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我乐意
    听到这话,二傻微微眯着眼,似乎陷入了沉思。

    过了片刻,二傻才睁开眼,轻轻点头,“也行吧,五块钱,包治好!”

    柳月娥闻言有些欣喜,又有些懊恼。

    不过她刚准备开口说两句嗔怪的话,二傻已经取出纸笔唰唰写了一张字条,顺手从旁边拿了一小包东西,又从地上捡起一根灯瓜根,一起递给柳月娥。

    “什么啊?”

    柳月娥不解的接过东西,才发现纸条上面写着:薄荷二两,开水兑冲茶;灯瓜根一条,老母鸡炖汤食疗。

    二傻仿佛没看到柳月娥眼中的幽怨之色,语气已经冷淡淡的,“清心去火,解热治燥,包管药到病除!”

    “滚!”

    感觉抛了媚眼给瞎子看的柳月娥狠狠将手里的东西一股脑砸在二傻身上,转身就走。

    “等等!”

    看到柳月娥要走出门,二傻才淡淡开口,叫住她。

    听到这话,柳月娥神色一喜,还以为二傻终于开窍了呢,可没等她喜色浮上眉梢,就看到二傻朝她伸出手,“给钱!”

    看到二傻傻乎乎伸着手,一脸认真的样子,柳月娥差点没忍住搬起一张椅子砸过去。

    愣了半晌,柳月娥才拉开自己的挎包,摸出一张钞票狠狠朝着二傻砸过去。

    她真的差点被这不解风情的二傻给气死了!

    二傻却仿佛感觉不到柳月娥的恼怒,随手接住揉成一团的百元钞票,看了眼,又重新扔回去,“找不开,先欠着吧!”

    “不用找了!多的算给你治脑子了!真是傻得没救了!”

    柳月娥恨恨的说了句,直接摔门离开。

    目送柳月娥离开,二傻微微耸了耸肩,忍不住低声感叹了句,“女人啊!”

    过了片刻,二傻才把那张皱巴巴的钞票捡起来,放到旁边的小桌上将上面的褶皱小心翼翼抹平,然后装进兜里。

    做完这事,二傻刚准备去收拾那些灯瓜根,外面忽然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二傻,采药回来了么?”

    二傻没有回话,只是抬头看了门口一眼。

    房门开着在,外面的人一眼就能看到他,在他看了,对方问的根本就是一句废话。

    来人是村里唯一的医生肖世云,二傻倒是认识他,不过二傻没和这人打过什么交道,一点都不熟,二傻也没有理会他的心思。

    肖世云知道二傻的性格,得不到回应也不以为然,径直走进来坐下,自来熟的朝他打招呼,“二傻,又采集了这么多好药啊!”

    二傻依旧沉默,除了病人和熟人,他都没什么心思搭理。

    肖世云和他一点不熟,壮得能打死牛,也不是病人,二傻也没心情陪他废话。

    见自己的话根本没有回应,肖世云不由得有些尴尬。

    过了片刻,肖世云才压下内心的郁闷,缓缓开口,“二傻,你悬壶济世,治病救人,同样是医生,我肖某对你的医术深感敬佩。”

    “说主题!”

    肖世云的话刚刚落下,二傻就淡淡说了句。

    “行!”

    肖世云轻轻点头,“那我就开门见山了,你治病救人,我没有意见,大家都是医生,你治病也是凭的本领,我没话说。可你这收费,完全乱了规矩,医生也是人,也要养家糊口,你不能乱了这一行的规矩。”

    听到这话,二傻坐回椅子上,抱起双手靠到椅背上,淡淡看了肖世云片刻,才淡淡开口,“你定的规矩?”

    “这是行业的规矩!”

    肖世云说了句,无奈的笑道:“二傻,我知道你人好,也感激这里的人救了你,可你得替自己考虑下。你年龄应该也不算太小了,救你的吴老婆婆也干不动活了,你也得准备一点积蓄,考虑下谈对象的事情,也要给吴老准备一点养老钱,表达一下救命之恩。”

    “哦!”

    二傻淡淡‘哦’了声,再次沉默下来。

    见二傻不再开口,肖世云无奈的看着二傻,沉声问道:“喂,二傻子,你到底有没有听明白我的话啊?”

    “大致明白吧!”

    二傻淡淡点头,“你的意思,是让我和你一样,不计算成本,信口开河乱收费!”

    “你这人怎么说话呢?”

    肖世云没好气的摇头,“老哥我这是在教导你,让你别这么傻乎乎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我这收费,是绝对的良心价了,怎么就叫不计成本了?”

    “行了,你可以走了!”

    二傻淡淡摆手直接下逐客令,“肖医生,别和我提什么良心,在你说这话的时候,你的良心就已经被大黑吃掉了。”

    “你这傻小子!”

    肖世云万般无奈的看着二傻,苦笑着摇头,“你只看到药材成本,可你有计算时间和精力么?治个病你得准备药材对不对,遇到病重的还得走路过去对不对,配药也得时间对不对?没病人的时候,你还得等着对不对?这些时间,用去做别的,还不止赚这点钱了。你这么大一个人,怎么连这点账都不会算呢?”

    “那是你!”

    二傻淡淡摆手,“肖医生,我和你不同,我不是职业做医生的,治病不过顺手而为之。两株紫苏草,几片水竹叶,一分钟搞定,就要价上百,我怕我的良心会痛!”

    “呵呵呵……”

    肖世云闻言忍不住冷笑出声,冷笑了几声,他才轻轻摇头,“二傻,你真是傻到无可救药了!你计算的只是即时成本,可村里人会天天生病么?没病人的时候,医生就不过日子了么?我都把话说得那么明白了,你怎么就还是不开窍呢?”

    二傻闻言,微微摇头,“肖医生,你直接说我挡了你的财路,不就得了,何必绕那么多弯子?”

    心思被人这么直白的点穿,肖世云不由得有些尴尬,沉默了一下,肖世云掏出两百块钱拍到二傻手里,沉声说道:“二傻,这两百块,你拿着去换身新衣服,也算老哥我求你了,别随便破坏这一行的规矩可好?你再这么下去,老哥我真的要喝西北风了!”

    “用不着!”

    二傻反手把钱拍回肖世云手中,一伸手狠狠将他朝门外推去。

    二傻人看着消瘦,力气可不小,壮硕的肖世云硬是被他从屋里推了出去。

    一直将肖世云推到门口,二傻才盯着满脸无奈的肖世云淡淡开口,“肖医生,你有你的规矩,我也有我的原则。你爱怎么定规矩,我管不着也不在乎,你也别来干涉我。我怎么收费,那是我自己的事情,医者父母心,能够帮到村民,怎么收费看我乐意,用不着你来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