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我想去坐牢
    春翠的话刚落下,中年警察还没开口,刘老三就忍不住反驳出口,“春翠,小芳明明早上都还在家,你怎么……”

    说到一半,春翠就恶狠狠的朝刘老三瞪过来,刘老三连忙闭嘴不言。

    看到这一幕,不光是警察,就连红衬衫女子和朱红丽,也感觉事情有蹊跷了。

    很显然,春翠在隐瞒事实,这事情很可能不是二傻有问题,而是春翠自身有问题了。

    不过警察办案需要的是证据,中年警察只是摆了摆手示意刘老三和春翠不要插话,接着朝二傻微微点头,“小伙子,接着说!”

    二傻沉吟了一下,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将自己所遭遇的事情,简单明了的讲述出来。

    他没有进行任何添油加醋,也没有表达任何个人观念,就是简单的陈述事实。

    听完二傻的话,中年警察微微点头,“小伙子,我相信你所说的属实,不过我们不能只听你的一面之词,而且按照你说,那个女子在你过来之前就昏迷,你也没有证人。”

    “是的!”

    二傻淡淡点头,“所以我决定去警局,至于是不是我犯罪也无所谓,对于我这种没有任何身份的人而言,这世界上没有哪个地方,比牢房更安全和安逸。”

    “小伙子你真有意思!”

    中年警察伸手拍了拍二傻的肩膀,无奈的笑着摇头,“我田长顺做了这么多年警察,你还是我见到的第一个主动想坐牢的人。不过坐牢也不是你想坐就能坐的,我们得查清楚事实,确认你的确犯了罪,才能带你去坐牢。”

    “我真有罪!”

    田长顺的话,刚落下,二傻就连忙开口,“警察先生,我没经过患者本身或者她家属允许,就撕开她的衣服,对她动手术,从法律角度来说,这本身就构成犯罪了。而且我这次替人治病,没有收钱,属于扰乱市场经济,也是违法犯罪。”

    “傻二哥,你脑子有毛病吧!”

    听到二傻这么说,朱红丽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我小婶被毒蛇所伤,都昏迷了,她自己怎么允许?她的家属都远在山下,等你去征求她家属同意,回来都要替她收尸了。治病还不收钱,这分明是见义勇为,怎么就成了违法犯罪了?”

    “这位小姐说得很对!”

    田长顺朝二傻微微点头,“如果你所说都属实,你的行为应该被表彰而不是受惩罚。当然,我也真心希望,你所言句句属实,如果你敢欺骗警察,那么法律绝对不会轻饶你!”

    “走!”

    说完这话,田长顺一挥手,“都随我下山,我要找到刘芳,先确认这位先生所言,是否属实。”

    “田……”

    朱老大刚开口,田长顺就摆手打断他,“这位先生,在场的各位,都是嫌犯或者证人,有什么话,等我问你们的时候,你们在说不迟。在我们调查的时候,还请诸位不要随便插嘴,否则我会认为各位是在妨碍公务,只好请各位去局子里喝茶了!”

    这些人文化程度不高,对于警察本能有种畏惧心理,何况他们心里本来就有鬼。

    听到田长顺的话,他们顿时不敢开口了。

    一路下山,朱红丽几次凑到二傻身边,试图询问他之前的事情,不过二傻都只是默默低头跟着警察朝前走,没有正眼看她,也没有开口回答。

    连续问了几次,没能得到任何回答的朱红丽气得牙痒痒的,不过最后还是放弃了这种自找没趣的行为。

    下山的时候,医院的救护车早已经赶到,两个年轻警察已经将杨家小媳妇送上了救护车。

    看到田长顺下来,其中一名被称为文杰的年轻警察走过来,在田长顺耳边低语了几句。

    田长顺微微点了点头,面色一下子沉了下来。

    到刘家只好,田长顺问出刘芳的电话,拨通了电话。

    过了将近一个小时,刘芳才满头大汗的赶过来。

    田长顺第一时间将刘芳带到一边,开始询问起来。

    面对警察询问,一开始刘芳还矢口否认,不过当田长顺拿出手铐之后,刘芳顿时被吓得一五一十将上午的事情交代了出来。

    看到刘芳被套上手铐带进来,朱老大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至极,春翠额头也浮现出密密麻麻的冷汗。

    随后文杰看住刘芳和另外几个人,文奇则是先后把朱老大和春翠带过去问询。

    朱老大被带过去之后,没过多久就被铐着带了回来。

    在春翠被带过去之后,她和警察发生了激烈争吵,但是最终结果也和刘芳还有朱老大一样,是被铐着带出来的。

    刘老三和红衬衫女子见屋里人被拷住,顿时慌了神,死缠着田长顺,要问个究竟。

    田长顺看了眼屋里的人,沉吟了一下,才淡淡开口,“非常抱歉,嫌犯王春翠勾结嫌犯朱发青,暗中对杨家的李月茹下手,用醉心花毒晕她。随后王春翠唆使侄女刘芳引来擅长医术的二傻,企图以猥亵妇女的罪名,毒打并驱除他离开。他们也没料到,自己毒晕李月茹,竟然让她被毒蛇所伤。三位嫌犯用强制手段迷晕李月茹,并且栽赃陷害他人,已经构成严重犯罪。而他们的行为导致受害人身受重伤,罪上加罪。具体的罪名,得等法院审判,你们这些家属要是觉得他们无罪,可以在开庭之前去请律师。在开庭之前,他们需要被拘留看管!”

    “朱老大,你好糊涂啊!”

    听到这话,朱老大的老婆双腿一软,一屁股直接坐到了地上。

    “你们肯定是搞错了,春翠她虽然嘴巴招人厌,心地并不坏,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

    刘老三也是满脸不敢置信,拼命的摇着头。

    朱红丽看着被铐住的三人,沉默良久,才长长叹了口气,“唉——!”

    说清楚了事情真相,田长顺伸手拍了拍二傻的肩膀,“小伙子,好样的,多亏你见义勇为,对李月茹进行急救,才保住了她的性命。回头我申请当局,给你颁发见义勇为奖,希望你继续保持这种良好品质,多帮助这边的村民。”

    “我不要什么奖,也承受不起!”

    二傻轻轻摇头,朝田长顺微微鞠躬,“警察先生,你还是想办法让我也成为嫌犯吧,我真的想去坐牢,不想再呆在这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