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五章 记恨
    十六卫大比,八进四的比试第二场,唐宁刚到骁骑营,就听闻了昨天萧珏和凌风等人约斗一事。

    据传,凌风昨日请了十余位相熟的将门子弟,其中几位,更是以身手见长,不过,他们的阵势虽强,最终却还是溃败而逃。

    萧珏只请了一人,就是凌风的爹。

    据知情者透露,昨日凌将军痛揍凌风之时,其余诸人先是退避数十步,见识到凌将军痛揍凌风的场面之后,便四散而逃,这一场约斗,萧珏轻松的便取得了胜利。

    之后的事情就没有人知道了,只听说凌风被关了一个月的禁闭,怕是要等到年后才会被放出来。

    唐宁听闻这个消息的时候,也险些没有反应过来。

    他直到这一刻才明白,萧珏所说的智取,其实就是打架叫家长,以他的辈分,将门如今的中坚一代,除陆鼎外,全都得给他面子。

    不过,这个方法有效是有效,但却有些太不要脸了,也不知道他和谁学的,打架叫家长这种事情都能干出来,也算是将门子弟中的独一份。

    常言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不过唐宁也相信出淤泥而不染,虽然萧珏无耻不要脸,但作为他的朋友,他一定不会被他影响。

    接下来的三场比试,并没有什么出乎预料的地方。

    前两场,右羽卫和左金羽卫都轻松的战胜了他们的对手,唯一有些看点的是右金羽卫与左羽卫的那一场比试。

    按照兵部定下的规则,在大比中,会尽量的避免强强相遇的情况,但左羽卫在甲组中积分排在第二,严格上讲属于“弱队”,和丁组的第一右金羽卫对上,顺理成章。

    这一场比试的结果,是左羽卫力克右金羽卫,拿下了这关键一场的胜利。

    自此,十六卫比试的四强也已经出炉。

    左右羽林卫双双坚持到了最后,左右金羽卫中,右金羽卫被淘汰,取而代之的是左骁骑卫。

    接下来的半决赛中,左骁卫的对手,是右羽林卫,左金羽卫和左羽林卫之中,也只能剩下一队。

    按照惯性思维,左骁卫自然不会是右羽卫的对手,但这一路走来,他们已经创造了太多的奇迹,谁也不敢保证会不会有下一次。

    就连实力强横的右羽卫,在最后一轮比赛结束之后,都立刻进行了为期三天的封闭特训,显然已经将左骁卫当成了真正的对手。

    左骁卫同样对下一场比赛势在必得,参赛的百人,由一名都尉领去了山中特训,这是他们翻身的机会,也是洗刷掉十六卫排名之末耻辱的机会。

    时间已至腊月中旬,外面已经开始有些年味了,小如和小意她们也开始张罗着置办年货之类,唐宁一直都在忙于十六卫大比的事情,对于年节这件事情,暂时还没有什么感觉。

    家里的女人都出去了,他坐在院子里的亭中,有些意兴阑珊,总觉得这次回京之后,身边似乎少了点什么。

    仔细想想,才发现果真是少了些什么,以前那些喜欢给他找麻烦的人,似乎都变得消停了。

    “你当唐家那些人是傻子吗?”萧珏坐在他的对面,瞥了他一眼,说道:“他们和你作对,每一次都被搞得灰头土脸,狼狈不堪,倒霉的永远是他们,除非他们真是傻子,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找你的麻烦。”

    萧珏语气顿了顿,又道:“更何况,你现在可是陛下眼中的大红人,六部行走就不说了,先是出使楚国,如今又让你筹办十六卫大比,猪都看的出来陛下是在有意栽培你,他们不会轻易招惹你的。”

    萧珏说的其实也有几分道理,初到京师的时候,出去吃个饭都会遇到麻烦,随着在京师时日渐久,官位一升再升,这些小麻烦,反而慢慢的少了。

    不过,这也不排除某些人在积蓄力量,想要趁某天他不注意的时候,憋一个大招出来,一击必中,打他一个措手不及。

    最好的防守其实就是进攻,怎奈何想要推翻一个根深蒂固的大家族,是一件极不容易的事情,除非是唐家真的让陈皇忍无可忍,否则他也不会看着自己那么做,唐宁本来还有一个突破口的,但现在连唐昭这条傻鱼都跑了,一时间,他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唐家。

    晚宴之上,气氛一日既往的沉闷。

    这固然有一部分是唐家家教的原因,但更多的是唐昭得罪了京中一小半的将门子弟,使得唐家在这件事情上也颇为为难,即便是被人围在门口撒野,也只能咽下这口气。

    将门一直是唐家和端王想要交好的,虽不敢让他们投靠,但建立一些表面的联系,也有益无害。

    康王身后站的是诸多权贵,与某些将门的关系,自然要比端王好一些,多年来,唐家多方努力,都没有抹平这个差距,如今更是一下子得罪了这么多……

    唐琦看着对面一个空了的位置,阴沉道:“这个逆子!”

    唐璟坐在下方,抬起头,说道:“这件事情也不能全怪他,他应该也是被唐宁和萧珏联手设计了,凌风和滇王世子经此一事,怕是也将他们一起记恨上了。”

    提到那个名字,唐琦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他虽然不想承认,却也不得不承认,如今的唐宁,早已不是刚刚进京的那个唐宁,如今的他,是兵部郎中,天子宠臣,唐家已经错失了最好的机会,这一根原本只是扎在皮肉上的刺,如今已经深入骨髓。

    “听说十六卫大比的最后一日,他要当着所有人的面,选出两人送出两份大礼……”唐璟想了想,说道:“如果能在那时候……”

    唐淮看了他一眼,说道:“你什么都不需要做。”

    唐璟本想在抽奖之事上动些手脚,让唐宁在大庭广众之下,名誉扫地,想不到还没有说出想法,就被父亲否定,忍不住问道:“为什么?”

    唐淮没有再看他,淡淡道:“以后将这些心思全都收起来,户部左郎中即将告老,你好好争取这个位置。”

    唐璟看了看他,点头道:“我知道了。”

    晚宴之后,唐璟走到院内,面露不悦,一道声音从他的身后传来。

    “是不是想不通你爹为什么不让你在这些事情上费心?”

    “二叔。”唐璟回头看着唐琦,说道:“我不明白,这明明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唐琦抬手往下压了压,示意他不必再说,随后才道:“这就是你与那唐宁的区别,等到你什么时候想通,他为何要将天选之人从一人变成两人,就不会问这个问题了。”

    唐琦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京师的水很深,你还年轻,有些事情不懂不要紧,以后自然就懂了,现在只需做好你在户部的事情就行。”

    看着唐琦背着手离去,唐璟面露疑色,喃喃道:“到底是什么意思……”

    滇王世子府。

    滇王世子走进某处房间,问道:“算清楚了吗?”

    一名文士站起身,说道:“回世子,算清楚了,这次我们至少损失了二十万两……”

    “二十万两……”滇王世子身体晃了晃,闭上眼睛,拳头紧握,咬牙道:“唐宁,萧珏……”

    许久,他眼睛才睁开,问道:“十六卫大比最后一场,他们是不是要抽出两人,送上两份大礼?”

    那文士点了点头,说道:“回世子,此事京师已经人尽皆知。”

    滇王世子又道:“据说,这些礼品,大部分都是“唐人”出的,如果我没有记错,这唐人的幕后之人,就是唐宁吧?”

    那文士再次点头,说道:“是的。”

    “你猜猜看,他会不会在这上面做手脚?”滇王世子眯起眼睛,喃喃道:“到时候陛下也会前往,他若是在陛下面前做什么手脚,是不是就算欺君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