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六章 劝谏
    唐家,内院,赵蔓依偎在唐宁身边,问道:“你真的要把一份大礼送给父皇?”

    唐宁长舒了口气,问道:“不然呢?”

    他来到这个世界也有不短的一段日子了,思维和观念上也都发生了很多转变,但无论怎么变,有些源自骨子里的潜意识和观念,却是不会更改的。

    这导致他在最初冒出锦鲤这个想法的时候,并没有考虑到陈皇的存在,也没有考虑到“天选之人”这个称号,并不是什么人都能用的。

    不得不承认,和京师那些老狐狸相比,他在某方面的嗅觉,还是有所欠缺。

    赵蔓摇了摇他的胳膊,说道:“父皇除了喜欢银子之外,就是好面子了,你就让他高兴高兴嘛……”

    唐宁低头看着她,问道:“那有什么奖励吗?”

    赵蔓搂着他的脖子,脸色红扑扑的说道:“你先闭上眼睛……”

    许久之后,唐宁从内院走出来,看到萧珏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萧珏看着他,指了指他的嘴唇。

    唐宁抹了抹嘴,问道:“谁赢了?”

    萧珏道:“左羽卫。”

    左羽卫赢了,这一次十六卫大比,也就只剩一场季军争夺赛和一场决赛了。

    在昨天进行的比赛中,左骁卫再次爆出一个大冷门,以微弱的优势,淘汰了实力强横的右羽卫,提前进入了决赛。

    即便是随着比赛的进行,所有人都认为左骁卫已经今非昔比,但仍然没有预料到,他们连右羽卫都能淘汰,作为这次比赛的最大黑马,左骁卫已经引起了众人足够的重视。

    今日左羽卫与左金羽卫的比赛中,以左羽卫的胜利而告终,这也意味着,决赛之日,又是左骁卫和左羽卫宿命的对决。

    萧珏想到一事,看着唐宁问道:“过两天就要抽奖了,你确定不给我吗,到时候折算成银子,我们一人一半怎么样……”

    唐宁瞥了他一眼,问道:“你确定你敢要?”

    萧珏想了想,摇头道:“还是算了,我可不想和陛下抢。”

    他转念一想,又道:“可这是作弊啊,你确定不会被御史台发现吗?”

    内定陈皇的确是属于作弊,但这其实已经是大家公认的事情,没有哪位御史或者官员会蠢到拆皇帝的台,他将中奖人数增加一人,其实已经等于明明白白的告诉他们了,御史是个高危职业,要是连这一点都看不透,早就成为朝堂博弈的牺牲品了。

    那时候,应该不会有那么没眼色的人出现。

    临近年末,十六卫大比也已经进入尾声,左右羽林卫中,左羽卫顺利进入决赛,右羽卫被提前淘汰出局,这其中固然有实力的因素,但运气也占据了很大一部分。

    此刻,宫内某处校场之上。

    百余名右羽卫站在场上,在他们对面,只有十余人。

    随着一名将领将手中的小旗迅速挥下,那百余人便立刻向着对面冲去。

    对面的十余人则不慌不忙,等到他们离的近了,不知从袖中甩出了什么东西,校场之上,立刻出现了一阵浓烟。

    浓烟过后,百余名右羽卫,已有一大半倒地不起。

    围观的禁卫将领见此大惊,侥幸没有中毒的少数人,也纷纷后退,不敢上前。

    公孙影将一个纸包扔给一名右羽卫将领,说道:“这是解药,煮成一锅,让他们服下即可。”

    那名将领接过解药,有些心惊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右羽卫,对公孙影拱了拱手之后,就快步离开。

    陈皇站在远处,看着这一幕,说道:“若是十六卫大比也有此等手段,哪怕是最弱的一卫,也能轻易的胜过朕的羽林卫。”

    凌云站在他的身边,拱手道:“回陛下,此等手段虽然厉害,但也限制颇多,只能用于偷袭,两军交战时,敌我皆在一处,用毒便无用了。”

    “从左羽卫中挑一百人交给她。”陈皇望向他,说道:“这些虽是旁门左道,却也大有用处,总有用得着的时候。”

    凌云嘴唇动了动,最终道:“遵旨。”

    陈皇想到一事,又问道:“大比的最后一场,是左羽卫对左骁卫?”

    凌云拱手道:“是。”

    陈皇问道:“对上他们,你们左羽卫有几成把握能赢?”

    凌云想了想,说道:“唐大人的练兵之术非比寻常,左骁卫已经今非昔比,臣会尽力的。”

    这句话的意思便是说,左羽卫也没有能一定胜过左骁卫的信心,明明在一个月前,两队的实力还天差地别,陈皇脸上露出一丝奇怪之色,摇头道:“看来这个中郎将,朕怕是不得不给他了。”

    中毒的右羽卫被人一一的搀扶下去,陈皇望向身后的一人,问道:“你觉得这毒蛊之术如何?”

    站在他身后,与魏间并排而立的一位中年男子抬起头,说道:“回陛下,传闻中的毒蛊之术的确非比寻常。”

    陈皇目光望向前方,说道:“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能为朕练出一支精通毒蛊之术的军队出来。”

    中年男子看着他,说道:“陛下,毒蛊之术再厉害,也只是邪门歪道,比不得治国安天下的大道,若是精通毒蛊便能所向披靡,战无不胜,当年的梁国也不会亡了。”

    “梁国是亡于内,并非亡于外。”陈皇挥了挥手,说道:“朕心里有数,你无须多言。”

    陈皇甩袖离去,中年男子站立原地,默然无语。

    魏间看了看他,笑道:“陛下做事向来有分寸,韩大人何必担心?”

    中年男子目光望向前方,淡淡道:“世间之事,最难的就是第一步,第一步迈出去,后面的步子便会越来越轻松,到时候,再想回头,可就难了。”

    他看着魏间,说道:“没有人比我更明白这个道理。”

    魏间摇了摇头,说道:“你也该明白,陛下……就是道理。”

    ……

    十六卫大比的倒数第二场刚刚结束,右羽卫的实力还是稍胜一筹,战胜了左金羽卫,拿下了这届大比的季军。

    没有进入前三的那十三卫排名并不重要,也不需要再另行比试,根据积分和胜率进行排名就可以。

    明天就是大比的最后一场,他们赢右羽卫的时候,还有几分保留,拿下左羽卫应该也不是一件难事,唐宁仿佛已经看到冠军的位置在向他们招手了。

    唐宁在骁骑营转了一圈,发现所有人的情绪都十分高涨。

    左骁卫能走到这一步,是任何人在赛前都没有想到的,直接扭转了众人对于他们的印象,即便是没有上场的人也与有荣焉,唯独陈中郎将有些闷闷不乐,似乎一点儿都不替左骁卫高兴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