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不讲情,只说理
    二傻真心不想朱红丽因为这事,闹得家庭不和。

    可朱红丽就是这种执拗的性子,作了决定的事情九头牛也拉不回来,没什么办法,二傻只能跟着过去。

    他也知道,自己过去可能让这事闹得更加不可开交,不过他是这事情的关键人物,或许关键时刻也能劝阻一下。

    看到朱红丽带着二傻过来,正在田里割猪草的齐依琳直接丢掉镰刀和手里的猪草,破口骂了起来,“你这死丫头,我不是让你别再去找这个二傻子么?你知不知道,村里人都在骂这二傻子,你是想要村里人连你的祖宗一起通骂,你才舒畅是不是?”

    “妈!”

    朱红丽直接走过去,毫不示弱的盯着齐依琳,冷冷反驳,“村里那些人为什么会骂二哥,您会不明白么?那根本就是有心人在造谣生非,推波助澜,目的就是嫌二哥做好事,挡了他们的财路,想把二哥撵出这个村子!可他们恐怕也想不到,他们根本就没本事吃这碗饭!这次冒出来的,是国际有名的传染病,大医院都觉得头疼,就凭他们那点三脚猫功夫,简直是笑话!”

    “我不管村里人为什么骂他,总之这是事实!”

    齐依琳横眉冷眼的看着朱红丽,沉声说道:“死丫头,别忘了,你自己也是这个村里的人!我承认这事的确是有人故意冤枉他,可那又怎么样,你去解释,村里人会相信么?他们只会连你一起骂!你还想不想在这村里混了?你这死丫头,是想要让村里人把你的祖宗八代都骂了,你才安心是不是?”

    “我现在没工夫和您争论村里人怎么看二哥的事情!”

    朱红丽摆了摆手,咬了咬牙,大声问齐依琳,“妈,我就问您一句,那次我受伤了,您为什么找二哥索要一万五,凭什么?”

    听到这话,齐依琳忍不住哈哈冷笑起来,“哈哈哈,我就知道这小子不服气,肯定会让你这傻丫头来找我讨钱!”

    齐依琳冷冷扫了二傻一眼,冷冷的一摆手,“你这个狗屁都不懂的傻丫头,还好意思问我为什么?妈这还不是为你着想?你不想想,我们家还有第二个儿子女儿么,我这钱还不是给你攒着?被人占了便宜,居然还不自知,还对人家感激涕零,我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一个缺心眼的丫头?”

    “为我好?”

    朱红丽伸手一指自己的鼻子,冷冷笑道:“妈,您所谓的为我好,就是让我落个忘恩负义的名声么?人家二哥花费偌大的精力帮我配制草药解毒,让我没有死于蛇口,回头我不给医药费也就算了,居然还找救命恩人要钱,这事情传出去,我还有脸见人么?”

    不等齐依琳开口,朱红丽接着冷冷说道:“这还只是从道德方面说,从法律方面来说,您这属于污蔑医生,借机敲诈勒索,钱财金额还很大,属于严重犯法行为!”

    “你…你……”

    齐依琳被气得七窍生烟,抓起一把猪草狠狠砸在朱红丽身上,放声怒吼,“好你个臭丫头,长大了学了点东西了不起了是不是,居然敢到老妈面前来卖弄了!真当你翅膀硬了,老妈怕你了是不是,今天老妈就打死你!”

    “打死我也得这么说!”

    被砸了一下的朱红丽寸步不退,死死盯着她老妈,“妈,我是女儿,您是妈,本来我应该孝敬您顺着您!一般的事情,不涉及法律道德,就算您做错了,说错了,我也可以容忍,可这事情不一样,我必须得说清楚。这事情,您就是做错了,今天我找您,不讲情,只说理!您没道理,就是没道理,这事您必须得把钱退给二哥,我再给他赔礼道歉!”

    “红丽……”

    二傻刚想过去劝朱红丽一句,齐依琳直接抓起一把猪草朝二傻砸过来,怒骂出声,“你这混蛋还敢过来,我和红丽长到这么大,还没吵过架,都是你这混蛋,害得我们母女闹得不可开交!”

    “齐阿姨,您……”

    二傻刚开口,齐依琳忽然抓起了地上的镰刀。

    “妈,您疯了么?”

    朱红丽吓了一跳,连忙冲过去抱住了齐依琳。

    齐依琳一边挣扎挥舞镰刀,一边大声怒吼,“死丫头,你还当我是妈,就给我闪开,今天我要砍死这混蛋!”

    “阿姨,您先把刀放下,伤到我没事,万一伤到红丽就麻烦了!”

    二傻摆了摆手,接着摇头,“红丽身体弱,您这样摇晃,她会吃不住的!”

    “哼!”

    听到这话,齐依琳冷哼了一声,终于把镰刀丢了下去。

    看到母亲丢下了镰刀,朱红丽退开一点,气喘吁吁的看着齐依琳,沉声问道:“妈!你只顾着骂人,可您想过没有,为什么我会和您争吵?是因为你说不让我和二哥一起去山里,还是因为您说不让我去二哥那里玩?你让我待在家里,我就老老实实待在家里,放着自己的活都不干,老老实实陪着您了!为了您,我连艳艳都不去见,连朋友都不约,为什么,因为您是我妈,我不想看到您不开心!可这事不一样,当初要进深山,是我自己坚持要跟着一起去的,二哥劝了我不下于十次!刚刚开始,他怕我遇到危险,对我都是不闻不问,后面我真遇到了危险,他发现我不会改变主意,距离我太远,我反而更加危险,他才靠近一点,方便在我遇到危险的时候帮我一把!而这一次,他也是再三提醒,让我别进竹林,是我自己想拍摄到一点有用的东西,才遭遇了危险,这事又和他有什么关系?再说你所说的我什么都不懂,我那是不懂么?我中毒的就在这个位置,那是凝血的混合蛇毒,不及时弄出来,血液就会堵塞,危及生命。换任何一个医生来,没有血清的情况下,能有第二种办法么?您想一下,如果换肖医生来,他会怎么做?肖医生在这村里的口碑,您比我清楚吧?怕是我这身体,都要被他摸个遍,而您还半句话都不会说吧?还得给一大笔药费吧?再者说,肖医生有这能力,能治好大医院都只能靠血清才能治好的山蝰蛇毒么?”

    说到这里,朱红丽朝前一步,冷冷盯着齐依琳,“妈,您倒是说说,为什么别的医生给我治病,就能随便碰随便看,而二哥给我治疗,没有碰触任何不该碰触的地方,他为什么就不仅得不到医药费,还得赔钱?您不是从小教我,做人要讲道理么,您这是讲的什么道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