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七章 临时加码【第三更】
    魏间也真是闲的没事干,特意跑过来问了一句废话,说完就又站到了陈皇的身后。

    唐宁的目光重新望向场上,骁骑卫和银琦卫的战局依然焦灼,这一会的功夫,双方已经各自淘汰了三十人以上。

    这一幕也大大的出乎了观战众人的预料。

    “奇怪了,骁骑卫竟然能和银琦卫斗的旗鼓相当,难道他们之前都藏拙了……”

    “不可能吧,他们上一场和东门卫比试的,险些就输了,这次一定是发挥超常。”

    “银琦卫怎么回事,连骁骑卫都打不过,我押了他们赢的!”

    ……

    骁骑卫和银琦卫你来我往,打的难解难分,牵动着场内众人的心,最终随着三声锣响,骁骑卫某都尉手中挥舞着银琦卫的帅旗,甲组的最后一场比试终于落下帷幕。

    战况虽然焦灼,但银琦卫最终不敌骁骑卫,场上百人,被尽数淘汰,不过骁骑卫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最终留在场上的,不足五人。

    吴郎中清了清嗓子,走上前,大声道:“这一场,左骁卫胜!”

    甲组的循环赛到此彻底结束,左骁卫三战三胜,以小组第一出线,左羽卫两胜一负,也获得了出线资格。

    至于东门卫和银琦卫,则是遗憾出局,止步十六强。

    这一结果其实大大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骁骑卫作为一匹黑马,淘汰了实力更胜两筹的银琦卫,强势晋级,惊掉了一地眼球之余,也使得不少人都输掉了银子。

    陆腾对于这个结果显然不太能接受,但最终还是走到萧珏面前,心不甘情不愿的叫了一声“姐夫”。

    “不错。”陈皇看着唐宁,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朕有些期待,你能将骁骑卫练成什么样子……”

    看完了这一场比赛,陈皇也没有多留,在众人的陪伴下回宫。

    魏间临走的时候,还多看了他一眼,眼神意味深长。

    “唐宁哥。”

    唐宁正准备回去,忽然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方新月从旁边跑过来,看着他说道:“我和你一起回去,小小姐姐在不在家?”

    “我也不知道,你去唐府看看吧。”老乞丐时不时会带她出去,唐宁昨天晚上没回去,还真不知道她在不在,摇了摇头,说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她看向后方,说道:“爹说这里有热闹看,带我过来看看。”

    方新月身后跟着的是方哲,他看着最前面的台子上,一个用砖砌成的箱子,问道:“这是何物?”

    唐宁随口道:“抽奖箱。”

    十六卫大比不是只举办一次,方便起见,他让人用砖头砌了一个抽奖箱,就在最醒目的地方,所有人都能看到,免得有人说他们暗箱操作。

    方哲又问道:“这是用来选出那所谓的锦鲤吧?”

    唐宁点了点头。

    方哲看了看他,问道:“你觉得……”

    “不行。”唐宁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虽然方哲是方小胖是父亲,但也别想让他暗箱,这是原则上的问题,他是那么没有原则的人吗?

    方哲摇了摇头,问道:“你觉得……,这份大礼不抽中陛下,合适吗?”

    “怎么不合……”

    唐宁毫不犹豫的开口,说到一半,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睛陡然睁大。

    这一刻,他想到了魏间临走之前的那一眼,并且读懂了他眼神的深意。

    这他娘的根本就不是一次公平的抽奖!

    这次的锦鲤如果只有一个,那就只能,也必须是陈皇!

    这不是钱的问题,而是态度------当着陈皇的面,当着满朝官员,满京权贵,当着京师各行各业代表人物的面,告诉他们,别人才是天选之人,气运之子……

    如果真的这样,唐宁觉得他这辈子也就是一个中郎将了,不,很可能连中郎将都没有。

    天子天子,在陈国这片土地上,只有陈皇才是老天爷的儿子,谁要是敢乱认老天这个爹,都没有好下场。

    “该死的封建社会!”唐宁暗自咬牙,心中滴血不已。

    “不要让小月玩的太晚了,让她早点回来。”方哲看了他一眼,背着手,转身离去。

    唐宁和方小月回到家的时候,依然心绪重重。

    铺天盖地的广告都宣传下去了,锦鲤是一定要抽的,要不然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人气就会毁于一旦,也不能真的将之暗箱给陈皇,否则就算是傻子也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会有人在背后戳他们脊梁骨的。

    为今之计,只能将奖励加码,抽出两只锦鲤,再送出一份一模一样的大礼包,一下子损失一万两银子,就算是他也心疼。

    而且这件事情,他还没想好怎么和唐夭夭说。

    在这之前,还有件事要叮嘱老郑。

    老郑身上显然有他不愿意提起的往事,唐宁就算是再蠢,也不会真的相信他以前就是在军中杀猪的。

    陈皇性格多疑,老郑帮忙练兵的事情,他已经有所怀疑,既然老郑不愿意提起往事,为了不造成什么麻烦,唐宁才将所有的事情都揽到了自己身上。

    没想到这一揽,居然揽出来一个中郎将。

    叮嘱过老郑之后,才翻墙去唐夭夭院子。

    “你昨天晚上去哪里了?”唐夭夭就站在院子里,看着他问道:“昨天我去兵部找你了,他们说你宵禁前就离开了!”

    唐宁走上前,说道:“这件事情先不急,我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

    “什么事?”

    这个场面似曾相识,唐夭夭的脸色忽然变得警惕起来。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她凑近唐宁身边,闻了闻,面色大变,说道:“你身上怎么会有姓苏的那个狐狸精的味道,你和她在一起了?”

    “什么?”唐宁诧异的看着她,说道:“你想哪里去了,我是想说,我们这次抽锦鲤送出去的礼单,怕是要再加一份了……”

    唐夭夭看着他,狐疑道:“就这件事?”

    唐宁点头道:“就这件事。”

    “你和苏狐狸精没有在一起?”

    “你怎么会想到这里去的?”

    唐夭夭松了口气,放下心来,挥了挥手,说道:“加就加呗,多大点事……”

    唐宁怔了怔,说道:“这可是一万两银子啊……”

    唐夭夭一边向房间走去,一边挥手道:“不就是一万两吗,我同意了……”

    今天的唐妖精居然不问原因的大方起来,通情达理的让唐宁有些不敢相信。

    不过她不计较就好……,不对,就算是她不计较,唐宁也要计较,他的便宜是那么好占的吗?

    他这不仅是占便宜,根本就是白嫖。

    考虑到对方是皇帝,唐宁决定先把这笔账记下,在他想办法挽回损失之前,先在他女儿的身上收点利息。

    ……

    昨日各场小组赛结束之后,十六卫的八强名单已经出炉。

    左右羽林卫与左右金羽卫不出意外的成功晋级,令人意外的是左骁卫的闯入,变成了八强中最令人瞩目的存在。

    之所以瞩目,是因为这是近十年来,左骁卫的排名第一次进入十六卫前列。

    如果说这条消息只是在京师引起了小小的波澜,那么唐人和唐氏忽然宣布,这次决赛之上,将会抽出两条锦鲤的时候,京师已经买了决赛门票的人又一次沸腾了。

    这意味着,抽中他们的概率翻了一倍,对某些人来说,就是下半辈子衣食无忧的可能翻了一倍。

    这种临时加码的举动,无疑是使得唐人和唐氏成了百姓心中的良心商家,半日之内,两家在京中各大店铺的客流量暴增。

    皇宫某殿,陈皇放下手中今日份的报纸,说道:“居然打算抽两条锦鲤,他可真是大方,以后要是安排他到户部,朕还得时时提醒他,银子不能这么花……”

    魏间笑了笑,说道:“唐大人是真正有大智慧的人,相信他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用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