。

    他看了看天色,发现窗外已经大亮,心中暗道要遭,小心的抽身而出,匆匆下床。

    昨天本来就是和衣而睡,穿了鞋袜便轻手轻脚的向门外走去。

    要是再晚一点,怕是就要错过骁骑卫的比试了。

    房门轻轻打开又轻轻的关上,床上的女子缓缓睁开眼睛,目光中并没有刚睡醒的迷茫,她长长的伸了个懒腰,然后将头埋在被子里,深深的嗅了嗅,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

    唐宁来到骁骑营的时候,骁骑卫和银琦卫已经上场了,不过比赛还没有正式开始。

    萧珏走过来看了看他,问道“你怎么才过来?”

    唐宁整理了一下衣服,说道“有点事耽搁了。”

    萧珏上下打量了一下他,问道“你昨天晚上去了天然居,没回家?”

    唐宁目光望向他。

    “别误会,我可没有跟踪你。”萧珏解释道“我昨天和雅儿在天然居的湖边散步,看到你进了苏姑娘的院子,宵禁前都没有出来。”

    唐宁看着萧珏,考虑着要不要干脆将他灭口。

    “放心。”萧珏似乎是看出了他的意图,说道“我们可是好兄弟,好兄弟就应该互相帮助,这次我帮你,下次就轮到你帮我了……”

    想不到萧珏看起来老老实实的,骨子里也是个不安分的家伙,连碗里的陆雅还没搞定呢,现在就想着锅里的了,唐宁在心里将他谴责了一番,点头道“成交!”

    陆雅和陆腾从旁走过来,疑惑的问道“成交什么?”

    萧珏回过头,解释道“我们刚才打了个赌,如果骁骑卫赢,他输我一百两银子,如果银琦卫赢,我输他一百两银子。”

    陆腾瞥了他一眼,说道“想赢银琦卫,回去再练四年吧。”

    甲组之中,左羽卫实力最强,和银琦卫比试那一场,也没少费工夫,骁骑卫前两日对战东门卫都是险胜,和银琦卫根本不在一个水平。

    萧珏看着他,皱眉道“怎么和姐夫说话呢?”

    自从被陆雅泡上之后,他终于可以狗仗人势,狐假虎威,在陆腾面前说话可以昂起头来。

    陆腾看着他,怒道“谁说我姐要嫁给你了!”

    陆雅在他胳膊上拧了一下,怒道“你别说话!”

    陆腾怔了怔,看着陆雅,脸色红一阵白一阵。

    “怎么,你不服?”萧珏看着他,说道“敢赌吗?”

    陆腾早就看他不顺眼了,看着他道“赌什么?”

    萧珏道“如果今天骁骑卫能晋级,你以后就叫我姐夫,如果骁骑卫不能晋级,你想让我怎么样就怎么样,敢不敢赌……”

    “好!”陆腾冷眼看着他,说道“如果骁骑卫不能晋级,你……”

    “咳!”他话还没说完,陆雅便看着他,重重的咳了一声。

    陆腾声音一滞,咬牙道“你,你输我一百两银子!”

    他的表情憋屈至极,说完就大步离开。

    萧珏看着他的背影,摇了摇头,叹息道“他早晚都是要叫的,这次赌亏了,赌亏了……”

    甲组最后一场比赛马上就要开始,银琦卫的几位将领聚在一起,表情颇为紧张。

    这次的比试是积分制,胜积两分,输积一分,银琦卫能不能参加后面的比赛,就看这一场了。

    若是他们这一场败了,必定会被淘汰,就算是胜,也要大胜,保证他们三场比赛剩余人数加起来不是三卫之末才行。

    超过左羽卫的人数是不可能了,除非他们的损失在十人以内,但骁骑卫就算是弱,也有底线,不会那么轻易的将帅旗相送。

    左羽卫一定能够晋级,他们现在要和骁骑卫抢最后一个名额,不仅要胜,还要留下足够多的人数,压力可想而知。

    陆腾走过来,说道“陈校尉。”

    左银琦校尉陈川看着陆腾,问道“陆都尉有何事?”

    陆腾虽然年纪比他小了几岁,暂时还是都尉,但怕是这次的十六卫大比之后,陛下便会将他提为校尉,十六卫没有战功,每年的比试,就是晋升的最好途径。

    陆腾看着他,说道“这一场比试,你们先不要急着夺旗,将骁骑卫之人全部淘汰,你们便可以顺利晋级。”

    其实这一点陈川刚才也想到了,往年的比试,各卫都是势要将对方赶尽杀绝,不留一人,今年的大比则很奇怪,自第一场之后,各卫都以夺旗卫主要目的,往往分出输赢之时,两队都还剩下不少人,而目前,骁骑卫在人数上,要比银琦卫更加占优。

    依照三卫这几场的表现,如果银琦卫能够将骁骑卫全都淘汰,便能稳坐第二把交椅。

    陈川对陆腾拱了拱手,说道“多谢陆都尉提醒。”

    萧珏踱着步子走过来,看了看他们,问道“你们在说什么?”

    银琦卫的战术自然不会告诉他,陈川看了他一眼,问道“萧校尉有事?”

    “当然有事。”萧珏看着他,说道“我这次来,是和陈校尉商量一件事情的。”

    陈川看着他,问道“什么事?”

    萧珏笑了笑,问道“陈校尉想不想晋级?”

    陈川看了看他,说道“自然想。”

    萧珏点头道“敲了,我骁骑卫也想。”

    今日不是银琦卫胜就是骁骑卫胜,陈川冷哼一声,说道“那就一会儿手底下见真章吧。”

    “不不不,陈校尉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萧珏摆了摆手,说道“等会儿比试开始,你们的人别动,我让他们把帅旗给你,这场算你们赢,如何?”

    陈川看着萧珏,表情愕然,如果这不是什么圈套,就一定是萧珏疯了。

    骁骑卫主动投降,银琦卫岂不是躺赢,不仅躺赢,而且一人都不损------不止银琦卫一人不损,骁骑卫好像也一人不损。

    这样算下来,左羽卫,骁骑卫银琦卫皆是两胜一负积五分,按照规则,积分相同者,以三场比赛剩余的人数之和排名,而这一场骁骑卫和银琦卫皆是剩余百人------加起来岂不是都比左羽卫多?

    陆腾掰着手指头算了算,算清楚之后,怔立原地,如遭雷击。

    【ps:起点的书评活动,qq或者其他渠道的读者也能参与啊,可以写番外,人物小剧场,剧情分析推测等等等等,不想写签个到夸我几句也行啊,书评区需要活跃度,大家骚起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