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心里有鬼
    二傻双手撑着桌子看着闪烁的柴火,没有接话。

    莫贝妮来之后没和他说什么话,但是二傻的特长就是看脸,通过莫贝妮的脸色,他看出了莫贝妮患了什么病,同样看出来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几个月之前,二傻在莫贝妮家里和她见面的时候,她还是很健康的。

    而如今她却患上了某种难以描述的慢性传染病,而且还有些时日了。

    在看到二傻的时候,莫贝妮的面色就很不正常,有些尴尬,更多的是眼神之中流露的威胁。

    很显然,莫贝妮虽然不检点,却依旧很爱名声。

    原本二傻对于莫贝妮谈不上好感,但也没什么厌恶之情,甚至还有那么一丝同情,毕竟她是个死了丈夫的可怜人。

    可如今二傻却是悄然改变了这种观念。她爱怎么做二傻都不在乎,可做了事不承认,来找他帮忙治病,还想威胁他。

    她这种态度,实在让二傻很难接受。

    被人威胁的滋味,着实不怎么好受。

    如果不是吴秀莲老人在家,这事又涉及莫贝妮的**,二傻药会给她抓,但是绝对不会这么好说话。

    二傻临走威胁李龙飞的话显然很管用,下午和第二天上午,陆续又有几个女人过来找他看病。

    这几个女人也都是村里有些姿色的,其中还有两个曾经隐隐向二傻暗示过一些事情的。

    看到这些女人,二傻丝毫不觉得意外,因为她们本身也就不是什么好货色。

    相比之下,莫贝妮都要比她们略强,起码莫贝妮没有丈夫,她做什么事情,其实没人干预得起。

    可这几个女人不一样,她们都是有丈夫有孩子的人。

    不管她们是为了钱,还是单纯的只是为了满足某些方面的**,这种行为都是背叛。

    连自己家庭都不顾的女人,二傻打心底里鄙视她们,自然也不会给她们什么好脸色。

    和这种女人,二傻也没什么好说的,都是简单的瞄一眼,就给她们开药让她们走人。

    这种病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疾病,价格方面二傻虽然不像肖世红那么黑,却也没像平时那么优惠。

    他不是圣人,不会什么人都按照最低标准收费。

    到第二天中午,吴秀莲嫌坐在屋里闷得慌,拄着拐杖去岩石林走人家,二傻把老人送上山坡的平路,才重新返回。

    他现在思维清晰了很多,但是还是没学会当地人的习惯,不喜欢有事没事就到别人家里去闲聊。

    竹林村这边海拔比较高,冬天特别冷,一般人下雪天除了走路都喜欢挤在家里烤火。

    二傻倒是不怎么怕冷,吴秀莲不在家,他也懒得回去烤火,索性沿着山坡朝下缓缓走,权当是散步。

    一个冬天已经快过去了,他还没好好看看这边的雪景。

    昨晚下了一个大雪,今天初晴,放眼望去都是银装素裹,景色相当不错。

    看到这风景,二傻不由得想到朱红丽,她喜欢做直播,如果能够在这种时候到山上雪中直播,再来玩点堆雪人啥的,绝对能够吸引很多粉丝。

    毕竟南方很多地方,都是见不到雪的,黄河以南,靠近东部的那些城市,也很难见到这么大的雪,更别提看到这种深山的雪景了。

    不过二傻也只是这么想象,朱红丽身体较弱,受不得冷,并不适合在这种天气到户外活动。

    再者朱红丽的母亲齐依琳也很讨厌他,二傻没事也不想到朱家去。

    “老二,想什么呢?”

    就在二傻看着山上的雪景发呆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在他不远处响起。

    听到这个声音,二傻吓了一跳,连忙转过头去,才发现抱着一个公文包的朱凡青已经不知道什么事走到了他身边不远处。

    “朱二叔,您这是到哪里去?”

    二傻很讨厌势利的齐依琳,对朱凡青印象还算可以。

    这个男人虽然在家里没啥地位,起码不趋炎附势,而且在村里口碑也还不错。

    很多人觉得怕老婆的男人很窝囊,二傻的看法却不一样,他觉得怕老婆的男人,其实往往都是在乎自己的家庭。

    尤其是娶了齐依琳这种势利刻薄又不讲理的女人,如果事事都和她对着来,那个家庭怕是根本没办法维持了。

    “我来找吴奶奶!”

    朱凡青说了句,轻声笑道:“村里开了个小会,觉得吴奶奶这么大年龄了,也没个依靠,应该多少给点优惠。我这次来,就是帮老人家办个五保户,别的程序都已经搞好了,就需要她本人按个手印就好了。”

    “这是好事!”

    二傻闻言微微笑着点头,“根据政府的政策,孤寡老人六十岁就应该能够享受到很多优惠了,吴奶奶这么大年龄了,再不给点优惠政策,的确也说不过去。”

    “是啊!”

    朱凡青轻轻点头,“在吴奶奶六十岁的时候,村里还是曹老会计。曹老会计就不止一次提出这事,可村里从村书记到村主任,全都找理由推脱,换我上任之后,我也每年都在提这事,还到镇里申请了好多次,审批都下来了,可就是没办成功。这事情,唉……”

    说到一半,朱凡青长长叹了口气,没有继续说下去。

    “呵呵……”

    听到这话,二傻忍不住笑着轻轻摇头,“朱二叔,这事情怕不是没办成功,而是申请成功了,钱没落到吴奶奶地头上吧?反正她七老八十的人,还晕车很厉害,这辈子估计都没怎么离开过竹林村,就算上了镇里,也找不到地方去说这事。除了五保,应该还有养老金,粮食直补,吴奶奶可是一样都没得到过。这些钱到了哪里去了,朱二叔您应该心知肚明,只是您就能管管账,也说不上什么话,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朱凡青惭愧的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儿,才轻轻点头,“老二,你是个明白人,这事情也没法瞒你,那些钱,的确是落到了村里那几个人手里去了。村里从几十年之前,除了会计,都是李家人,我们这会计虽然是镇里指派的,却也说不上任何话。而且镇里的书记也是他们李家的,我都对村里扶贫那些事情不报什么希望了。这次他们答应给吴奶奶一个五保户名额,也算是良心发现吧。”

    二傻闻言无奈的轻轻摇头,“那不是良心发现,而是心里有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