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五十块的药
    “这……”

    听到这话,李龙飞不由得再次犹豫起来。

    让他拿五万块出来,也不算什么大事,可风流惯了的他三个月不碰女人,简直是要命。

    “这是基本前提,如果这点做不到,我治疗不了你的病,外面也没哪个医院保证能给你治疗康复!”

    二傻说了句,轻轻笑起来,“这一点,应该很简单才对,据我所知,你现在没有未婚妻,还没谈对象,本来就应该没女人可以碰才对吧!”

    不等李龙飞开口,二傻就微微摇头,“你是有钱人,你的生活我不懂。或许对于有钱人而言,女人就和那个玩具娃娃没啥区别,花点钱就能砸开女人的双腿。不过你如果不想后面大半辈子都没机会碰女人,最好还是接受这个建议,进行一个疗程的治疗。如果你连这点都做不到,那我只能说声抱歉,你的病,给再多的钱,我也没法给你治疗!我不是那些黑心医生,治不好的病我不治,也不收一分钱。”

    看到李龙飞沉默不语,二傻轻轻摆手,“你自己好好考虑,想清楚了再来找我!吴奶奶那么大年龄,一个人在地里干活很辛苦也很危险,我必须得过去帮忙了!”

    “我…考虑好了!”

    二傻刚转身不久,背后就传来李龙飞的声音。

    “仔细考虑下再作决定不迟!”

    二傻转过头,轻轻摇着头,“我所说的话,可没一句开玩笑,三个月这是最基础的数目,一年之内也得尽量少沾那些事情。如果你能做好这一点,我可以保证只要你不太疯狂,这种病都不会再犯。如果你做不到这点,你还是去另请高明,我真的无能为力!”

    “少啰嗦了!”

    李龙飞没好气的摆了摆手,“我说考虑好了,就是考虑好了,马上给我开药!”

    “急什么,又不是绝症!”

    二傻微微摆手,“那都是很珍贵的药,混合到一起可就分不开了,不是我怀疑你付不起这个钱。不过你现在连包都没带一个,身上肯定是拿不出这么多钱来的。别和我说什么微信支付宝转账,我没手机没银行卡,那事情根本就不可能。在让我开药之前,你起码也得先把钱准备好吧?不管是在哪里治病,这都是最基本的要求,对吧?”

    “真墨迹!”

    李龙飞没好气的盯着二傻,“你也不去村里问问,我李龙飞是什么人,至于少掉你这点钱么?”

    “我和村里的人不熟,而且我也没觉得你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

    二傻轻轻摇着头,“据我所知,你现在好像还欠着不少工人的钱,远的不说,就旁边石家崖的石老二家里,你就好有两三万的工钱没付,而且已经拖了几年了。连帮你做工的工人的钱都不结算,你让我怎么相信你的信誉?”

    “我那……”

    李龙飞刚开口准备解释,二傻就摆手打断他,“我这人比较讲原则,说了无钱不治,钱不到位,那就想都别想。不过我也得提醒你一下,你身体虚的毛病,稍微拖一拖还不打紧,但是那个传染病,可不能拖了,再下去,那地方烂掉了,那可就神仙都帮不了你了。”

    听到二傻的话,李龙飞暗暗捏了捏拳头,沉默了一下,才沉声开口,“那我把钱转到胡艳的卡上,你和她关系不错,回头让她给你取出来,这样总行吧?”

    “这样也行!”

    二傻轻轻点头,“你转给她,然后打个电话给她,我亲口听到她说钱到账的消息,立马帮你开药。”

    不过没等李龙飞转账,胡艳就提着两包东西先赶了过来。

    “艳艳,你这是?”

    看着胡艳手里提的两个包裹,二傻不由得有些疑惑。

    “给吴奶奶送点吃的东西!”

    胡艳把东西放到台阶上面,才皱着眉头看向李龙飞,“李龙飞,你到这里来干嘛?”

    见二傻要开口,李龙飞连忙摆手,“艳艳妹子,你可别误会,我没别的意思,就是一点小毛病,想让他帮忙开点药。”

    胡艳算是村里的大美女之一,以前因为有那个老毛病,李龙飞对她没有什么想法。

    如今胡艳的老毛病已经好了,李龙飞自然难免会生出一些想法,当然,他最怕的,还是二傻一通乱说,让他丢尽面子。

    毕竟胡艳和朱红丽是一对好姐妹,要是真让朱红丽知道他得了那些病,那他就一点希望都没了。

    “是的,就是一点小毛病!”

    二傻也轻轻点了点头,打开房门将胡艳请到屋里,顺手将两包东西带进去放到一边,才接着说道:“艳艳,你来得正好,李龙飞要开药没现金,要把钱转到你卡上,你帮忙确认下。”

    “没问题!”

    胡艳拿出手机翻找了一下,将屏幕递到李龙飞面前,“这是我的信用卡,你往上转钱,我的手机能收到信息。”

    “那我先去开药了!”

    二傻站起身,轻声笑道:“做好这事,我还得去地里帮吴奶奶干活,眼看就要下雪了!”

    二傻刚刚进那个小房间不久,胡艳就跟了进来。

    等二傻忙碌完毕,胡艳才凑到二傻身边,轻声问他,“二哥,你给他开的什么药啊,竟然要这么多钱?”

    “补药!”

    二傻微微摊手,“具体成分我说了你也不懂,至于起什么用,关乎患者**,也不方便透露,你就别问了。”

    “你……”

    胡艳闻言,忍不住微微皱起眉头,“二哥,你不会真帮他治病吧,要是将他治好,到时候不知道有多少女人会被他祸害呢!”

    “收了钱,自然得治好!”

    二傻说了句,轻轻摇头,“其实治不治好,他都一样能祸害人,治好了他,的确能够让他祸害更多的人。可他那些病不治,被祸害的女人更倒霉。其实吧,照我说,那些被祸害的女人也是活该,最起码这个村里的人是如此。他是什么德行,我不信那些人就没有耳闻。他也没怎么用强,那些人明知道他是什么东西,还要往上贴,那只能怨她们自己鬼迷心窍。”

    “这个倒是!”

    胡艳微微点了点头,才低声问二傻,“二哥,你给他开的什么好药,需要那么多钱?”

    “很普通的补药,就是何首乌,芡实,杜仲,肉苁蓉等等,这两包药,加起来应该在五十块左右吧!实际上啊,他那病不吃药,自己注意一些,过个三五个月也就恢复了,毕竟他还年轻。”

    说到这里,二傻抖了抖手里的药材,微微耸肩,“不过这家伙有钱,而且还是压榨的那些工人的血汗钱,自然要趁机敲一笔。吴奶奶这么大年龄了,随时可能有个三长两短,我又没什么别的本领,老人家救我一命还收留我这么久,总得给她留点养老的钱。”

    “啊?”

    听到这里,胡艳忍不住惊呼出声,“二哥,你要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