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差点酿成大错
    说完这话,二傻刚准备伸手去接朱红丽的扣子,想了想又转过头去,低声问在不远处准备柴火的胡艳,“艳艳,不是让你们别进这竹林么,你们怎么跑进来了?还有就是被毒蛇咬的时候,你们在干嘛?红丽一向都很小心的,怎么会直接抓到蛇身上去?”

    “这个……”

    胡艳闻言不由得惭愧的低下头去,低声说道:“二哥,当时都是我的错,我觉得青竹丝没多大毒性,就怂恿红丽姐进来,到这里面做一个现场直播。结果进来没多久,就遇到一条青竹丝,也是我觉得现场拍蛇刺激,才让红丽姐追着拍蛇。如果不是……”

    “等等!”

    听到这里,二傻连忙叫住胡艳,沉声问她,“艳艳,你说刚才被蛇咬的时候,你们在直播?”

    “是啊!”

    胡艳轻轻咬了咬嘴唇,低声说道:“二哥,我知道自己错了,我也很后悔没听你的劝告。不过你还是先替红丽姐疗伤,回头再骂我不迟。”

    “我不是追究责任!”

    二傻轻轻摆手,“我是问你出事之后,你有没有把摄像头,还有直播间都关掉?”

    “呀!”

    听到这话,胡艳吓得惊呼一声,连忙跑步过来关掉了丢在一旁的摄像头,然后又拿出朱红丽身上的手机和蓝牙音箱设备,都全部关掉。

    “天啊,这……”

    看到这一幕,二傻还没开口,朱红丽就忍不住摇头抱怨,“艳艳,你这也太粗心了吧,居然一样设备都没关!这幸亏二哥留了个心眼,要是他直接动手替我治疗,明天怕是整个网站全是我的不雅照了!”

    “我…我……”

    胡艳闻言,懊恼不已,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艳艳,先别懊恼了!”

    二傻朝她轻轻摆手,“快去把火升起来,然后注意下四周,小心附近出没的毒蛇,还有就是小杨哥回来,也别让他靠近。”

    等到胡艳离开,二傻才看着朱红丽,无奈的摇头叹息,“红丽,这下麻烦大了,我先前和你们的聊天,全被录进去了。”

    “抱歉!”

    朱红丽轻轻咬了咬嘴唇,看着二傻无奈的笑道:“二哥,这次我真心不是故意的,你可别因为这事生气!”

    “那时候我是思维比较紊乱,整个人都混沌不清,才不想面对直播镜头!”

    二傻说了句,微微摇头,“我现在这德性,一看上去就是个山里打柴的小伙,被拍摄进去也没啥。关键是以后你直播会很麻烦,粉丝们本来就喜欢捕风捉影,他们看到你被咬伤,又听到了我们的对话,到时候肯定发弹幕瞎猜测,这样会让你很为难的。”

    “你不生气就好!”

    朱红丽轻声说了句,微微摇头,“至于那些粉丝,他们爱怎么猜怎么猜,只要他们依旧看我的直播,不转成黑粉或者舍弃直播间就好。至于我们之间什么关系,这个没必要解释什么的。而且就算我们真有什么关系,也不影响直播,男女朋友搭档直播,甚至夫妻直播的也有,又不是什么稀奇事。”

    “没事就好!”

    二傻稍微松了口气,刚准备动手,又停住手轻声说道:“红丽,对于直播这行我不怎么懂,也不知道你那些设备到底有什么用,你最好再确认一下,一定要把直播设备和录像设备全关了,不然万一闹出什么事,那可就真惨了。”

    “这次没事了!”

    朱红丽轻轻摇头,“只要手机的直播间关了,他们就什么都看不见了,摄像头艳艳也关了,也不会再自动录像。”

    山蝰咬伤的地方最好在最尴尬的一块位置,二傻不得不把朱红丽的衬衫和贴身的胸衣都解开。

    如此一来,朱红丽就等于将自己的身躯毫无保留展露在二傻面前了。

    衣服被彻底解开的时候,朱红丽俏脸红霞密布,连双耳也变成血色一片。

    倒是二傻目不斜视,神色平静。

    在解开朱红丽的衣服的时候,他眼里就只有伤口了。

    还算幸运的是,朱红丽因为当时是手先抓到山蝰,被咬中的第一时间发力将山蝰丢了出去,她只是被山蝰牙齿刮伤,并没有咬入太深。

    因为速度比较快,山蝰也没有注射多少毒素到她体内。

    看到朱红丽胸口的蛇牙刮痕,二傻稍微松了一口气。

    毒素浓度不高的情况下,应该不会出现凝血栓,这样也就不会让她连吸收药性的机会都没有。

    仔细看了眼伤口,二傻拿出一枚小指长短的超小手术刀,用打火机一边烧烤着刀口,一边轻声说道:“红丽,伤痕不深,毒素大都还聚集在伤口位置,等下我给你切开一道口子放血。等会儿还得把伤口的毒素吸出来,等我把创口划开,就喊艳艳过来帮你吧!”

    “别,千万别喊艳艳过来!”

    二傻替朱红丽把创口位置打开一道小口,正要转身喊在不远处生火的胡艳,朱红丽忽然一伸手拉住他的手,低声哀求起来。

    “啊?这……”

    听到朱红丽的话,二傻不由得无奈的摇头,“红丽,这毒素不吸出来真不行,你这伤正在左心位置,距离心脏就一点点距离,让毒素扩散进去,会危险异常。”

    “我知道!”

    朱红丽轻声说了句,微微咬了咬嘴唇,轻轻摇头,“二哥,我现在这样子,让你这么看着我就感觉无地自容了,要是还把艳艳喊过来,我会尴尬得没脸见人的。”

    “红丽,这种时候能不能别纠结这些了啊!”

    二傻哭笑不得的摇头,“这是救命啊,再拖下去,要是毒性渗透进你的心脏,我都不知道你能不能支撑到药性发挥。难道说,面子比命还重要么?”

    说完这话,二傻再次转过头,准备喊坐在草丛里看着火堆的胡艳。

    他刚转头,朱红丽就再次拉住他,轻轻摇头,“二哥,真别让艳艳过来,这样子实在太尴尬了!”

    “唉——!”

    看到朱红丽坚持,二傻长长叹了口气,才低声开口,“红丽,这样的话,我只好亲自帮你了,到时候你可千万别怪罪我占便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