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三章 捧杀
    刘风是礼部侍郎,唐淮是礼部尚书,是他的直属上司。看ΔΔ书阁wwんw.『kan→shu→.la

    自数年前开始,刘家便唯唐家马首是瞻,唯端王马首是瞻,只有这样,他在礼部才能不受排挤,在端王上位之后,刘家才能更上一层,他的官途也将畅通无阻。

    刘家的家主唯唐家家主马首是瞻,刘家的子弟自然也跟在唐家子弟身旁鞍前马后。

    刘里就是唐昭身边做牛做马的那个。

    马主人跑了,他的仇家就转而欺负他的马,这就是唐昭惹下的麻烦,那些将门子弟为什么要找刘里的原因。

    京中别的豪门大族,都是家中的纨绔子弟给家族惹麻烦,他们刘家正好反了过来。

    想通了这一点,刘风便不好意思再怪儿子了。

    “行了,以后见到他们,你就躲着一点。”唐家惹不起的众多将门,刘家自然也惹不起,刘风叮嘱了他一句,就快步走出家门。

    那唐宁显然是在针对他,恰好此刻正是他争夺吏部右侍郎之位的关键时候,原本他有信心赢过工部侍郎李岩,现在则不一定了。

    听说陛下也在看那唐人斋的报纸,那上面对李岩和他,一贬一褒,说不得会影响陛下的决定,在最坏的事情还没有发生之前,他必须做点什么。

    礼部衙门。

    唐淮从位置上站起来,在堂内缓缓踱着步子,右手的食指和拇指,无意识的摩挲着,熟悉的人都清楚,当唐尚书做出这个动作的时候,表明他心中真的已经动怒了。

    “你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片刻后,唐淮重新坐下,看着刘风说道:“这件事情,我会想办法的。”

    刘风点了点头,拱手道:“下官告退。”

    他走出房门,走到院中的时候,脚步又停了下来。

    吏部右侍郎之位至关重要,相信唐尚书比他还要重视,端王也不会坐视不管,此事他自己倒是不用过分操心。

    他站在院中想了想,正要迈步离开时,目光忽然望向一边的走廊,问道:“刘郎中有事?”

    祠部郎中看着他,摇了摇头,说道:“没事。”

    他说完之后,就摇了摇头,转身离开。

    当初的户部侍郎好像也没有得罪唐宁,现在坟头已经开始长草了,刑部侍郎也没有得罪他,却沦落了一个发配的下场,他在礼部的这段时间,刘侍郎没有被克到,就已经烧了高香了,不去庙里求神仙拜佛,居然还敢主动去招惹他……

    这次就算他不掉井里,出门不被马车撞到,不会拉一个月肚子,吏部右侍郎的位子,怕是也别想要了。

    刘风看了看祠部郎中离开的背影,摇了摇头,喃喃道:“莫名其妙……”

    唐家,唐宁看着唐夭夭,唐夭夭也看着他。

    片刻后,两人谁也没有瞪过谁,唐夭夭才问道:“你怎么不问我这次赌赢了多少钱?”

    “赌赢了多少就是多少。”唐宁看着她,反问道:“我难道怕你私吞不成?”

    “如果我真的私吞了呢?”唐夭夭瞥了他一眼,问道:“你就这么相信我?”

    “我不信你信谁?”唐宁看着她道:“那些银子就先归在库房了,反正都是要用出去的。”

    “那可不行。”唐夭夭坐下来道:“虽然店铺是我们两个人的,但是你的银子是你的,我的银子是我的,我可不想贪墨你的银子,一会儿我就换算成银票交给小如。”

    唐宁无所谓道:“随你吧。”

    他现在对银子没有什么概念,当初在灵州的时候,为了几百两银子也要费尽心思,现在几万两几万两进账,反倒没有当初赚钱的那种成就感和满足感。

    唐夭夭想到一事,看着他,皱眉道:“你的那些报纸根本赚不到钱,干嘛还要继续?”

    唐宁看着她,语重心长道:“有些事情不能只看表面,也不能只想着银子,就比如我们这次承办十六卫大比,不也是投钱进去,可最终亏本了吗?”

    唐夭夭摇了摇头,这次大比投入的虽然很多,但是门票和那些商人的赞助就已经回本了。

    更别说大比期间对于各大店铺的宣传,唐家以前在京师的店铺默默无名,现在已经被京师的百姓认可,大比前后,每日的利润翻了数倍之多。

    “你觉得有用的话就继续吧。”唐夭夭不懂的事情,一般不会打破砂锅问到底,一些复杂的事情,对她的脑袋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考验,丢下一句话就翻墙回去了。

    萧珏背着手走进来,看着他,问道:“听说礼部侍郎刘风最近在争吏部侍郎的位置,你是故意在报纸上那么写的吧?”

    有怨报怨,有仇报仇,这是唐宁的行事准则。

    抛开他和刘风的个人恩怨不谈,能削弱唐家的势力也不错啊,吏部侍郎那么重要的位置,要是让他们的人上去了,唐家和端王岂不是如虎添翼?

    萧珏道:“只有几句话,也起不了什么太大的作用,最多是让他不能做吏部侍郎而已……”

    “不然还能怎么样?”唐宁站起身,问道:“难道还能挑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潜入刘府结果了他不成?”

    刘风此人虽然算不上是什么清流,但本身也没有大的把柄,连苏媚她们都没有查出来,从正常途径,唐宁还真的不能拿他怎么样。

    不过,他虽然做人没原则,但是做事却有底线,因为这种事情杀人,那和唐家的那些渣滓还有什么区别?

    萧珏想了想,说道:“也是,刘风如果做不了吏部侍郎,唐家的一番努力就白费了,所以你贬低刘风,又让人在京中散布消息,扩大工部侍郎李岩的功绩,进一步贬低刘风,就是为了让李岩取代他……”

    唐宁目光望向他,眉头皱起,问道:“散布什么消息?”

    唐人斋的报纸如今已经成为了各大官衙的官方读物,连陈皇也会看,他根本不需要再散布什么消息,也没有散布消息。

    萧珏看向他,诧异道:“这两天京中的百姓都在议论工部侍郎李岩,他过往的功绩也都被人挖了出来,大加宣扬,又散布了关于礼部侍郎刘风的一些污点……,这些难道不是你让人做的?”

    唐宁摇了摇头,说道:“不是。”

    萧珏怔了怔,惊讶道:“那会是谁,难道是李岩自己?”

    唐宁继续摇头:“应该也不是。”

    萧珏看着他,问道:“不是你也不是李岩,那会是谁?”

    唐宁想了想,说道:“刘风,或者唐家。”

    萧珏楞了一下,目光望向他,问道:“刘风和唐家疯了不成,为什么要贬低自己,抬高别人?”

    唐宁眼神微凛,说道:“这是捧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