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倔强的朱红丽
    “这……”

    胡艳闻言不由得有些犹豫起来。

    这段时日,二傻帮胡艳治病,尽管很少开口说话,却在她心目中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除去之前那个很无奈的毛病,胡艳对于自己的身材和容貌,都相当自信。

    当初在答应让二傻帮她治疗的时候,其实胡艳已经作好了吃点小亏的准备。

    毕竟她要面对的是一名男医生,而且还是用的这种比较尴尬的针灸和按摩治疗法。

    在治疗过程中,只要二傻稍微不老实,就能占一些手头便宜,而且胡艳还没办法拿这事说话。

    可二傻却什么都没做,他每次都只是完成最基本的治疗动作,手放上去都是老老实实的按摩她的后背靠近腋窝的地方,从来不碰触任何不该碰触的部位,就连失误的碰触也没有。

    当初在治疗完成之后,胡艳说二傻是个好人,这话也绝不是发好人卡,而是真正的称赞二傻。

    胡艳知道,换作别的医生,遇到肖世红那种没什么医德的,肯定是趁机上下其手大占便宜。就算是比较正直的,只要是正常男人,也不可能丝毫不心动,或多或少都会装作失误,碰一下那些不该碰的位置。

    毕竟当时按摩的部位太尴尬,只要手稍微下滑,就能碰触到她关键的部位了。

    想二傻这样的完全能把持住自己,面对近距离诱惑不起怀心思的男人,实在是可遇不可求。

    胡艳嘴里没说,可她心里已经将二傻当成了好朋友,而且还对他产生了一丝超越友谊的朦胧好感,她同样不希望看到二傻出事。

    只是这天气太恶劣了,找了半天,她手脚都冻僵了,外套也被融化的雪水结成了冰块。

    最无奈的是,这到处放眼望去,都是冰天雪地,胡艳实在不觉得找下去还有什么希望。

    “艳艳……”

    就在胡艳犹豫的时候,胡耀三和张东芝的声音远远传了过来。

    “红丽姐,走吧!”

    胡艳伸手拉住朱红丽,轻轻摇着头,“今天是大年三十,一点月色也没有,晚上在这里根本看不见,留着只会白白挨冻,还是等明天天亮再继续。”

    听到胡艳的话,朱红丽咬了咬嘴唇,直接摇头,“艳艳,你先回去吧,我趁着天亮再找一会儿。”

    “唉——!”

    胡艳叹了口气,抓着冰树踩着积雪,缓缓沿着山坡朝远处的路上走去。

    “红丽,回去吧!”

    看到朱红丽没跟着下来,远远站着的张东芝也大声喊道:“这都三天了,在这种天气里,没人在外面能抗住三天。如果二傻真的遇到了什么事情,找到他怕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是啊,红丽!”

    胡耀三也远远喊着,“你这丫头穿得那么单薄,外面气温那么低,夜间还要冷好多。你心里着急我们理解,我们一样担心他的安危,可这夜间看不见,也没办法找,你也不能因为这事,把自己给冻坏了。”

    “我再找一会,就一会儿!”

    朱红丽轻轻咬了咬发青的嘴唇,微微摇头,“天黑还有一会儿功夫,我还想再在周围找找看,我总觉得,他应该就在这附近。”

    说完这话,朱红丽直接转头,朝另外一处山坳找去。

    “这个丫头,唉!”

    胡耀三看着朱红丽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转头朝张东芝和胡艳摆手,“孩儿他妈,艳艳,你们先回去吧。这荒山野岭的,让红丽一个女孩子留在这里,我实在放心不下。你们回头给红丽的父母打个电话,让他们过来劝劝她,也好接她回去。一个大活人竟然能这么失踪,这村里怕不是出了什么大型野兽,就是来了无路鬼,一个女孩子走夜路也不安全。”

    “嗯,那你看着点!”

    张东芝点了点头,替胡艳拍了拍长发上的碎雪和冰沫,轻声说道:“艳艳,我们先回去吧,我给你红丽姐的父母打电话过去,这丫头实在太倔强了一点。”

    “她这也是太担心傻二哥了!”

    胡艳轻声说了句,微微摇头叹息,“傻二哥的确是个好人,就是平时不爱说话,真不知道哪个缺德鬼,会对他这种人下手。”

    胡艳母女离开之后将近一个小时,朱红丽的父母才匆忙赶过来。

    一看到站在山坳边等着胡耀三,朱红丽的母亲就大声问起来,“胡大叔,红丽那个死丫头呢?”

    “依琳,你怎么说话呢,大过年的,怎么能骂红丽呢?”

    胡耀三还没开口,旁边朱红丽的父亲就连忙劝阻朱红丽的母亲。

    “你还说呢!”

    被称为依琳的中年妇女没好气的看着朱红丽的爸爸,“这丫头养成这倔脾气,都是因为你这老东西!别忘了,红丽还是个闺中的丫头,这大过年的她为了找个男人漫山遍野跑,这话传出去,以后谁还敢娶这死丫头?”

    “朱二哥,依琳姐,你们先别吵了!”

    眼见朱红丽的父亲要继续开口,胡耀三连忙摆手打断两人,指了指远处的山坳,“红丽去了那个山坳下面,半天没动静了,我们还是过去看看,先想办法把红丽劝说回去。这个大冷天的,红丽这孩子本来就身体差,冻病了可就麻烦了。”

    “还愣着干嘛?”

    听到胡耀三的话,依琳没好气的说了一句,一巴掌推在朱红丽父亲背上,“天都黑了,那丫头还不过来,还不赶紧把手机电筒打开,我们过去看看!要是那丫头出了什么事,我不管今天是不是过年,都要找你拼老命。”

    “红丽,红丽丫头……”

    见朱红丽的父母吵个不停,胡耀三无奈的摇了摇头,打开自己的手机电筒,一边往远处山坳深一脚浅一脚的走,一边大声喊着。

    天空中风雪依旧,夜间的树林里不断传来簌簌的雪落声,偶尔还有树枝被积雪压断的声音,却唯独听不到朱红丽的回音。

    刚刚开始,朱红丽的父母还一路走一路吵,到后面两人也着急起来,开始和胡耀三一起大声喊起来。

    走上先前朱红丽下去的山坳,胡耀三才最先想起来,自己手里有电话,连忙拿起电话准备拨打。

    就在他拿起电话的时候,山下忽然传来朱红丽虚弱的声音,“胡叔叔,我找到傻二哥了,他还活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