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二章 公敌
    孜然,又名枯茗,小茴香,有着调味品之王的称号。

    用其烹饪牛羊肉,可以祛除其腥味,使得肉质更加鲜美。

    唐宁早就怀念那种熟悉的烤肉味道了,可惜这种东西主要分布在中亚地区,陈楚两国都没有,西域商人是将其当做香料来卖的,唐宁告诉他们,下次来京的时候,可以多带一些,带多少他收多少。

    “原来那几个西域美人是小宛国的……”萧珏大口的撸着串,也不擦拭嘴角的痕迹,说道“早就听说小宛盛产美女,我猜她们应该就是小宛原民,别的地方的女子应该没那么漂亮。”

    老乞丐和老郑一边喝酒一边撸串,对孜然的味道赞不绝口,以他们三人的速度,唐宁都有些忙不过来。

    唐宁专注的烤肉,随口问道“什么原民?”

    “你不知道吗?”萧珏看了看他,解释道“小宛原先只是一个西域小国,不过几千人口,而且因为小宛盛产美女,经常被其他国家劫掠,从十几年前开始,小宛才慢慢崛起,一步步的吞并周边小国,到如今已经拥兵十万,是西域最大几个国家之一,小宛原民就是指原先的小宛国民。”

    唐宁只知道,西域很大,真正的疆域,比陈楚两国任何一个都大,但西域并不是像这两国一样统一大国,西域之内,有十个大小国家,大的人口数十万,小的可能只有几千甚至数百,但具体到某一个国家,他就不清楚了。

    陈国百姓,对西域知之甚少,这是因为西域对陈国没有什么威胁,那些小国各自为政,与陈国还互有通商,不像草原上的肃慎人那么野蛮暴力。

    “萧小子说的没错……”老乞丐抿了口酒,回味的说道“小宛的美人,那叫一个漂亮,高鼻梁大眼睛……,就是皮肤太糙了,比不上汉人女子水灵……”

    萧珏和老乞丐讨论起美女来就没完没了,唐宁烤好了肉,给房间里的女子们送去。

    因为他和萧珏有事要拜托安阳郡主,今夜特意将她也请来了。

    吃到一半,萧珏便神神秘秘的将安阳郡主拉到一边,对她小声耳语了几句。

    “滇王世子……”安阳郡主看着他,诧异道“你为什么不自己去买?”

    萧珏摆了摆手,说道“你就别问了,总之一句话,这个忙你帮还是不帮?”

    安阳郡主看了看他,问道“滇王世子招惹你了?”

    “招惹我的不是滇王世子,不过我看他也挺不顺眼的……”萧珏道“你帮我去押注,事后你九我一,怎么样?”

    安阳郡主想了想,说道“我二你八。”

    萧珏毫不犹豫,点头道“成交!”

    ……

    小组赛之后,晋级的八支队伍经过了几天的休息,于今日开始下一轮的比赛。

    这一轮四场比赛,每一场都要淘汰一卫,第一场是左骁骑卫和右银琦卫的比试。

    根据京中赌场开出的赔率,众人普遍认为,骁骑卫输的可能极大,他们拼命才战胜了左银琦卫,面对实力更胜一筹的右银琦卫时,就会停下脚步。

    越是后面的比赛,场边的观众就越多,京中的权贵,以及各大家族的子弟,也频繁的在场间出现。

    “世子殿下。”

    滇王世子的出现,使得某一处贵宾位置的年轻人纷纷起身。

    滇王世子客套了一句,就坐在了最前方的位置。

    这里视野开阔,位置距离最中间的高台极近,门票也相应的高一些,但对滇王世子以及周围的权贵或官员子弟来说,却并不算什么。

    凌风和唐昭坐在滇王世子一侧,转头看着他,问道“殿下也对这场比试感兴趣?”

    滇王世子道“我来看看,你那天说的是不是真的,若是有人真的暗中操控比赛,御史台不会坐视不管的。”

    滇王世子目光望向前方,他来这里的原因,其实是因为这场比试的输赢,与他也息息相关。

    京师的各大赌场,庄家可以通过计算赔率,立于不败之地,再通过抽水来获取利益,他贵为世子,自然不可能做这些事情,只需要简单的操控赔率,便能从中获得巨大的利益,当然,这其实也是一种赌,赌赢了自然好,要是赌输了,他也会遭受到巨大的损失。

    他最后看了唐昭一眼,问道“你确定萧珏会故意让骁骑卫输?”

    唐昭身边众人的目光也望向他,因为这直接关系到他们的身家。

    唐昭肃然道“我亲耳听到的,还能有错?”

    随着一声锣响之后,比试正式开始。

    能从小组赛中冲出来的,都是各组之中的佼佼者,强强对决,自然要比单方面的碾压精彩的多。

    周围的观众席中,不乏各卫的将领和朝中官员,望着场上,议论纷纷。

    “这还是我们知道的那个左骁卫吗?”

    “他们究竟经历了什么,怎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有如此之大的提升?”

    “听说,这些骁骑卫,是兵部唐郎中帮着操练的,陛下甚至允诺,如果这次左骁卫能夺得十六卫第一,就命他为左骁卫中郎将,哪怕这一场胜了,也会让他任郎将之职……”

    “兵部这不是偏袒吗……”

    “哎,只是操练而已,又没有违反规则,其他卫要是能请动他也可以,我奇怪的是,他一个状元,怎么会懂练兵的……”

    骁骑卫的弱是出了名的,然而他们近些天在赛场上的表现,却是刷新了所有人对他们的认知。

    场边不乏有西域小国的使臣,望着场上的较量,皆是目露惊色。

    不过,这一场精彩的对决,落在某些人眼里,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凌风看着与右银琦卫厮杀,丝毫不落下风的左骁卫,看向唐昭,惊诧道“你不是说骁骑卫会认输吗?”

    唐昭看着场上,一颗心已经慌了,却还是强自镇定,说道“直接认输未免太明显了,应该要先演一演的……”

    一盏茶后,滇王世子看着已经强攻到右银琦卫帅旗下的左骁卫,问道“这也是演的?”

    唐昭面色发白,却在此时,感受到了一道视线投在他的身上。

    他转过头,看到萧珏站在不远处,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这一个眼神中,包含了太多的含义。

    唐昭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不由的打了一个冷战,猛地站起来。

    凌风看着他,问道“你怎么了?”

    唐昭看了看凌风,又看了看在他的鼓动下,赌上全部身家买骁骑卫输的众人,面色更白。

    “你们先看,我去趟茅房……”他惊惧的看了众人一眼,丢下一句话,匆匆走开。

    “他不是刚去过吗?”凌风诧异的说了一句,忽然被身边猛然站起的一人吓了一跳。

    “怎么了?”凌风看着他,刚刚开口,耳边便传来了三声锣响。

    他目光望向场上,兵部吴郎中正扯着嗓子宣布左骁卫获胜。

    凌风身体一震,满面难以置信,他的身边,滇王世子面色发白,其余之人也是一脸的不信。

    他们之前都是买骁骑卫赢的,在唐昭的鼓动下,才改变了主意,并且都追加了银子……

    本想着一次大赚,现在全输了。

    “唐昭!”

    众人身体颤抖,咬牙切齿,饱含怨气的开口。

    场外,匆匆离场的唐昭脚步一顿,身体颤了颤,下一刻便向着骁骑营外狂奔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