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天壤之别的待客
    一路走着,胡艳详细讲述了李龙飞这些年的所作所为。

    据胡艳所说,这个李龙飞的确算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

    撇开年轻时候做的那些混账事不算,这些年,李龙飞也没少做坏事。

    李龙飞在外面承包工地,算是一个中型包工头,年入近百万,算得上这竹林村最有钱的人。

    这样有背景又有能力的人,在这年平均收入不过万的竹林村,是真正的土豪金。

    在那些父母眼里,帅气多金又有能力的李龙飞,也是标准的金龟婿。

    这些年李龙飞用订婚的名义,从村里带了好几个相貌不错的女孩子出去。

    可那些单纯的女孩子出去之后,回来就完全变了。

    五年时间,李龙飞带了三个女孩子出去,这三个女孩子都彻底堕落,陷入非法行业之中。

    而每次回来,李龙飞就会拿这个作为借口,让对方的父母无话可说。

    至于这其中,到底是否是李龙飞推波助澜甚至胁迫,这事情没人去调查,胡艳暂时也不清楚。

    因为这些事,胡艳对李龙飞深恶痛绝,也的确有过收集证据,将李龙飞绳之以法的想法。

    奈何她父母坚决反对她做警察,没能做警察的胡艳没有权利去调查那些事情,对此也只能徒呼奈何。

    不过二傻并未太在意此事,因为李龙飞和他没有任何纠葛,也不太可能有什么纠葛。

    二傻只是一个普通医生,李龙飞怎么为祸乡里,都和他关系不大。

    甚至在二傻看来,胡艳未免太过主观臆断了。

    村里那些女孩子走到外面,很容易被外面灯红酒绿的泡影诱惑,因此堕落也不算什么稀奇事。

    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就把责任推到李龙飞身上,实在有污蔑的嫌疑。

    当然,胡艳只是私底下和二傻讨论这事,并未宣扬,倒是说不上知法犯法。

    朱家湾算是竹林村比较大的一个湾子,也是这边比较富裕的一块的地方。

    整个朱家湾有几十户人家,全部都是朱姓,也都是朱红丽的亲戚。

    朱红丽的父亲一共有四个亲兄弟,那次陷害二傻,最终把自己送进牢狱的就是朱红丽的大伯朱老大朱发青。

    朱红丽的父亲在兄弟之中排行第二,叫朱凡青,这边很多人都称他朱二哥。

    朱凡青是竹林村的会计,不管是在朱家湾这一块,还是竹林村,都算得上比较有身份的人了。

    和村书记李安华以及村主任李安臭名昭著不同,村会计朱凡青在这边口碑还算不错。

    不过真正让朱凡青声名远扬的,还是他怕老婆!

    用这边人的说法,就是朱会计在外面不管是开会还是算账,都能说得井井有条,回了家却连屁都放不出一个。

    二傻和胡艳走到朱红丽家门口的时候,朱红丽的父亲朱凡青正蹲在院子边的路口默默吸着烟。

    朱凡青看起来似乎是在想事情,烟已经烧到烟头了,他也完全没察觉。

    同样的,他也没发现两人靠近。

    “朱二伯,红丽姐在家么?”

    两人已经走到很近,朱凡青依旧一点反应没有,胡艳才低声打招呼。

    “呀,是你们两个孩子啊!”

    回过神来的朱凡青吐掉嘴里的烟头,看了眼二傻和胡艳,沉默了一下,掏出手机看了眼,才勉强笑了笑,“红丽和孩子她妈在家,我要赶着去开会,就不陪你们进去了。”

    说完这话,朱凡青再次点燃一支烟,朝着远处缓步走去。

    “原来李龙飞是过来找红丽姐的,我说他那么爱装的人,这次出来怎么不开车呢!”

    目送朱凡青远去,胡艳忽然轻声开口,嘀咕了一句。

    “哦?”

    二傻闻言忍不住好奇的问胡艳,“艳艳,你是怎么猜到的,这里还听不到屋里的说话声呢!”

    “从朱二伯的反应看出来的!”

    胡艳轻声解释,“这么冷的天,朱二伯不在火边坐着吸烟,却跑到这外面路边蹲着,那就说明,他现在心烦意乱。朱二伯出了名怕齐二婶,平时出现这样的事情,本来不足为怪。刚开始,我也以为,红丽姐没在家,因为有孩子在边上,父母一般都会照顾孩子的想法,不闹得太过分。而我问朱二伯,他告诉我红丽姐在家,既然如此,就只能是另外一种情况,就是家里来了人,而且还是朱二伯很不想见到的人。早在几年之前,村主任李安如就找朱二伯提起李龙飞和红丽姐的事情。当时红丽姐还在上大学,很不喜欢李龙飞的朱二伯以红丽姐学业为重的理由拒绝了。而如今红丽姐已经毕业,李龙飞也恢复了单身,齐二婶又很看好李龙飞,朱二伯在家里说不上话,所以郁闷之下只能到外面吸烟解闷。你刚也看到了,朱二伯说要赶着开会,连带我们进屋的时间都没有,可他走路却是慢悠悠的,这也进一步印证了我的猜测。”

    听到胡艳的分析,二傻沉默了一下,忽然轻轻摇头,“艳艳,我们先走吧,反正是配补药,也不着急这一时,改天再来好了。”

    “怎么?”

    胡艳闻言眉头一皱,沉声问道:“二哥,你怕了那个李龙飞?”

    “我怕他干嘛?”

    二傻轻轻摇头,“听你那么分析,李龙飞过来的目的傻子都能猜到了,我们这时候闯进去干嘛,当灯泡都没剃头呢!”

    “不怕他你在乎那些事情干嘛?”

    胡艳微微摇着头,“李龙飞那混蛋的确一直都对红丽姐有些想法,可红丽姐根本对他一点好感都没有!而且我也和你说过了,李龙飞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你忍心看着红丽姐在她母亲的强迫之下,跳入那种火坑么?”

    “不会的!”

    二傻闻言,笑着轻轻摇头,“红丽是我见过最执着也最有理想的女孩子,没人能强迫她做决定,她的事情……”

    “少废话了,进去吧!”

    胡艳直接打断二傻的话,一把拉住他的手臂,用力的摇着头,“二哥,你根本不懂这边的事情,这里在很多事情上面,还保持着封建社会那一套。有些事情,女孩子自己根本做不了主,这边的中老年人一开口,就是婚姻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现在红丽姐或许就很需要帮助。”

    二傻被胡艳半拉半推进朱家的时候,李龙飞果然坐在火边和齐依琳说着话,朱红丽则是坐在一边双眼低垂,眉头紧蹙。

    两人进去的时候,齐依琳正削好一个苹果朝李龙飞递过去。

    见到两人进来,齐依琳朝胡艳笑了笑,给她拉了一把椅子过来,示意她坐。

    对于同时进来的二傻,齐依琳却仿佛没看到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