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四章 帮手
    唐夭夭站在唐宁身边,看着萧珏单方面被陆雅蹂躏,诧异道:“赢了钱还挨揍,他们怎么了?”

    唐宁看着她问道:“你刚才给萧珏什么了?”

    “没什么。”唐夭夭看了看他,说道:“他让我帮他押了两万两银子,我刚才把他赢的钱给他了。”

    “没事了。”唐宁瞥了萧珏的方向一眼,说道:“反正他们也不是第一次这样了,陆雅知道分寸的,萧珏上次也说,他挺喜欢陆雅揍他的。”

    一刻钟之后,萧珏半边屁股坐在椅子上,目光无神,极度后悔的说道:“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安阳郡主不能相信,我不知道唐姑娘也不能相信……”

    以后萧珏就会知道,日常翻车这种事情,其实再也寻常不过。

    陆雅现在还只是一个初级女友,等她和小意在一起待的久了,从她身上学到丈母娘的一两成功力,萧珏就会明白,“女朋友”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恐怖生物。

    唐宁看着他只敢用半边屁股落座的样子,问道:“你这样子不影响晚上的约斗吧?”

    萧珏指了指他的脑袋,说道:“打架不一定要靠身体,最主要还是靠脑子。”

    唐宁摇了摇头,萧珏要是有脑子,就不会让唐夭夭帮他压注了。

    “约斗,什么约斗?”陆雅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唐宁站起身,将时间留给她们,关于后面的几场比试,到底应该如何操作,他还要和唐夭夭商量商量。

    今日的比试,左骁卫已经成功晋级四强,接下来还有三场比赛,会在三天内比试完毕。

    这三场分别是右羽卫对左西门卫,左金羽卫对右北门卫,左羽卫对右金羽卫。

    这三场其实没有什么好赌的,前两场两队的实力悬殊,几乎不可能发生反转,赔率低的可怜,最后一场两队势均力敌,押注的话,风险太大。

    赌并不是一个好习惯,所以唐宁从来不参与没有把握的赌局。

    骁骑卫这一场,已经让他们赚了个盆满钵满,足够举办许多次大比了,余下的三场比赛,无须再赌。

    这一场的收获自然不止是银子,如果陈皇说话算话,那么他现在已经是左骁卫的郎将了,如果再胜两场,左骁卫五千人,就全都归他这个中郎将管,包括萧珏,都只是他手下的小弟。

    有人喜自是有人愁,唐家门口,已经被诸多将门子弟弄得狼狈不堪,直到有唐家的下人从侧门出去,引来了金羽卫,众人才作鸟兽散。

    唐璟派人将唐府门前全都用水冲洗了一遍,空气中的臭味才消散了一些。

    这些人在唐府的大门口小解,已经是直接欺上门来了。

    可唐家对此,却没有一点儿办法,若只是一家两家还好,上奏参他们一本,也能让那些纨绔吃不了兜着走,可问题在于,京中有名有姓的将门就来了七八家,朝廷根本不可能将他们全部惩罚。这个哑巴亏,唐家吃定了。

    最让他憋屈的是,直到现在,他也不知道唐昭在外面闯了什么货,怎么就一次得罪了这么多将门子弟?

    也幸亏他跑得快,若是让二叔知道,他让唐家与这么多将门交恶,怕是今天就会打断他的腿……

    想到当日他对自己说过的绝不惹事的保证,唐璟心中便充满了懊悔。

    滇王府中,滇王看着面前的几人拨着算盘,面色黑如锅底。

    骁骑卫的这一场比试,使得他输掉了近乎小半身家,多年来的积攒和努力毁于一旦。

    “唐昭,萧珏……”想到唐昭的那所谓的内幕,他便恨得牙痒痒,而没有骁骑卫的大胜,他也不会输这么多银子,顺便也将萧珏也记恨上了。

    ……

    京师,枫林路。

    枫林路位置偏僻,十余年前就已经半废弃状态,到如今已经近乎没有人知道。

    但对于将门子弟而言,这条路却并不陌生。

    因为自小这里就是他们互相约斗打架的地方,或是单对单,或是多对多,这里位置偏僻,不会有人发现,更不会被家中长辈看到。

    戌时未到,这里就聚集了十余道人影。

    站在凌风身边的一人道:“萧珏呢,怎么还不来,他不会不来了吧?”

    “不来正好。”凌风冷笑一声,说道:“他要是不来,明天全京师就都知道他萧珏是一个没种的乌龟儿子王八蛋……”

    对于将门来说,打不打得过另说,敢不敢打,却是事关尊严,临阵脱逃,可比被人痛揍一顿要可耻的多。

    “你们说,萧珏会叫谁来,刘俊,穆羽,还是陆腾?”

    “陆腾和萧珏又不是一伙,他为什么会来?”

    “你忘了,萧珏现在和陆雅在一起了,陆腾不就和他一伙了?”

    “我们有十几个人,难道害怕他陆腾不成?”

    “那陆雅呢?”

    ……

    众人议论纷纷时,聊至某一个话题时,都闭上了嘴巴。

    陆腾不可怕,可怕的是陆雅,那女人有多厉害,将门的诸多子弟都有体会,如果不是萧珏的骁骑卫害他们输了银子,萧珏也太过嘚瑟,他们其实还挺感激他收了陆雅那个妖孽的……

    一人向前方瞥了一眼,忽然开口道:“有人来了。”

    只见一辆马车缓缓的从前方驶来,走得近了,才有人看清了马车上的标志,说道:“是萧府的马车,萧珏来了!”

    看着马车缓缓走近,凌风脸上露出一丝疑惑,喃喃道:“搞什么鬼,他一个人来的?”

    以防萧珏搬救兵,他回去之后,还特地多找个几个人来,其中有几个人的身手还算厉害,除非萧珏能叫来一倍于他们的人手,否则只有挨打的份。

    萧珏在京师没有几个朋友,凌风也不相信那一辆马车里能装得下三十人。

    萧珏虽然蠢,但也不至于会一个人来送死,不知为何,看到这辆孤零零的马车时,凌风的心里反而有些不踏实。

    车帘被人掀开,萧珏从马车上下来,看着对面,诧异道:“阵仗不小啊……”

    他目光望向凌风,问道:“你带这么多人来打架,你爹知道吗?”

    如果让父亲知道他在外面惹事,他怕是少不了一顿揍,但在这么多人面前,他自然不能露怯,凌风看着他,说道:“你管我爹知不知道,姓萧的,有什么帮手赶快叫出来,别想着我们一会儿对你手下留情!”

    凌风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如果萧珏真的没有什么帮手,那么一会就是他们这些人群殴他一个了。

    萧珏掀开马车车帘,问道:“凌将军,您都听到了吧?”

    随着他话音落下,一名面色阴沉的中年男子从马车上跳下来。

    看着那中年男子,凌风身体一颤,整个人呆立原地,失声道:“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