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其实很迷糊
    二傻采了小半年的药,虽然没卖几个钱,药物储存倒是很丰富。

    朱红丽喝了两天中药之后身体好转了一些,勉强能够下床走动,就随着她父母回家去了。

    这两天时间,朱红丽没少追问二傻被袭击的事情,不过朱红丽没学过犯罪心理学的胡艳那么可怕,虽然会察言观色,却不会在聊天之中抓漏洞。

    二傻说话的时候很少有神色变化,朱红丽终究也没能从他这里得到什么想要的信息。

    朱红丽回家之后,腿脚不方便的二傻依旧只能住在胡家。

    其实在休养了两三天之后,二傻也能拄着棍子走动了,可是胡家一家三口都不让他这样离开,他也只能安心在胡家住着休养。

    大年初四的时候,胡家的亲戚包括胡艳的爷爷奶奶,两个叔叔,一个姑姑,还有一些堂兄弟姐妹都聚集到胡家。

    这些亲戚也已经知道了最近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不过好奇心驱使之下,他们还是免不了问出一大堆问题。

    听到一群人七嘴八舌的问自己那些乱七八糟的问题,二傻就感觉头疼不已。

    尤其是胡艳的爷爷奶奶,那眼神还有那说话的语气,俨然把二傻当成孙女婿了。

    好容易熬到中午,实在招架不住的二傻只能借口要休息跑到房间里躲着。

    一直躲到下午四五点,二傻听到外面终于安静下来,才起身准备出去。

    他刚从床上坐起来,胡艳就推门走了进来。

    “艳艳,你那些亲戚都走了么?”

    见胡艳进来,坐在床头的二傻连忙轻声问她。

    “嗯!”

    胡艳微微点了点头,走到二傻不远处坐下,轻声说道:“二哥,爷爷奶奶就是那样,他们知道我有那个毛病,一直担心我嫁不出去,才会一直追着你问东问西,你可千万别生气。”

    “这种事情,我自然不会生气,只要他们别误会影响到你就好!”

    二傻轻轻摆了摆手,笑着摇头,“其实吧,这次挨了一顿冻,我感觉思维没以前那么凌乱了,也不是太怕热闹,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些问题,因为那些事情,我自己都不清楚。”

    “我明白你的苦衷!”

    胡艳轻声说了句,看着二傻轻轻笑起来,“其实先前我还真担心你一直保持沉默,不给那些亲戚面子呢。虽说那是你的性格使然,可毕竟都是亲戚,如果有人因为这事翻脸,大过年的就都比较为难了。好在你似乎改变了不少,虽然有些问题给不出答案,倒是没让他们觉得你不给面子。”

    “呵呵……”

    听到胡艳的话,二傻笑着轻轻摇头,“以前老是那样,其实我也不是故意装冷漠深沉,只是脑子有些迷糊,很多时候听到人家的话,第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很多时候,人家说了半天,我脑子里面还是卡壳的,虽然那些话我也懂,可就是一下子转过来,不知道怎么应答。说起来,我那个样子,真的和二傻子没啥区别。”

    “现在好些了?”

    胡艳笑着问了句,瞄了一眼二傻的双眉,轻声说道:“今天你听到他们询问你这些问题,皱眉的动作不怎么明显了,不会是强忍着的吧?脑袋还疼不疼,要不要帮你揉揉?”

    “不用了!”

    二傻从床头站起来,轻轻摇着头,“这次挨了一顿毒打,又被冻了几天,身体到处都是伤,脑袋反而被刺激得清醒多了。那几天躺在那个冰冷的山洞里,我就在想,如果自己就这么死了,还真是不划算。现在捡回来一条命,我也想通了一些,以后要活得好一点,不能再这么迷迷糊糊了。”

    胡艳走过来扶住二傻,轻轻笑道:“二哥,你打算怎么个好法?是打算用治病赚些钱,让日子舒服点呢?还是想通了,面对那些诱惑不再拒绝,做个风流潇洒的人?”

    “什么诱惑?”

    二傻看了眼近在咫尺的小美女,忍不住笑着轻轻摇头,“就我这德性,哪有什么诱惑,还风流潇洒呢?难不成每天去山坡上高歌一曲,展示自己放荡不羁,随意洒脱啊?”

    “如果真那样,也算不错啊!”

    胡艳说了句,扶着二傻走出房门,拖过一把椅子让他坐下,才轻声说道:“傻二哥,有件事情我说出来,你可别生气。”

    二傻没有接这个话题,而是看了一眼屋里,好奇的问胡艳,“胡叔叔和张阿姨呢?”

    “送客去了,估计等下得在奶奶家吃晚饭才会回来。”

    解释了一句,胡艳咬了咬嘴唇,轻声说道:“二哥,在我回来这段时日,我调查了一些关于你的事情,你不会因为这事生我的气吧?”

    “你是怀疑我吧?”

    二傻抱起手看着胡艳,微微耸肩,“你是学习犯罪心理学的,村里突然多了这么一个来历不明的人,你肯定放心不下,然后利用的专业知识,悄悄调查了一番,对吧?”

    看到胡艳轻轻点头,二傻直接笑着摇头,“这再正常不过,换做是我,如果学的是你一样的专业,我也会怀疑。所以这事,我没理由和你生气。”

    “那就好!”

    见二傻没有任何生气的表情,胡艳稍微松了口气,组织了一下语言,才接着开口,“在调查之中,我发现村里至少有六七个女子,应该曾经对你有过一些想法,甚至是采取过一些措施诱惑你,希望能和你发生点什么。这些女子有已婚的,也有未婚的,还有丧偶的,那些女子姿色都不差,其中还有堪称美女的。可是你的反应,着实有些超乎想象,甚至让我一度怀疑,你是不是生理不正常。”

    “呃,这个……”

    二傻闻言尴尬的笑了笑,轻轻摇头,“我自己是医生,自己的身体情况还算了解,生理上面,应该没啥问题,起码做个正常男人是一点问题没有。”

    “所以说呢!”

    胡艳微微耸肩,“我就分析出,你心理上面应该是有些障碍。在没有接触到你之前,我最初的想法,是你因为某些事,对于女人有莫名的恐惧。因为我发现,你和朱红丽一起出去的时候,也是和她保持着一些距离。不过后面你给我治疗,我就发现,这个推断并不正确。因为你在碰触到我的身体的时候,眼中没有任何不自然的神色,甚至还有那么一丝掩饰得很好的**和迷恋,这说明你是在忍耐内心的冲动。”

    说到这里,胡艳抓了一把瓜子递给二傻,轻声笑道:“所以我分析出,你是个很有原则,坚持理念的好男人,对于身边的人也格外在乎,是个真正值得深交的人。”

    “谢谢!”

    二傻接过胡艳递过来的瓜子,笑着轻轻摇头,“艳艳,别把我想得那么好,其实我就是活得很迷糊,所以不敢去碰触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