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失去了一些东西
    “你是说二哥他在逃避?”

    朱红丽反问了一句,轻轻点头,“我也有这种感觉,他的确一直在逃避一些东西,比如说友情以及爱情。或许就是因为这种原因,之前他一直不愿意与人接触,都是有人找到他,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他才会应答几句。不过从过年之后,他给我的感觉就要好很多了,整个人都变得开朗了不少,话也比以前变多了一些了。”

    “算是一种逃避!”

    胡艳轻轻点头,“不过这个并不能怪他,这种情况,是因为极端的刺激导致的。就和人体遭受极端痛苦,为了避免神经被极度刺激的感觉所伤害,会自动晕过去一样。这也是一种自我保护。从心理学角度来说,二哥这种情况,算是一种心理疾病,只要找到关键之处,解开这个心结,应该就能让他重新想起那些失去的东西。”

    二傻听到胡艳和朱红丽的话,没有开口,而是双手捂着脸低下头去。

    “二哥?”

    朱红丽微微一惊,连忙凑过来,伸手一边轻轻帮二傻摁太阳穴,一边柔声问他,“是不是提起这些事情,让你的头疼了?”

    “没有的事情!”

    二傻轻轻拿开朱红丽的小手,站起身微微摇头,“我是觉得,大家在这种地方聊天,心是不是太大了一些。这里距离花豹的窝估计也就不到一千米的地方。万一花豹跑出来觅食,又撞个正着,我们难道又碰一次运气么?”

    “师傅,你这是……”

    小杨刚开口,朱红丽就轻轻摆手,“小杨哥,二哥说得很对,在这种地方聊天,的确有种玩命的感觉。不管什么事情,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确认安全了再聊不迟!”

    深山里连个打柴的路都没有,走起来着实不容易,众人花费了不少功夫,才终于找到一条羊肠小道,离开了这片恐怖的森林。

    刚刚出山林,朱红丽就转头叮嘱胡艳和小杨,“艳艳,小杨哥,你们可千万别和人提今天遇到花豹的事情,不然我以后怕是都没机会进深山直播了!”

    “我保证不提!”

    朱红丽的话刚落下,胡艳就点了点头,接着轻轻笑道:“这才进山几次,就遇到这种东西,虽然感觉凶险至极,回想起来也挺刺激的。我要是回去把这事一说,我爸他们还不把我捆在家里?”

    “我也不会提!”

    小杨轻声说了句,伸手指了指二傻,不解的问朱红丽,“红丽,你怎么不叮嘱师傅两句呢,万一……”

    “去去去!”

    不等小杨说完,朱红丽就没好气摆手,“你什么时候看到二哥像你一样大着个嘴巴,遇到事情就说了?他还需要叮嘱么,就算有人知道了这事,主动问起,他估计也是说,他都不知道遇到的是什么东西。”

    “可我想把这事情说出去!”

    朱红丽刚说完,二傻忽然淡淡说了句。

    “啥?”

    朱红丽和胡艳一起盯着二傻,异口同声质问起来,“二哥,你这是想不让我们进深山去了啊?”

    “的确不怎么想了!”

    二傻轻轻点了点头,苦笑着摇头,“以前我以为这边顶多也就有毒蛇野猪这些东西,还没太当回事。可这山里竟然还有老虎豹子这种东西,让你们进山,实在太危险了!”

    “那我呢?”

    朱红丽和胡艳还没开口,小杨就连忙追问起来,“师傅,我能不能也不去深山了啊,那东西…那个……”

    “怎么,不是想学好医生么,这就退缩了?”

    小杨一句话还没说完,二傻就笑着打断了他。

    “不不不!”

    见二傻这么说,小杨连连摆手,“师傅,你可别误会,我…我那个的确吧,有些害怕。不过为了学医术,再可怕我也认了,龙潭虎穴也要去闯闯。”

    “这么想就对了!”

    二傻笑着轻轻点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要做一个好医生,首先就得能找到好的药,而真正的好药,不是自己种出来的,而是深山里长出来的。很多的的稀有中药,都需要年代来沉积药性,只有在人迹罕至的地方,才能找到那种好东西。简单的医术,配上上好的药材,也能治疗很多疾病。而再好的医术,没有药材那也是空谈。”

    “我知道了!”

    小杨咬了咬牙,微微点头,“师傅,你放心,不管以后再遇到什么凶险的事情,只要我还活着,我就绝不退宿。”

    “嗯!”

    二傻点了点头,伸手按在小杨肩膀上,沉声说道:“小杨哥,采药之路远比你想象的要凶险,遇到野兽,其实并不算太凶险的事情,上悬崖采药,才是最凶险的,一个不好就会把命给玩丢了。既然选择了做这一行,就得准备好面临凶险,不过有些凶险,是可以通过小心来避免的,就像上悬崖那种,只要足够谨慎,遇到那种太危险的直接舍弃,实际上也不会出事。至于遇到大型野兽这种事,基本上就和买彩票一样,其实并不是次次都能遇到的。真正要当心的,还是毒蛇和毒虫,不过只要熟悉一些药之后,遇到那种情况,也可以自行应付,所以也别太过担心。”

    “二哥,你这可就不多了!”

    二傻的话刚说完,朱红丽就抱着手挡在他身前,冷冷瞪着他,沉声说了句。

    “怎么啦?”

    二傻疑惑的看着朱红丽,笑着问她,“红丽,难道我劝小杨哥要学会坚持,不要轻易放弃,这话有什么问题么?”

    “不是这话有问题,而是你没有一视同仁!”

    朱红丽还没回答,胡艳就凑过来,接了一句话。

    不等二傻开口,胡艳接着沉声问了出来,“二哥,同样是面临危险,为什么小杨就能跟着你进山,我们就不可以,你是看不起女性么?要不你让小杨过来,和我比划比划,看谁伸手更好?”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二傻轻轻摇了摇头,深深吸了一口气,才朝两人轻轻摆手,“艳艳,红丽,你们别想太多。我也知道你们不畏艰辛,一心只想让这边发展起来,可我一想到今天这事,内心就有种惧怕的感觉。具体是怎么回事,我也说不清,我只是觉得,你先前的分析很对,我应该是失去了一些东西,而且很可能找不回来了,我真不想再看到意外发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