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不怪你
    二傻回到黑山沟的时候,吴秀莲正用一个小篓提着土豆种子准备下地干活。

    突然看到二傻,吴秀莲陡然一愣,手里的篓子啪的一声掉地上,土豆洒落得满地都是。

    见吴秀莲这反应,二傻内心不由得一暖,连忙走过去帮老人捡起地上的篓子,一边捡拾地上的土豆,一边惭愧的低声说了句,“吴奶奶,我…我这些天遇到了一点事,我也没个电话,没能和您打招呼,让您担心了,真是抱歉。”

    吴秀莲一直看着二傻,过了半天才轻轻点着头,“老二,你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

    听到老人一连重复了两遍‘回来了就好’这句话,二傻心中越发觉得惭愧,也觉得颇为温馨。

    吴秀莲这种说话的语气,完全就是奶奶在和孙子说话,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关怀。

    默默看了一会儿忙碌的二傻,吴秀莲才轻声开口问他,“老二,你饿不饿,饿了我就去给你煮点吃的。”

    “没呢!”

    二傻把泼洒在地上的土豆都拾起来,轻轻摇头,“中午在胡家吃过饭了就走,才没走几步路,您就不用忙了。”

    二傻回来了,自然不会再让吴秀莲一个人去干活。

    吴秀莲老人的田地距离房子不算太近,二傻一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自然不能用这个只能装五六斤的小篓子朝地里提东西。

    他刚把背篓找起来,扛了一袋土豆种子还没装上去,门外就传来小杨的声音,“吴奶奶,傻二哥回来没有?”

    “小杨啊,你来得可真是时候!老二刚刚到家!”

    听到外面的对话,二傻把土豆放到背篓上,拍了拍手迎了出来。

    “傻二哥,快,救救我爹!”

    一看到二傻,小杨就一把抓住他的手,低声哀求起来。

    “别急,别急!”

    二傻轻轻把手挣脱出来,微微摇头,“应该没那么严重,你先把话说清楚,我好准备些药带过去。”

    “小杨,你爸他加病?”

    看到小杨满脸焦急的样子,吴秀莲忍不住问了出来。

    “嗯,是的!”

    小杨轻轻点头,“我爸从去年开始,就老是喊胸腹那一块儿疼,我当时在外面,让他去检查。老人家舍不得花钱,死活不肯去。过年这段时间路又不通,我爸又说自己没事了,您也知道的,他那是老毛病,我也就没太当回事。最近一段时间,我发现他老是不怎么吃东西,才硬拉着他去肖医生那里检查。”

    说到这里,小杨看了眼二傻,才无奈的接着说道:“在肖医生那里检查过了开了药,回来的路上碰到傻二哥,他说我爸病重了,肖医生开的药不能吃,我…我没信他的话,回去给爸他按照吩咐喂了一顿,结果老爸直接疼得倒在了地上,脸都变青色了。”

    “那你还来找老二干嘛?”

    吴秀莲面色一沉,伸手直接把小杨朝旁边推,“你既然不信老二,那就继续去找肖医生啊,吃了人家的毒药,回头来让我家老二去给你收拾乱摊子,你当我家老二好欺负是不是?”

    “这…这……”

    小杨本来就是个老实人,听到吴秀莲这么说,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

    “吴奶奶,您别生气!”

    二傻拉住吴秀莲,轻轻摇头,“也怪我说得太仓促了,当时我就是和杨伯照了个面,还不是直接碰上,是一个在坎山一个在坡下。我这么看一眼,就断定杨伯生病了,是个人都很难相信这事。”

    替小杨解释了一句,二傻才继续问小杨,“小杨哥,你来的时候,杨伯嘴里有没有吐血,还有脸色发青到什么程度,叫痛的声音是嘶哑的还是清晰的?”

    “嗯……”

    小杨回忆了一下,才有轻声开口,“我疼得额头冒冷汗,叫疼的声音很大,还伴随着咳嗽,应该还算清晰。脸色把,中间两块比较青,对了,嘴也有发紫,吐血倒是没有。”

    “那就还问题不大!”

    二傻稍微放心了一些,朝小杨轻轻摆手,“小杨哥,你先和吴奶奶到屋里坐一会儿,我去开个药方,给杨伯配两副药,回去就按照吩咐给老人喂。”

    说完这话,二傻就准备朝旁边的小屋走去。

    看着二傻的背影,小杨犹豫了一下,忍不住低声开口,“这个…傻二哥…这个……”

    “怎么了?”

    刚要伸手去推门的二傻转过头,不解的问小杨,“难道说,杨伯身体除了疼痛,还有什么别的反应?”

    “不是,不是这个!”

    小杨轻轻摇了摇头,惭愧的低下头去,低声问二傻,“傻二哥,我之前不信任你,你不怪我么?”

    “这是小事!”

    二傻轻轻摆手,“肖医生是村里老医生了,替村里治病救人那么多年,你相信他无可厚非。,只是肖医生毕竟只是一个医生不是神。他的仪器,也只是普通仪器,检查不出那些真正的疑难杂症。你不懂医术,作为一个儿子,你没道理去怀疑一个老医生。这事你也不用太担心,就是一顿药,问题并不大,就是刚刚喝下去引起身体的不适反应。估计你从这里抓药回去,杨伯的疼痛就减轻不少,而且会感觉比以前更好。因为到那个时候,止疼药和护肝片的作用都开始生效了。不过你要记住,那种减轻的疼痛,不过是止疼药的神经麻醉效果,并非身体真正好转。”

    说到这里,二傻微微摇头,“以我的观念来看,不到疼得忍受不了,我都是不建议患者服用止疼药的。因为止疼药会欺骗患者自己,也会干扰医生的判断,甚至一定程度能够影响仪器的准确度。所以你要记住,别觉得杨伯身体好转了,又认为肖医生的药管用了。我给你开的药,也只能起到调理身体的作用,顶多也就能让杨伯多撑些时间。你最好趁着最近天气晴好,赶紧把杨伯送到镇上的医院去检查。如果还有希望,能住院尽量想办法住院。如果你看不懂化验单,医生又说得模棱两可,就把化验单拍张照片,发……”

    说到这里,二傻才想起来,自己没有手机,实在不怎么方便。

    犹豫了一下,才接着说道:“就发胡艳的手机上面吧,你应该加了她微信的,顺便给她说声,让她帮忙送过来我看看就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