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九章 讹诈
    发现他取出的座号,代表的正是陛下时,滇王世子便明白了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同时也明白,为何这么明显的东西,前面的所有人都没有发现。

    这次的抽奖是有黑幕,可这黑幕太大了,比天还大的黑幕,不是他区区一个世子能揭开的……

    唐宁看了看滇王世子,他没有想到,这世上居然真的会有这么楞的人。

    刚才他距离滇王世子最近,自然看清了他手里的动作,不过抽不中陈皇,倒霉的不仅是滇王世子,说不定连他的中郎将也泡汤了。

    他转头望向萧珏,目光隐晦的看了滇王世子一眼,暗中对萧珏做了一个手势。

    “世子,世子……”

    滇王世子脑海一片空白,站在原地,只觉得一阵阵的眩晕,耳边的声音,也似乎是从什么地方飘来的。

    萧珏抓着他的肩膀,使劲摇了摇,说道:“陛下问你,这奖盒有没有问题?”

    滇王世子回过神,声音干涩嘶哑道:“没,没有……”

    陈皇的视线从滇王世子的(身shen)上收回来,说道:“既然没有什么问题,那便开始吧。”

    “世子(身shen)体不舒服吗,我扶你坐下。”萧珏扶着滇王世子,在他的位置坐下,隐晦的拍了拍他的手,在他耳边小声道:“十万两,这次的奖让你来抽。”

    滇王世子的(身shen)体一颤,眼神终于恢复了清明,猛地抬头看向萧珏。

    萧珏看着他,压低声音,说道:“你的时间不多了。”

    “好!”

    滇王世子目中涌出希望,迫不及待的开口。

    十万两对他来说不是一个小数目,但今(日ri)之事若是搞砸了,是他无论用多少个十万两都无法挽回的,根本不用任何犹豫。

    萧珏坐回原位,对唐宁使了一个眼色。

    唐宁走上前,说道:“公平起见,接下来,我会从在座中选一人,抽取第一位天选之人。”

    他目光在人群中扫了扫,最终停留在滇王世子的(身shen)上,笑道:“这第一位人选,不如就让世子来抽吧。”

    滇王世子像是担心别人和他抢一样,快步走上前,说道:“既然如此,我就开始了……”

    迅速的将手伸进箱中的那一刻,他整个人都松懈下来,长长的舒了口气。

    他的手在箱中搅动了片刻,才缓缓的取出,摊开手掌,掌心处有一张纸条。

    “壹号。”他看了看手中的纸条,左右看了看,疑惑道:“谁是壹号?”

    目光望向最前方的时候,滇王世子脸上露出震惊之色,快步走上前,跪倒在地,高声道:“恭喜陛下,贺喜陛下,陛下福泽深厚,乃是真正的天选之人……”

    唐宁观察了一番众人的表(情qing),发现场中并没有多少人意外,似乎他们早就预料到会是这样的结局。

    端王和康王脸上还存有诧异之色时,怀王已经站起(身shen),躬(身shen)对陈皇道:“儿臣贺喜父皇。”

    此时,已有不少人起(身shen),纷纷走上前。

    “臣恭喜陛下……”

    “陛下是为天子,看来连上天都眷顾陛下。”

    “这是自然,陛下才是真正的天选之人……”

    ……

    唐宁瞥了瞥他们,一群溜须拍马之辈,拙劣的演技,浮夸的表(情qing),陈皇居然对此还十分受用,一国之君,朝廷二三品的大员,这脸说不要就不要了……

    陈皇看着跪在地上的滇王世子,目中闪过一丝捉摸不清的表(情qing),看向唐宁,说道:“这么多人,偏偏选中了朕,此事还真是凑巧……”

    唐宁看着他,正色道:“冥冥之中自有天意,陛下乃是天命之人,自然会被上天眷顾,这份礼物,臣会让人送进宫里……”

    遇到这么一位死要面子的皇帝,未免他以后在什么地方给他穿小鞋,还是入乡随俗的好。

    众人恭贺之后,纷纷归位,礼部郎中刘风走上前,看着唐宁问道:“陛下天命所归,不知道下一位有着如此气运的天选之人是谁……”

    刘风此言一出,刚刚坐下的众人纷纷抬起头来。

    这句话问的非常诛心,在陈国,能用“天选之人”来形容的,只有当今陛下,无论选出来的是何人,似乎都犯了忌讳。

    这是兵部的疏漏,若是处理不好,怕是会招致陛下不满,刘风此言一出,便是相当于直接将唐宁架在火上烤了。

    唐宁看了刘风一眼,笑道:“要不,刘大人试试?”

    刘风退后一步,急忙道:“本官何德何能,岂敢代天行事?”

    唐宁微微一笑,转(身shen)面对陈皇,躬(身shen)道:“陛下乃是一国天子,受命于天,陛下的意思即是天意,臣斗胆恳请陛下屈尊,抽取今(日ri)的第二人……”

    在场的官员权贵闻言先是一怔,随后便用诧异的目光看着唐宁。

    他这一手玩的十分漂亮,将刘风带给他的窘境彻底化解,天选之人便是天子选的人,谁也挑不出什么问题来。

    都说这位唐大人天资聪慧,机敏过人,今(日ri)才知传言非虚,难怪陛下对他这么看重。

    “好。”陈皇并未拒绝,重新站起(身shen),说道:“如此朕便也凑一凑这个(热re)闹。”

    他走到奖箱前,随意抽出一张,念道:“两千三百五十六。”

    纸条上的数字是座号,数字越大的位置越远,门票越便宜,这个区域的门票,便是普通百姓咬咬牙,也能买得起。

    陈皇话音落下,便有一名(禁jin)卫快步走出去,不一会儿就带了一人过来。

    来人衣着普通,样貌平凡,属于丢到人堆里就找不出来那种,倍带过来的时候,还有些恍恍惚惚,回过神来之后,立刻跪倒在地,颤声道:“草……,草民叩见陛下!”

    对于一位京师的升斗小民来说,这辈子可能都没有见到皇帝的机会,更别说还有满朝文武,满京权贵,见完礼之后,就哆嗦的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而此时,中奖之人的消息,也已经逐渐的散布出去,安静的赛场,再次变的嘈杂起来。

    “两千三百五十六,我是两千三百五十五啊,差一点就是我了……”

    “那是东巷的老王啊,也不知道他走了什么运,这可是一万两银子的大礼……”

    “连这个泥腿子都能抽中,天理何在,天理何在啊……,对了,不是还有一个吗,还有机会……”

    “你刚才没听到吗,另一个也选出来了。”

    “是谁?”

    “当今陛下。”

    “什么,这,这岂不是……”

    “嘘,小点声,脑袋不想要了!”

    ……

    大比完毕,抽奖也结束之后,陈皇便起驾回宫,众人也纷纷离去。

    萧珏看着面色苍白,心有余悸的滇王世子,提醒道:“世子可千万别忘了……”

    唐宁看了滇王世子一眼,随口问道:“别忘了什么?”

    萧珏道:“十万两银子啊!”

    唐宁看着他,问道:“什么十万两银子?”

    萧珏盯着他,诧异道:“不是你让我向他要十万两的吗?”

    唐宁更加诧异,问道:“我什么时候说了?”

    萧珏道:“那你又是竖起一根手指头又是握拳的,难道不是你教我的那什么番邦数字……”

    唐宁看着他,解释道:“我的意思是,一号纸条被他握在手里了。”

    “原来是这样……”萧珏恍然大悟,然后看着他,问道:“那这十万两还要不要?”

    “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